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舒亶

    舒亶

    (北宋詩人)
    本名:
    舒亶
    別稱:
    字信道
    字號:
    號懶堂
    人物簡介:

    舒亶(1041-1103)字信道,號懶堂,慈溪(今屬浙江余姚大隱)人。治平二年(1065)試禮部第一,即狀元(進士及第),授臨海尉。神宗時,除神官院主簿,遷秦鳳路提刑,提舉兩浙常平。后任監察御史里行,與李定同劾蘇軾,是為「烏臺詩案」。進知雜御史、判司農寺,拜給事中,權直學士院,后為御史中丞。崇寧元年(1102)知南康軍,京以開邊功,由直龍圖閣進待制,翌年卒,年六十三。《宋史》、《東都事略》有傳。今存趙萬里輯《舒學士詞》一卷,存詞50首。

    宋朝名人推薦
    本名
    舒亶
    別稱
    字信道
    字號
    號懶堂
    所處時代
    北宋
    民族族群
    出生地
    慈溪(今屬浙江余姚大隱)人
    出生時間
    1041
    去世時間
    1103
    主要作品
    菩薩蠻 虞美人

    人物介紹

    舒亶出生于浙江余姚市大隱舒夾岙村,在這個富有鄉村野味和慈孝之風的故鄉,舒亶度過了少年時代。青年時期,舒亶來到明州,求學于慶歷五先生之一樓郁。

    宋英宗治平二年,舒亶考中進士,僅24歲的他在禮部考試中獲第一名。舒亶在中進士后初任臨海縣尉,因擅殺不孝部屬而辭官回鄉,復起后調任審官院主簿。不久,他接受了一個任務,即出使西夏,劃分宋夏疆界。由于剛剛交戰過,邊界雙方守軍殺氣騰騰。但舒亶謝絕護衛,單騎匹馬進入西夏,向對方宣示朝廷旨意。西夏將領將鋼刀架在他頸上予以威脅,但舒亶神色自若,慷慨陳詞。這些壯舉感動了尚勇崇武的西夏君臣,使之接受宋朝劃定疆界的意見。完命歸朝的舒亶功升奉禮郎,后又參與更多的朝廷政務。

    此時,王安石變法正緊鑼密鼓地展開,舒亶也參與了這一歷史性改革,并成為其中受人注目的一員。熙寧三年十二月,王安石升任宰相,變法工作全面展開。堅定推行新法者逐漸形成穩固的政治群體,被時人稱為“新黨。舒亶是堅定的新黨后輩,并非由王安石直擢超遷,而是為蜀人張商英所薦。自舒亶進入北宋政壇開始,新舊黨變法之爭已趨激烈。舒亶進入臺諫以后,以忠直稱。先是從嚴處理了鄭俠、王安國案,有效扼止了保守派對熙寧新法的反攻。元豐初,已經在貶的蘇軾因譏諷朝政而被捕,在時任御史中丞的李定主導下,開始對蘇軾的羈押審問,是為“烏臺詩案”。由于蘇軾文名極盛,當時朝野即對此案展開廣泛議論,如蘇轍曾言蘇軾何罪,“獨以名太高”。后蘇軾雖定罪坐實,但在輿論營救下特赦開釋。元豐年間,新黨雖仍占上風,但神宗已對改革和改革派產生懷疑,進而對新黨由支持轉向利用。也正在這一時期,舒亶擔任御史中丞,從而走上了政治斗爭的風口浪尖。此時,新黨與溫和派之間,新黨內部,已多分裂。元豐四年,舒亶被人利用,卷入了攻擊王珪的政治陰謀。元豐末年,又主導了張商英案。

    舒亶雖是新黨,但并非嚴格意義上的黨人,也因此,在元豐末期,他舍棄黨派利益而劾張商英,而紹圣年間他也沒有回到權力核心。

    宋史中舒亶見于卷三百二十九列傳第八十八。其主要的材料取自《邵氏見聞錄》,而后者,是一部極不真實,充滿了保守派的謊言的作品。在研讀宋史這一部分記載時,讀者要倍加小心。

