<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明朝的文官到底厲害到什么程度?明朝的文官為何能如此厲害?

    來源:講歷史2019-08-04 17:06:18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明朝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比較特殊的朝代,皇帝不像皇帝,臣子不像臣子。一部大明王朝史,就是一部皇帝與文官不斷斗爭的歷史,其結果是皇權不斷衰落,文官勢力不斷加強,強到了…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比較特殊的朝代,皇帝不像皇帝,臣子不像臣子。一部大明王朝史,就是一部皇帝與文官不斷斗爭的歷史,其結果是皇權不斷衰落,文官勢力不斷加強,強到了直言罵皇帝卻還能不被殺的地步。明朝的文官為何能如此“猖狂”?

    u=387671759,2778283147&fm=26&gp=0.jpg

    明朝建立后,近三百年間,經過了由皇權獨大到文武相互制衡,再到文官集團一家獨大的歷程。文官集團的上位大概也標志著明朝的對外開拓完全終止,到了明朝末年,文官集團內部的黨爭還導致了明朝的滅亡。

    明太祖朱元璋在世時,文官集團是夾著尾巴做人,建文帝登基后,文官集團開始抬頭試圖主掌朝政,可朱棣發動靖難之役把建文帝趕下臺,文官集團的冒頭又被壓了下去。但朱棣是篡位,所以底氣不足,朱棣雖然殺了不少人,但也沒法如朱元璋般乾綱獨斷。在朱棣一朝,基本上是文、武都得重用,互相制衡。

    朱棣死后,繼位的太子朱高熾因為在爭位過程中曾得到文官集團的力挺,所以開始按照文官集團的指揮棒走,雖然武官集團即勛貴集團的勢力還保持著一定的權柄,但文官集團已經有了超過武官集團的苗頭。經過不長時間的博弈,文官集團又開始占據上風,到明英宗時期,皇帝不得不開始重用宦官來制衡文官集團,但文官集團通過兩件事徹底的占據了上風。

    u=2567624301,2822592381&fm=26&gp=0.jpg

    第一件事是土木堡之變時勛貴集團集體隕落

    在土木堡,明軍中伏大敗,不但明英宗本人被俘,掌權宦官王振被殺,還損失了大量官員,其中包括以靖難元老英國公張輔為首的勛貴集團中的大量實權掌軍勛貴,有經驗和權威的老勛貴們集體戰死,而新的繼承人都沒有從政經驗,從此勛貴集團一蹶不振,在朝堂上無力抗衡文官集團。

    第二件事是錦衣衛指揮使馬順在朝會上被當場打死事件

    馬順是慫恿明英宗親征的大太監王振的死黨,王振本人在世時權勢滔天,文官集團被壓的死死的,現在王振在土木堡被殺,文官集團找到了打擊王振集團的機會,在一次由代理攝政郕王朱祁鈺(明代宗)主持的朝會上,文官集團們集體發難,要求清算王振余黨,可朱祁鈺剛剛上位,還不了解情況,于是準備和稀泥,但文官集團們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怎么會放手?開始輪番上陣和朱祁鈺講道理。

    這個時候,錦衣衛指揮使馬順跳出來指責文官們欺壓君上,結果徹底點燃了文官們的怒火,一群飽讀詩書的文官們竟然在朝堂上當場把馬順活活打死。馬順是錦衣衛指揮使,錦衣衛是天子親軍,屬于皇帝直轄的部門,而錦衣衛指揮使馬順在朝堂上指責文官們跋扈也是職責所在,并且馬順并沒有任何名義上的罪名,可文官們就這么把他干掉,不但干掉馬順,還當場把另兩位被他們認為是王振黨羽的太監也活活打死。直接嚇得朱祁鈺準備逃跑。

    u=2610274707,2977358092&fm=26&gp=0.jpg

    當時的情況一片混亂,一個不好就要出大亂子,兩名太監加上錦衣衛指揮使被無罪而誅,旁邊看著的錦衣衛們都已經怒火滔天,就等著朱祁鈺一聲令下就可以平亂。這個時候,同為文官集團一員的于謙站出來拉住準備逃跑的朱祁鈺,建議他宣布馬順等人有罪以安撫文官們。

    《明史·列傳第五十八》郕王方攝朝,廷臣請族誅王振。而振黨馬順者,輒叱言官。于是給事中王竑廷擊順,眾隨之。朝班大亂,衛卒聲洶洶。王懼欲起,謙排眾直前掖王止,且啟王宣諭曰:“順等罪當死,勿論。”眾乃定。

