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韓侂胄

    韓侂胄

    (南宋中期權臣、外戚)
    本名:
    韓侂胄
    字號:
    韓節夫
    所處時代:
    南宋
    人物簡介:

    韓侂胄(tuō zhòu,1152-1207年)字節夫,河南安陽人,南宋中期權臣、外戚。北宋名臣韓琦之曾孫,父親韓誠官至寶寧軍承宣使,母親為宋高宗吳皇后妹妹,侄孫女是宋寧宗恭淑皇后。韓侂胄以父任入官,淳熙末,以汝州防御使知閤門事。紹熙五年,與宗室趙汝愚等人擁立宋寧宗趙擴即位,以“翼戴之功”,官至宰相。任內追封岳飛為鄂王,追削秦檜官爵,力主“開禧北伐”金國,因將帥乏人而功虧一簣。后在金國示意下,被楊皇后和史彌遠設計殺害,函首于金。韓侂胄禁絕朱熹理學與貶謫宗室趙汝愚,史稱“慶元黨禁”。

    韓侂胄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韓侂胄
    字號
    韓節夫
    所處時代
    南宋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河南安陽
    出生時間
    1152年
    去世時間
    1207年
    主要成就
    南宋抗戰派首領,追封岳飛、開禧北伐
    性別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韓侂胄是北宋名臣韓琦的曾孫。他的父親娶宋高宗皇后之妹,韓侂胄以恩蔭入仕。

    紹熙五年(1194年),他與宗室趙汝愚等人擁立宋寧宗趙擴即皇帝位。寧宗即位不久,韓侂胄就逐趙汝愚出朝廷。從此,掌握軍政大權達13年之久。在他擅權的前7年,制造了慶元黨禁,凡與黨人有牽連的,不得任官職,不得應科舉。

    開禧元年(1205年)為平章軍國事,立班丞相之上。韓侂胄當權的后期,為洗刷國恥,收復失地,而全力發動了開禧北伐,曾取得一些進展。同年五月寧宗下詔伐金。但正式宣戰后,南宋各路軍隊節節敗退,韓侂胄遣使向金請和。

    開禧三年(1207年),史彌遠等人謀殺韓侂胄,朝廷大權落入史彌遠手中。韓侂胄被殺之后,朝廷沒收他和他的黨羽們的土地。

    嘉定元年(1208年),史彌遠按照金的要求,鑿開韓侂胄的棺木,割下頭顱,送給金朝,訂立了屈辱的《嘉定和議》。

    韓侂胄任樞密院都承旨,傳達詔令,得到寧宗和韓皇后的信任,又得到朝中抗金主戰的官員的支持,其中的有力人物是參知政事京鏜(tang)。京鏜在宋高宗死時出使金朝,曾叱退金朝全副武裝的衛兵,要求金朝撤除音樂(表示哀悼)。宋孝宗稱贊說:“士大夫(指儒生)平時都以節義自許,有能臨危不變,象京鏜這樣的么!”京鏜執政,支持韓侂胄,和趙朱集團形成對立。 

    朱熹初次見寧宗,就進講正心誠意、人欲天理的道學。任侍講后,進講《大學》。舊制:單日早晚進講,雙日休息。朱熹請不分單雙日和假日,每天早晚進講。借著給皇帝講書的機會,多次進札,對朝廷政務多加論議。朱熹又和吏部侍郎彭龜年彈劾韓侂胄,并在進講時說寧宗被左右的人(指韓侂胄)竊取權柄。

    紹熙五年(1194年)閏十月,寧宗下詔免去朱熹的侍講,對人說:“朱熹所言,多不可用!”趙汝愚拜諫,陳傅良、劉光祖、鄧驛等紛紛請求留朱熹在朝,都被寧宗拒絕。彭龜年上書攻擊韓侂胄,說:“陛下近日逐得朱某太暴,所以也要陛下逐去此小人”。彭龜年被貶官出朝。