    古文簡介

    十三贈龍圖閣學士有手編元豐圣訓三卷文集百卷【 出續通鑒舊志自熙河分畫蕃漢疆界還授太子中允御史裏行與續通鑒不合】

    舒亶

    字信道,慈溪人。生而魁梧,博聞強記,為文不立稿。

    登治平二年進士第,授臺州臨海縣尉。縣負山瀕海,其民慓悍,盜奪成俗,有使酒逐其叔之妻者,至亶前,命執之,不服,即斷其首以令,投檄而去,留詩云:“一鋒不斷奸兇首,千古焉知將相材”。丞相王安石聞而異之,欲召用會,丁父憂服闋。乃除審官西院主簿,徙秦鳳等路提點刑獄,鄭民憲相度熙河,營田民憲言其宣力最多。乞以減年磨勘回授之,特改奉禮郎,提舉兩浙常平。熙寧八年十一月入為太子中允,權監察御史裏行。

    元豐二年七月,論知湖州蘇軾上謝表譏切時事,并上其印詩三卷,時御史中丞李定、御史何正臣亦攻軾,詔罷軾任逮赴御史獄,十二月獄成軾責授檢校水部員外郎、黃州團練使本州安置。亶又言張方平、司馬光、范鎮、錢藻、陳襄、曾鞏、孫覺、李常、劉攽、劉摰等收受軾譏諷朝廷文字,各罰銅二十斤。亶為縣尉坐廢時,張商英為御史,言其材可用,得改官。及亶知諫院,商英為中書檢正,以其婿王溈之所業屬亶。亶并其手簡繳進,自以職在言路,不受干請也。

    四年自侍御史、知雜事、除知制誥、兼判國子監、累遷試給事中、直學士院、御史中丞。六年以論奏尚書省錄事坐廢。紹圣元年三月復通直郎、管句洞霄宮。

    崇寧元年正月起知南康軍,時方開邊,蠻寇擾辰州。七月除亶直龍圖閣、知荊南府、荊湖北路都鈐轄。辰州故黔中郡,歷漢唐皆建郡縣,至五代始棄不通,然亦有內屬者。熙寧元豐開復沅誠,而元祐中又棄之,自是猺人恃險難制。亶圖上地形,募施黔土人,分七路遣將,授以方略,斬賊首并其徒黨三千馀級,俘數百人,破洞百馀。遂分敘浦、辰溪、龍潭為七,以忠順首領主之。既奏功,朝廷又詔亶興復誠州,乃進屯沅州,兵未壓境而渠陽五溪降。胡耳西道最為僻遠,至是亦請命天子為之告廟,肆赦改誠州為靖州。亶復計議筑屯沅之洪江,分兵江之南,建若水、豐山、貫堡三寨。靖州跨大江,在飛山之東,猺人出人多以為障蔽,亶乃選形勝,得飛山福純坡,建新城,最為控扼之要。

