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張喜燕:苦難中站起來的女拳王

    來源:講歷史2017-06-22 17:21:52責編:葫蘆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 當國際拳擊協會主席門多薩將金腰帶交給張喜燕時,她的淚水、汗水交織在一起,那一刻,她在心里默默地祭奠父母的在天之靈…&h…

     當國際拳擊協會主席門多薩將金腰帶交給張喜燕時,她的淚水、汗水交織在一起,那一刻,她在心里默默地祭奠父母的在天之靈……

    2007年10月9日晚,在成都舉行的世界拳擊協會wba超羽量級金腰帶爭霸賽中,中國首位職業女拳手張喜燕擊敗世界拳擊協會現世界冠軍金哈娜,獲得金腰帶。張喜燕也成為世界拳擊協會成立86年來獲得此項殊榮的首位中國人。

    然而,在光環背后,她走著一條怎樣艱辛的成功之路呢?

    女承父志,練拳擊給苦澀生活增添了一道風景

    張喜燕出生在哈爾濱一個工人家庭。父親張仁義年輕時是一名出色的舉重運動員,后來因腿傷不得不離開了心愛的競技場,進入哈爾濱鐘表元件廠。母親李菊芳31歲那年生下女兒后就再也無法起床活動了。受父親遺傳的影響,張喜燕從小喜歡跑跳,走路風風火火。張仁義憑著當過運動員的直覺,覺得她可能是塊干體育的料,心中喜不自勝。

    張喜燕練過體操和中長跑,但因種種原因都停練了。直到1995年的一天,父親從電線桿上貼的廣告中得知哈爾濱市體校開辦拳擊班的消息,不由一個激靈,他想:拳擊是個冷門,喜燕現在已15歲了,身體對抗素質也具備了,去練這個項目說不定能有作為。他立馬去給女兒報了名。仿佛與拳擊運動有一種天生的契合,練了僅四十多天后,張喜燕參加了哈爾濱與沈陽兩市舉辦的城市對抗賽,一舉奪得女子組48公斤級第二名。

    初戰告捷給了張喜燕很大鼓舞,全家人都很興奮。從此,她勁頭更足了。在哈爾濱舉行的大大小小的拳擊比賽,只要有張喜燕參加,張仁義無論如何都要趕去觀看,回到家就和女兒一起分析研究戰術技術。看著父女倆熱烈地討論,媽媽蒼白的臉上也浮起了笑容。

    妻子常年臥床,張仁義就把自己的工作時間全部安排成上夜班,這樣白天可以照顧妻子和女兒,晚上等她們都睡覺了就去上班。全家人就靠著父親不足300元的工資給母親買藥、維持生活。在1997年全國拳擊錦標賽上,拳壇新人張喜燕不負眾望擊敗許多高手獲得58公斤級季軍。

    母逝父病,笑對生活的“亂拳襲擊”

    1998年11月12日,母親又一次病重了,整整一個星期沒有進食。這天中午,她用虛弱的聲音對女兒說:“你以后要照顧好自己,要堅強些!” 張喜燕抱著媽媽,發覺媽媽的眼睛已經模糊了,氣息微弱……人生的第一次打擊就這樣降臨到這個18 歲的女孩身上。

    然而,還有更多厄運向她撲來。在去體校的路上,張喜燕得知爸爸因腦溢血也突然倒下了。她驚慌失措地跑回家一看,眼前的情景讓她心碎,父親嘴全歪了,臉腫得老高,眼神迷離。去醫院,醫生給張仁義做了檢查后,告訴她:“這種情況存活率只有1%,快去給他穿衣服吧!”想起三個多月前給母親穿壽衣的情景,她立刻痛哭起來,堅定地對醫生說:“給他治,花多少錢都行,他能挺住的。”住到第15天的時候,張仁義仍處于昏迷狀態。張喜燕除了手中的1000多元錢外,再也借不到一分錢了。她當即作出決定,帶父親回家,自己給他治。她花400元給父親買了5天的藥,帶父親回了家。

    臨走時,醫院要求她簽一份協議:父親的生死醫院不負責了。她哭著簽了字,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爸爸,你可不要怪我啊,女兒實在是沒有辦法呀!”父親全身插滿了鼻飼管、導尿管等大大小小的管子,從前那個精力充沛的父親不見了,她心疼得直想哭。

    從回到家的第一分鐘起,張喜燕就寸步不離地守在父親身邊,真擔心稍一分神,死神就會猛撲過來,搶走父親。為了保證父親的營養,張喜燕找來一根針管,往爸爸的鼻飼管里緩緩地注射牛奶。父親漸漸有了一點體力后,她就開始教父親吞咽了。她買來小孩吃的果凍肉皮凍之類很滑的東西,用勺子尖舀豆大的一顆小心地送到爸爸的嘴里,爸爸的喉頭努力地動了一下,吞下去了!張喜燕高興得笑出了聲。接著又喂了第二顆、第三顆……

    爸爸學會吞咽后,張喜燕就開始煮很爛的粥喂他。剛開始爸爸不習慣,老嗆著,粥有時候噴了張喜燕一臉,她擦擦臉,重新再喂。

    因為父親大小便失禁,她不停地給父親換洗。擔心爸爸老躺著容易長褥瘡,張喜燕每隔一陣子就給他翻身、擦背;有空就給他按摩,直到他松散的骨骼肌肉終于有了一點力量。

    又到了一年的金秋時節,張喜燕把父親背到樓下院子里,張仁義已經能夠在她的幫助下挪步子了。院子里回蕩著她興奮的聲音:“一、二、三、四……”他就好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一切從頭學起。

    反哺父親,女兒的愛與你同在

    一天,父親對她說:“你離開訓練場這么久了,參加完最后一次比賽就去找工作吧。”張喜燕懂事地點點頭,立馬重新投入訓練,準備參加1999年10月舉行的全國女子拳擊比賽。她訓練十分賣力,在63.5公斤級的比賽中酣暢淋漓地拿了個冠軍。

    回到家,她把金牌掛在父親脖子上:“爸爸,你對我的培養已經取得成果了。”爸爸埋下頭,嗚嗚地哭了,告訴她:“你在拳擊上的發展已經畫上了一個句號,從今以后要去工作了。不然我倆吃什么呢?”張喜燕的打工生涯開始了。最初她同時干衛生員和鐘點工兩份工作。幾個月后,又到飯店當服務員。2000年11月,表姐介紹她到一家牙科醫院做消毒工作,每月300元錢。她樂壞了,在醫院里臟活累活搶著干,后來月工資拿到了550元。她就這樣沉浸在工作和與父親相依為命的快樂里。

    一晃到了2001年6月8日,哈爾濱體校的趙教練來找她,問她:“7月5日沈陽有一個重要拳擊比賽,你參不參加?”“拳擊! ”她面無表情地望著教練,猶如在聽一個陌生名詞,良久好像突然從夢中醒來,急切地說:“我想參加,我想參加!拳擊,這曾經是我們父女倆最熱切的夢想。”結果這次比賽她獲得了第二名。從此,張喜燕更加堅定地踏上了問鼎冠軍的荊棘之路。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