    慶元元年(1195年)二月,右正言李沐上言:趙汝愚“以同姓居相位,將不利于社稷”。趙汝愚罷相出朝,又被劾曾圖謀篡權。

    慶元二年(1196年)正月,趙汝愚在永州病死。京鏜任右相。韓侂胄加開府儀同三司,權位重于宰相。韓、京等取得政權,演出了禁道學和北上抗金的場面。 

    打擊理學

    韓、京執政,朝中反道學的官員,紛紛指責朱熹道學的虛偽,稱道學是偽學。一一九五年,右正言劉德秀上書,說道學是“依正以行邪,假義以干利”,“如飲狂藥,如中毒餌”,“口道先王語,而行如市人所不為”。又說:“孝宗銳意恢復,首務覈實,凡虛偽之徒言行相違者,未嘗不深知其奸。臣愿陛下以孝宗為法,考核真偽,以辨邪正。”請寧宗效法孝宗抗金,識辨道學。次年八月,太常少卿胡纮(音紅hóng)上書,說“比年以來,偽學猖撅,圖為不軌,搖動上皇(光宗),詆毀圣德”。大理寺司直邵褒然上言“三十年來,偽學顯行。場屋之權,盡歸其黨”。寧宗下詔:“偽學之黨,勿除在內差遣”。十二月監察御史沈繼祖彈劾朱熹言行不一,說:“朱熹引誘兩個尼姑做妾,出去做官都要帶著。”“朱熹在長沙,藏匿朝廷赦書不執行,很多人被判徒刑。知漳州,請行經界,引起騷亂。任浙東提舉,向朝廷要大量賑濟錢米,都分給門徒而不給百姓。霸占人家的產業蓋房子,還把人家治罪。發掘崇安弓手的墳墓來葬自己的母親。開門授徒,專收富家子弟,多要束修(學費)。加上收受各處的賄賂,一年就得錢好幾萬。什么廉潔、寬恕、修身、齊家、治民等等,都是朱熹平日講《中庸》《大學》的話,用來欺騙世人。他說的是那樣,行為又是這樣,豈不是大奸大憝(音對duì)!”沈繼祖的彈劾已超出道學范圍,多有攻訐。寧宗下旨,朱熹落職,朱熹門徒蔡元定送道州編管。 

    朱熹被迫上表認罪,說是“草茅賤士,章句腐儒,唯知偽學之傳,豈適明時之用。”籠統承認”私敵人之財”、“納其尼女”等等,說要“深省昨非,細尋今是”,表示要改過。朱熹門徒,紛紛離去。

    這年,葉翥(音助zhù)知貢舉,和劉德秀等上疏,請將道學家的‘語錄’之類,全部銷毀。葉翥主考進士,凡是考卷講到程朱義理,一律不取。儒學六經和《論語》、《孟子》、《大學》、《中庸》,都成為“世之大禁”。據說“士之以儒名者,無所容其身”。 

    一一九七年六月,朝散大夫劉三杰上書說:“朱熹專于謀利,借《大學》、《中庸》作文飾,對他下一拜就以為是顏(回)、閔(子騫);得到他一句話,就以為是孔孟之道。得利越多,越肆無忌憚,但還沒有上邊有權勢的人給他支持。后來周必大作右相,想奪左相王淮的權,引用這幫人說大話,顛倒黑白,排擠走王淮。以后留正來,又借他們的黨與做心腹。至于趙汝愚,素懷不軌之心。這幫人知道他的用心,垂涎利祿,甘為鷹犬,妄想得到什么意外的好處。以前的偽學,至此就變成了逆黨”。劉三杰最后說:“那些習偽太深,附逆頑固者,自知罪不容誅。其他能夠革心易慮的人,不必都廢斥,可以讓他們去偽從正”。十二月,知綿州王沇(音演yǎn)上書,請置“偽學之籍”。寧宗下詔,訂立偽學逆黨籍。宰執四人:趙汝愚、留正、王藺、周必大;待制以上,朱熹、彭龜年、薛叔似等十三人;余官劉光祖、葉適等三十一人;武臣和士人十一人;共五十九人。兩年多后,朱熹病死。列入偽學逆黨籍的人員,并非都是信奉道學,這就表明:寧宗的禁道學主要還在于反朋黨,旨在清除朱熹所依附的趙汝愚一派官員,專任韓侂胄當政。 

    主要成就

    崇岳貶秦

    韓侂胄當政時的一件大事,是崇岳飛、貶秦檜。對待南宋初岳飛、秦檜這兩個歷史人物的評價,一直是南宋戰和兩派官員爭論的一個方面。封建朝廷加給死者的謚號和封號,是官方所作的評價,有時也是推行哪種政策的一種標志。孝宗初年,追復岳飛原官。一一七九年,加謚號武穆。一二〇四年,寧宗、韓侂胄又追封岳飛為鄂王,給予政治上的極高地位,以支持抗戰派將士。秦檜死后,宋高宗加封他申王,謚忠獻。孝宗時,揭露秦檜的奸惡,但還沒有改變爵謚。一二〇六年,寧宗、韓侂胄削去秦檜的王爵,并把謚號改為繆丑(荒謬、丑惡。繆音謬miù)。貶秦的制詞說:“一日縱敵,遂貽數世之憂。百年為墟,誰任諸人之責?”一時傳誦,大快人心。韓侂胄對秦檜的貶抑,實際上也是對投降、妥協勢力的一個沉重的打擊。崇岳貶秦,為北上抗戰作了輿論準備。 