    二年朝廷遣使撫問,除龍圖閣待制。卒于軍,年六十三。贈龍圖閣學士。有手編元豐圣訓三卷文集百卷【 出續通鑒舊志自熙河分畫蕃漢疆界還授太子中允御史裏行與續通鑒不合】

    舒亶為臨海尉,弓手醉呼於庭,舒笞之,不受,乃加大杖,益厲聲愿杖脊,又大呼「爾不敢斬我」舒即起刃斷其頭.被劾,案上,朝廷方求人材,頗壯之,令都省審察.舒壯貌甚偉,博學有口辯,王荊公一見大喜,薦對稱旨,驟擢,未幾至御史中丞,彈撃不少恕.宰相王珪自京尹執政,曽攜官浴桶入東府,舒文致以為之罪.後舒敗坐獄,以用臺中官燭於私室計贓,神考薄其罪,因言,「亶豈盜此.」或對云,「舒亶不愛官燭,王珪豈愛木桶.」乃抵罪除名勒停.居郷里,甚貧,聚徒教授,資束脯以營伏臘,凡十八年.中間元佑政出帷箔,務姑息,置訴理所,湔滌先朝嘗得罪者.羣小競自辨,不逞之人,至於指斥熙,豐濫刑,以迎合國政.舒獨無一言辨雪,坐此久廢.紹圣復辟,稍還舒官,又為羣怨所沮.庚辰龍飛,始得軍壘,會荊蠻作過,乃移南郡帥,除待制,未受而卒.

    元豐間,御史中丞舒亶以罪除名勒停,及租客舟東歸,時有詔召僧慈本住慧林,許馳驛,輕薄者以「中丞賃航船出京,和尚乘遞馬赴闕」為對,以見異事.

    常州李充,元豐間在太學,夢裸身見舒亶。時舒主學,李意裸身有脫白之兆,甚喜。后太學賄獄起,事連諸生,李亦繋御史臺。舒為中丞,夜閱囚,李正裸身對之,因悟前夢。

    余姚學士橋

    學士橋位于余姚大隱鎮里埠頭與學士橋村之間的大隱溪上,是余姚市現存最長的古橋梁之一。著名的學士橋已被余姚市人民政府列為文物保護單位。 據光緒《慈溪縣志》載:“學士橋宋元裕年間(公元1086一1094年)初建,北宋舒亶學士居此。”可見學 士橋之名始于此時。現存橋身系清咸豐四年(公元1854年)捐資重建。學士橋是座石砌平板多孔橋,南北走向,全長70.3米,橋寬1.96米,除兩岸橋堍外,共有橋墩14個,橋孔13個,中間橋墩西端上聳立著六角形有二米高石經塔一座,意在藏經鎮橋(惜已被毀)。橋中孔東側及南端東西兩側面鐫刻“清咸豐四年捐資重修”字樣。橋墩用規整的條石,錯縫砌疊,西端砌成分水尖狀,起到剖水作用,遇山洪時能減輕排洪的阻力。橋面兩邊鋪于4--6米不等長條石,中間鑲嵌長方形石板組成,橋板上鐫刻“五福捧壽”“平升三級”等吉祥寓意圖案。橋面兩側不設欄桿,橋南端用條石鋪砌的石階,北端連接泥石路過80米處小溪上又一座獨孔橋,系學士橋之延伸。整條橋梁兩端呈微弓型向上游方彎曲,使洪水往中流直瀉,以緩解洪水對兩邊堤岸的沖刷。

    后人評價

    舒亶在烏臺詩案的表現歷來成為他人生的污點。舒亶的行為固然有“過頭”之處,特別是將蘇軾的一些詩句與文章“上綱上線”,確實有悖“君子之道”,為后世所鄙視。但是,他與蘇軾主要是由于政見與觀念不同而導致的矛盾。蘇軾看到了新法實行中的弊端,看到了變法帶來的混亂,因此以詩歌形式表達他的意見。而舒亶積極贊成并參與變法,且性格執拗,在他看來,蘇軾雖名高天下,但反對變法、詆毀皇帝就是大罪,就是犯法。

    此外,彈劾張商英一事,也反映出舒亶類似的文人品性。張商英是新黨的重要人物,為四川新津人,與舒亶同為新黨中的王(安石)黨30人之列,是有恩于舒亶的同黨中人。據《宋史》記載,這位權重位高的新黨領袖人物,給了舒亶一封信,并將女婿的文章讓舒亶指點,結果舒亶不僅不予指點,而且“恩將仇報”,將張商英的信和女婿文章送到皇帝那里,并彈劾張商英以宰輔之重干擾諫官的工作。結果張商英被免職貶為江陵稅官。世人由此認定舒亶是恩將仇報的奸人。