    朱祁鈺妥協了,按照于謙的建議宣布馬順和王振余黨都有罪,那么當場殺人的文官們自然就無罪,不但無罪,還順利的利用這次事件逼迫朱祁鈺配合他們清理掉了王振集團的其余骨干。從此開始占據朝堂上的主要職位,文官集團開始獨大一直到明亡。

    如果是明太祖朱元璋或者明成祖朱棣在世,遇見這種情況文官們會集體倒霉,這兩位絕不會被文官們威脅,即使血流成河也不在乎,但朱祁鈺不一樣,長于婦人之手的朱祁鈺被搞怕了,被迫將話語權拱手讓出。在土木堡之變和馬順被打死事件后,明朝的文官集團已經不可制衡,即使后來的皇帝們多次利用宦官集團來壓制文官集團也是無用,文官集團就如跗骨之蛆牢牢的吸在明朝的實際權力身上,讓整個明朝的政治舞臺成為他們的主場,一直到明朝由盛轉衰而滅亡。

    下載 (1).jpg

    為何明朝這群文官無視皇帝權威,屢屢直言犯上,以反對皇帝為榮的風氣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一,明朝的言官系統非常龐大,可謂是前所未有后世無。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是一個制度設計狂,創造性的弄出一個六科給事中來,這幫人只做一個事情,那就是罵,六科對應著六部,發現誰誰沒做好,就寫折子罵,朱元璋甚至給他們直言陳述皇帝政策過失的權利,而且批評對了還有獎,直接升官。

    六科官員品級低,大多為五品,七品。由于官職低,就沒那么多的后顧之憂,且這幫人都是從進士里面選出來的高材生,未經社會磨練的憤青,那罵起人來簡直是口若懸河,嘉靖朝前期的首輔夏言,后期的海瑞等都是言官出身。言官制度是必要的,但是過猶不及,后來的發展這些言官往往依附于某個黨派,充當打手,無分對錯以反對權貴為榮,助長了這幫文官的氣焰。

    下載.jpg

    二,堪與東漢并肩的仕林清議。東漢末年,在察舉制的影響下,清流物議成了社會的主流,一個人需要有好的名聲才能成為一方士紳領袖,于是出來反權貴,反閹黨。明朝時期,讀書人數空前提高,且后期要入內閣需有臣子先推薦再由皇帝批準。這就要求這些被推薦的人得有一個好名聲,如何才能有一個好名聲,那就是敢于反對權貴。

    在那個社會里很時候只要敢于反對權貴,是弱者,在道理上就天然能站的住腳,于是朝野上下就開始以此為榮,先是反內閣,反內閣被鎮壓就叫受到權貴的迫害,于是名聲就更好了,接著是反皇帝,海瑞罵嘉靖,罵完后海瑞成了千古清官的楷模,雒于仁罵萬歷,罵得狗血淋頭,直言萬歷酒色財氣,最后雒于仁罷官后成了一方士紳爭相膜拜的對象,朝廷的風氣很快傳到了民間,很多反皇帝而被罷黜的官員回家后都被當成了精神的標桿,成了士林領袖。這么一折騰,文官就更不把皇帝放在眼里。

    下載 (2).jpg

    三,明朝的特殊的官僚制度。大明是沒有宰相的,古代的宰相夾在皇帝和大臣之間,起到一個承上啟下的緩解作用,現在沒有了這個官職,皇帝直面大臣,直面得多了,矛盾也就多了,少了一個第三方的調停,雖說有強大的太監制度,但是太監本身是皇權的延伸,本質上還是皇帝自己。另外,明朝的官僚里沒有了宗室,自靖難之役后,皇帝對宗室就不遺余力的打壓,以至于宗室一點權力都沒有,也就沒有人來制衡文官集團了,注定了這幫文官能做大做強,加上土木堡之變死亡一大批勛貴,文官更加肆無忌憚。

    四,俗話說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明朝文官這么執著的反皇權也是被逼出來的。明朝開創了一個滅絕尊嚴的廷杖,官員在朝廷上被活活打死,前所未有,蔑視政治游戲規則,君視臣為螻蟻,臣則視君為草寇。加上嚴酷的密探制,錦衣衛,東廠等這些專門監察百官的特務機構,官員日日誠惶誠恐,久而久之就容易逼得文官同氣連枝的反抗皇權,越是壓得嚴,文官越是同仇敵愾,東林黨正是形成在太監壓迫文官最殘酷的時候。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