    北伐金朝

    韓侂胄執政,宋光宗朝被排斥的主戰官員,再被起用。陳賈任兵部侍郎。吳挺子吳曦回四川,任四川宣撫副使。家居的辛棄疾也又出知紹興府兼浙東安撫使。在寧宗、韓侂胄決策伐金的過程中,辛棄疾起了重要的作用。

    辛棄疾在一一九六年自上饒遷居鉛山縣。朱熹曾為辛棄疾的齋室寫了題詞:“克己復禮,夙興夜寐”。朱熹在死前幾個月,還又寫信給辛棄疾,勸他“克己復禮”。但是,家居的辛棄疾卻是胸懷壯志,時刻以北上抗金為念。他同友人慨嘆壯志難酬,作《鷓鴣天》詞,歷述他自壯年渡江以來的抱負:“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音摻chān)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音促cù整飭)銀胡(音錄lù箭室),漢箭朝飛金仆姑。追往事,嘆金吾,春風不染白髭須。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這時,金朝統治下的北方各族,正在陸續發動戰爭,在金朝的北邊騷擾。各族人民的反金起義,也在各處興起。金朝統治者日益陷于內外交困的局面之中。困居鉛山的辛棄疾,隨時在密切注視金國內部的動向。他被寧宗、韓侂胄再度起用后,一二〇四年,到臨安面見寧宗,力陳“金國必亂必亡”,請委付元老大臣,“預為應變計”,準備出兵北伐。宋、金邊境的漢人這時不斷有人,‘跳河子”,越境投宋,報告金國困于北方戰事和人民饑困的情況。駐守安豐軍的官員,也奏報淮北流民請求渡過淮河,投附宋朝。開禧元年(一二〇五年)改元,一個進士廷對,也上言“乘機以定中原”。本來準備北伐的寧宗、韓侂胄,得到辛棄疾等人的建言,在朝野抗金聲中,決意發兵了。 

    開禧元年(1205年),韓侂胄加封平章軍國事,總攬軍政大權,下令各軍密作行軍的準備,出朝廷封樁庫金萬兩作軍需。命吳曦練兵西蜀,趙淳、皇甫斌準備出兵取唐鄧。殿前副都指揮使郭倪指揮渡淮。

    開禧二年(1206年)四月,郭倪派武義大夫畢再遇(岳飛部將畢進子)、鎮江都統陳孝慶定期進兵,奪取泗州。金兵閉城備戰。畢再遇建議提前一日出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陳孝慶領兵假攻西城。畢再遇自東城殺入,金兵敗潰。畢再遇樹起大將旗,喊話說:“我大宋畢將軍也,中原遺民可速降”。城中漢官出降。宋軍收復泗州。郭倪來勞軍,授畢再遇刺史官。畢再遇說:“國家河南八十一州,現在攻下泗州兩城就得一刺史,以后還怎么賞官?”辭官不受。陳孝慶繼續進兵,攻下虹縣。江州統制許進攻下新息縣。光州民間武裝攻下褒信縣。宋軍出兵得勝,形勢大好。五月間,韓侂胄請寧宗正式下詔,出兵北伐。 

    伐金詔下,群情振奮,上下沸騰了。辛棄疾作詞贊頌韓侂胄:“君不見,韓獻子,晉將軍,趙孤存。千載傳忠獻(韓琦謚),兩定策,紀元勛。孫又子,方談笑,整乾坤。”號稱“小李白”的詩人陸游,曾在四川軍中“干辦公事”(官名)。孝宗朝被召見,多次上書建策北伐,移都建康。光宗朝,曾作詩慨嘆:“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韓侂胄初執政,在山陰家居的陸游寄予很大期望:“吾儕雖益老,忠義傳子孫,征遼詔倘下,從我屬橐鞬(音高尖gāo jiān)。”朝廷果然下詔伐金,詩人大為激動了。八十二歲的陸游作詩言志,表示還要走上戰場。“中原蝗旱胡運衰,王師北伐方傳詔。一聞戰鼓意氣生,猶能為國平燕趙。”辛棄疾、陸游的壯麗詩篇,也正是曲折地反映了廣大人民群眾意氣風發,斗志昂揚的振奮情景。 