    據歷史資料研究與分析,這件事很可能是《宋史》作了假。《宋史》為元脫脫主編,在二十四史中差錯最多,特別是有關舒亶的主要材料取自《邵氏見聞錄》,而此書是邵伯溫所作,邵伯溫是一個充滿偏見并偏執的舊黨人物,因而此書對新黨人物的記載就極不真實。好在同一時代的文獻《東軒筆記》記載了這件事,其過程相似,但原因卻完全不同。

    原來張商英要女婿在科舉考試中順利中舉,就想借用舒亶之力,所以寫信暗示,另送文章給他以作聯絡。讓張商英想不到的是,舒亶因品性使然,不想因私情而讓“有關部門”幫助,從而失去其監察的獨立性和公正性。所以他在奏書中寫上自己的反感。最后張商英的這種行為受到懲處。

    敢作敢為的舒亶被連續委以重任,朝中大臣多怕他彈劾,一些朝官對以舒亶為首的御史臺也多有不滿。《宋史》載:“舉劾多私,氣焰熏灼,見者側目,獨憚王安禮。”“多私”未必,但這個時期的舒亶意氣飛揚倒很可能是事實,因為他正處在仕途的黃金時期。但由于得罪的人太多,他的仕途不久便黯然中止。

    元豐六年,任翰林的舒亶因論奏朝廷錢糧等事與尚書省產生矛盾。也許是神宗為了平衡新舊兩黨的力量,發話說:“身為執法而罪妄若是,安可置也。命追兩秩,勒停。”舒亶就這樣被罷免了。盡管以“微罪”罷免,但朝廷一片歡呼,因為對朝官而言,少一個比較會“尋麻煩”的人畢竟不是壞事。當時對此事的記載是“雖坐微罪廢斥,然遠近稱快”。

    舒亶黯然回鄉,遷居鄞縣。那一年他僅42歲,正是人生的黃金時期。于是他遷居于鄞縣的月湖畔,名其居曰“懶堂”,一個“懶”字,很可能蘊含著他心中的憤懣與不平?自此后終神宗一朝,沒有再被起用。直至紹圣元年,53歲的舒亶才被起用為官,后為朝廷帶兵平定了一些地方的反叛,鞏固地方統治。崇寧二年,舒亶生病死于軍中,終年62歲。

    詩詞欣賞

    臨江仙(送鄞令李易初)

    折柳門前鸚鵡綠,河梁小駐歸船。不堪花發對離筵。孤村啼鴂日,深院落花天。

    文采弟兄真疊玉,赤霄去路誰先。明朝便恐各風煙。江山如有恨,桃李自無言。

    點絳唇(周園分題得湖上聞樂)

    紫霧香濃,翠華風轉花隨輦。洞天云暖。一片笙歌遠。

    水展龍舟,憶侍瑤池宴。閑庭院。夢回春半。雪鬢無人見。

    散天花(次師能韻)

    云斷長空葉落秋。寒江煙浪靜,月隨舟。西風偏解送離愁。聲聲南去雁,下汀洲。

    無奈多情去復留。驪歌齊唱罷,淚爭流。悠悠別恨幾時休。不堪殘酒醒,憑危樓。

    醉花陰(試茶)

    露芽初破云腴細。玉纖纖親試。香雪透金瓶,無限仙風,月下人微醉。

    相如消渴無佳思。了知君此意。不信老盧郎,花底春寒,贏得空無睡。

    醉花陰(越州席上官妓獻梅花)

    月幌風簾香一陣。正千山雪盡。冷對酒尊傍,無語含情,別是江南信。

    壽陽妝罷人微困。更玉釵斜襯。擬插一枝歸,只恐風流,羞上潘郎鬢。

    虞美人(寄公度)

    芙蓉落盡天涵水。日暮滄波起。背飛雙燕貼云寒。獨向小樓東畔、倚闌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故人早晚上高臺。贈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虞美人(周園欲雪)

    酒邊陡覺羅衣暖。獨倚黃昏看。寒鴉兩兩下樓東。著處暗云垂地、一重重。

    紅爐歡坐誰能醉。多少看花意。謝娘也擬殢春風。便道無端柳絮、逼簾櫳。

    虞美人(蔣園醉歸)

    重簾小閣香云暖。黛拂梳妝淺。玉簫一曲杜韋娘。誰是蘇州刺史、斷人腸。

    醉歸旋撥紅爐火。卻倚屏山坐。銀缸明滅月橫斜。還是畫樓角送、小梅花。

    丑奴兒(次師能韻)

    一池秋水疏星動,寒影橫斜。滿坐風花。紅燭紛紛透絳紗。

    江湖散誕扁舟里,到處如家。且盡流霞。莫管年來兩鬢華。

    一落索(蔣園和李朝奉)

    正是看花天氣。為春一醉。醉來卻不帶花歸,誚不解、看花意。

    試問此花明媚。將花誰比。只應花好似年年,花不似、人憔悴。

    一落索

    葉底枝頭紅小。天然竊窕。后園桃李謾成蹊,問占得、春多少。

    不管雪消霜曉。朱顏長好。年年若許醉花間,待拚了、花間老。

    滿庭芳(重陽前席上次元直韻)

    寒日穿簾,澄江憑檻,練光浮動余霞。蓼汀蘆岸,黃葉襯孤花。天外征帆隱隱,殘云共、流水無涯。登臨處,瓊枝瀲滟,風帽醉欹斜。

    豐年,時節好,玉香田舍,酒滿漁家。算浮世勞生,事事輸他。便恁從今酩酊,休更問、白雪籠紗。還須仗,神仙妙手,傳向畫圖夸。

    滿庭芳(后一日再置酒次馮通直韻)

    紅葉飄零,寒煙疏淡,樓臺半在云間。望中風景,圖畫也應難。又是重陽過了,東籬下、黃菊闌珊。陶潛病,風流載酒,秋意與人閑。

    霞冠。欹倒處,瑤臺唱罷,如夢中還。但醉里贏得,滿眼青山。花發看看滿也,留不住、當日朱顏。平生事,從頭話了,獨自卻憑闌。

    滿庭芳(送權府蘇臺道宗朝奉)

    閶闔天門,芙蓉春殿,幾年目斷雞翹。短蓬秋鬢,端幸倚瓊瑤。南圃花邊小院,西湖畔、云底雙橋。歸時節,紅香露冷,月影上芭蕉。

    明朝。那可望,旗亭煙草,柳渡寒潮。但萬戶千門,恨客歌樵。戲彩光浮袞繡,聽鳴珂、響逼云霄。應回首,綺裘醉客,還是獨吹簫。

    卜算子(分題得苔)

    池臺小雨干,門巷香輪少。誰把青錢襯落紅,滿地無人掃。

    何時斗草歸,幾度尋花了。留得佳人蓮步痕,宮樣鞋兒小。

    菩薩蠻

    三年江上風吹淚。夭桃艷杏無春意。今日欲開眉。那堪更別離。

    莫折長亭柳。折盡愁依舊。只有醉如狂。人生空斷腸。

    菩薩蠻

    柳橋花塢南城陌。朱顏綠發長安客。雨后小池臺。尋常載酒來。

    馬頭今日路。卻望城西去。斜日下汀洲。斷云和淚流。

    菩薩蠻

    畫船搥鼓催君去。高樓把酒留君住。去住若為情。西江潮欲平。

    江潮容易得。只是人南北。今日此尊空。知君何日同。

    菩薩蠻

    畫檐細雨偏紅燭。疏星冷落排寒玉。賭得碧云篇。金波更涉船。

    樽前當日客。行色垂楊陌。天闊水悠悠。含情獨倚樓。

    菩薩蠻

    杜鵑啼破江南月。香風撲吹紅雪。賦就縷金箋。黃昏醉上船。

    年華雙短鬢。事往情可盡。明日各天涯。來春空好花。

    菩薩蠻(次劉郎中賞花韻)

    朱簾乍卷層煙起。露華深淺初疑洗。困倚玉闌風。綺羅知幾重。

    向人如有意。不醉何時醉。便得一枝紅。猶勝兩鬢空。

    菩薩蠻(席上送寅亮通直)

    小池山額垂螺碧。綠紅香里眠鸂鶒。波面翠云開。仙槎天上來。

    吹將紅日落。懊惱嚴城角。風月此時情。知君華發生。

    菩薩蠻(送奉化知縣秦奉議)

    一回別后一回老。別離易得相逢少。莫問故園花。長安君是家。

    短亭秋日晚。草色隨人遠。欲醉又還醒。江樓暮角聲。

    菩薩蠻

    樽前休話人生事。人生只合樽前醉。金盞大如船。江城風雪天。

    綺窗燈自語。一夜芭蕉雨。玉漏為誰長。枕衾殘酒香。

    菩薩蠻

    樓前流水西江道。江頭水落芙蓉老。畫鼓疊涼波。憑欄顰翠娥。

    當年金馬客。青鬢蘆花色。把酒感秋蓬。驪歌半醉中。

    菩薩蠻

    綺櫳深閉桃園曲。劉郎老向花間宿。笑臉抹流霞。心知是小琶。

    纖纖垂素玉。掠鬢春云綠。彈了醉思仙。小窗紅日偏。

    菩薩蠻(次張秉道韻)

    真珠酒滴琵琶送。行云舊識巫山夢。空得醉中歸。老來心事非。

    江梅含日暖。照水花枝短。密葉似商量。向人春意長。

    菩薩蠻

    小亭露壓風枝動。鵲爐火冷金瓶凍。悄悄對西窗。瘦知羅帶長。

    欲眠思殢酒。坐聽寒更久。無賴是青燈。開花故故明。

    菩薩蠻

    流年又見風沙送。鈞天回首清都夢。塞雁幾時歸。鏡中雙鬢非。

    綠袍同冷暖。誰道交情短。愁斛若為量。還隨一線長。

    菩薩蠻(次瑩中元歸韻)

    白蘋洲渚垂楊岸。藕花未放青蒲短。斜日畫船歸。背人雙鷺飛。

    醉眠金馬客。不道風塵隔。紅影上窗紗。小庭空落花。

    菩薩蠻(湖心寺席上賦茶詞)

    金船滿引人微醉。紅綃籠燭催歸騎。香泛雪盈杯。云龍疑夢回。

    不辭風滿腋。舊是仙家客。坐得夜無眠。南窗衾枕寒。

    菩薩蠻(別意)

    江梅未放枝頭結。江樓已見山頭雪。待得此花開。知君來不來。

    風帆雙畫鹢。小雨隨行色。空得郁金裙。酒痕和淚痕。

    菩薩蠻(次韻)

    香波綠暖浮鸚鵡。黃金捍撥么弦語。小雨落梧桐。簾櫳殘燭紅。

    人生閑亦好。雙鬢催人老。莫惜醉中歸。醒來思醉時。

    菩薩蠻

    綠窗酒醒春如夢。小池猶見紅云動。露濕井干桐。翠陰生細風。

    雨過芳塘凈。清晝閑中永。門外立雙旌。隔花聞笑聲。

    菩薩蠻

    憶曾把酒賞紅翠。無腰柳弱歌聲細。縱馬杏園西。歸來香滿衣。

    寶車空犢駐。事逐孤鴻去。搔首立江干。春蘿掛暮山。

    蝶戀花(置酒別公度座間探題得梅)

    雪后江城紅日晚。暖入香梢,漸覺玲瓏滿。仿佛臨風妝半面。冰簾斜卷誰庭院。

    折向樽前君細看。便是江南,寄我人還遠。手把此枝多少怨。小樓橫笛吹腸斷。

    蝶戀花

    深炷熏爐小扃院。手捻黃花,尚覺金猶淺。回首畫堂雙語燕。無情漸漸看人遠。

    相見爭如初不見。短鬢潘郎,斗覺年華換。最是西風吹不斷。心頭往事歌中怨。

    減字木蘭花(用舊韻戲吳奉議)

    眉山斂額。往事追思空手拍。雁字頻飛。生怕人來說著伊。

    閑拋繡履。愁殢香衾渾不起。莫似揚州。只作尋常薄幸休。

    減字木蘭花(賦錦帶)

    碎紅如繡。搖曳東風垂彩綬。擬倩柔條。約住佳人細柳腰。

    蜀江春綠。爭似枝頭能結束。纖手攀時。欲綰同心寄與誰。

    木蘭花(次韻贈歌妓)

    十二闌干褰畫箔。取次穿花成小酌。彩鸞舞罷鳳孤飛,回首東風空院落。

    杳杳桃源仙路邈。晴日曉窗紅薄薄。傷春還是懶梳妝,想見綠云垂鬢腳。

    木蘭花

    金絲絡馬青錢路。笑指玉皇香案去。點衣柳陌墮殘紅,拂面風橋吹細雨。

    曉釵壓鬢頭慵舉。恨里歌聲兼別苦。西湖一頃白菱花,惆悵行云無覓處。

    減字木蘭花(蔣園口號)

    琉璃一片春湖面。畫舫游人簾外見。水邊風嫩柳低眠,花底雨干鶯細囀。

    秋千寂寂垂楊岸。芳草綠隨人漸遠。一番樂事又將離,金盞莫辭紅袖勸。

    浣溪沙(次權中韻)

    燕外青樓已禁煙。小寒猶自薄勝綿。畫橋紅日下秋千。

    惟有樽前芳意在,應須沈醉倒花前。綠窗還是五更天。

    浣溪沙(和葆先春晚飲會)

    金縷歌殘紅燭稀。梁州舞罷小鬟垂。酒醒還是獨歸時。

    畫棟日高來語燕,綺窗風暖度游絲。幾多落葉上青枝。

    浣溪沙(和仲聞對棋)

    黑白紛紛小戰爭。幾人心手斗縱橫。誰知勝處本無情。

    謝傅老來思別墅,杜郎閑去憶鏖兵。何妨談笑下遼城。

    浣溪沙(勸酒)

    雨洗秋空斜日紅。青蔥瑤轡玉玲瓏。好風吹起□江東。

    且盡紅裙歌一曲,莫辭白酒飲千鐘。人生半在別離中。

    浣溪沙

    白鷺飛飛點碧塘。雨荷風卷綠羅裳。管弦競奏雜魚榔。

    游女謾能歌白纻,使君不學野鴛鴦。桃花空解誤劉郎。

    鵲橋仙(呂使君餞會)

    教來歌舞,接成桃李。盡是使君指似。如今裝就滿城春,忍便擁、雙旌歸去。

    鶯心巧囀,花心爭吐。無計可留君住。兩堤芳草一江云,早晚是、西樓望處。

    烏臺詩案

    烏臺詩案,是北宋年間的一場文字獄,結果蘇軾被抓進烏臺,被關4個月。御史中丞李定、舒亶、何正臣等人摘取蘇軾《湖州謝上表》中語句和此前所作詩句,以謗訕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蘇軾,蘇軾的詩歌確實有些譏刺時政,包括變法過程中的問題。這案件先由監察御史告發,后在御史臺獄受審。所謂“烏臺”,即御史臺,因官署內遍植柏樹,又稱“柏臺”。柏樹上常有烏鴉棲息筑巢,乃稱烏臺。所以此案稱為“烏臺詩案”。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