    韓侂胄出兵伐金,政治上思想上的準備是充分的,但軍事準備卻很不足。符離敗后,多年沒有作戰,如象辛棄疾這樣堅持抗戰的將領,抗金投宋四十三年,也已是六十五歲的高齡。“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后來有人評論辛棄疾時慨嘆說,孝宗時未能出兵中原,“機會一差,至于開禧,則向之文武名臣欲盡,而公亦老矣!”辛棄疾朝見決策伐金后,到鎮江府駐守。韓侂胄推薦他的老師陳自強作相(1200年京鏜死),引用舊日的僚屬蘇師旦為樞密院都承旨,輔佐指揮軍事。決策出兵前,寧宗、韓侂胄解除偽學逆黨籍,重新任用一些在籍的官員,爭取他們一致對外,但其中的某些人并不真誠合作。韓侂胄擬用廣帥薛叔似去前線統帥淮西軍兵,薛叔似不赴任。又命知樞密院事許及之守金陵,許及之也不出守。調任光宗時派往四川的丘崈為江淮宣撫使,丘崈辭不受命。將帥乏人,寧宗下詔:朝內外舉薦將帥邊守。鄧友龍曾出使金朝,說金朝內部困弱,主張北伐,用為兩淮宣撫使。程松為四川宣撫使,吳曦仍為副使。伐金的主力軍分布在江淮、四川兩翼。 

    韓侂胄部署北伐時,宋軍中已出了內奸。早在寧宗下詔伐金前一月,吳曦已在四川里通金朝,圖謀叛變割據。派遣門客去金軍,密約獻出關外階、成、和、鳳四州,求金朝封他作蜀王。

    宋出兵伐金,金朝指令吳曦在金兵臨江時,按兵不動,使金軍東下,無西顧之憂,密許吳曦作蜀王。韓侂胄日夜盼望四川進兵,陸游詩翰多次催促,吳曦不理。金蒲察貞領兵攻破和尚原,守將王喜力戰。吳曦下令撤退,宋軍敗潰。金兵入城。吳曦焚河池,退軍青野。興元都統制毋丘思(毋音貫guan)領重兵守關。金兵到關,吳曦下令撤防。毋丘思孤軍不敵,金軍陷關。開禧元年120年底,吳曦秘密接受金朝的詔書、金印,作蜀王,示意程松離去。程松兼程逃出陜西。吳曦叛變,宋軍伐金的部署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金軍有吳曦在四川作內奸,得以集中兵力到東線作戰。宋郭倪軍駐揚州,派遣郭倬、李汝翼會師攻取宿韓侂胄北伐圖州,被金兵打敗,退至蘄州。建康都統李爽攻壽州,也戰敗。皇甫斌又敗于唐州。江州都統王大節攻取蔡州,不下。只有畢再遇一軍繼續獲勝。開禧二年(1206年)六月,韓侂胄因出兵無功,罷免指揮軍事的蘇師旦和鄧友龍,又用丘崈為兩淮宣撫使,用葉適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丘崈受命上任,就放棄已占領的泗州,退軍盱眙,說是可以保全淮東兵力。宋軍退守,金軍分九道進兵。戰爭形勢,由宋軍北伐變為金軍南侵了。十一月,丘崈任簽書樞密院事,督視江淮兵馬。金完顏綱軍陷光化、棗陽、江陵,又攻破信陽、襄陽、隨州,進圍德安府。仆散揆軍偷渡淮水,宋兵大敗,金軍進圍和州。紇石烈子仁攻陷滁州、真州。淮西縣鎮,都被金軍占領。開禧二年(1206年)底,金軍又秘密派人去見丘崈,示意講和。丘崈密送金使北歸。從此,丘崈多次遣使與金軍談和,暫行停戰。

    西線吳曦叛變,東線丘崈主和,韓侂胄日益陷于孤立了。開禧三年(1207年)正月,罷免丘崈,改命張巖督視江淮兵馬。韓侂胄自出家財二十萬,補助軍需。又派遣使臣方信孺到開封同金朝談判。

    這時,四川的形勢是:叛徒吳曦在開禧三年正月,公然建行宮,稱蜀王,置百官,請金兵進入鳳州,獻出四郡,并準備削發(改女真辮發)向金稱臣。長期以來堅持抗戰的四川軍民,對吳曦的叛賣,展開了強烈的反抗。吳曦召用大安軍楊震仲。楊震仲拒不附逆,服毒藥自殺。陳咸剃去頭發,拒絕向金朝臣服。史次秦自己弄瞎了眼睛,拒不作官。一些官員也都棄官而去。隨軍轉運使安丙卻受偽命,作了吳曦的丞相長史。監興州合江倉楊巨源和吳曦的部將張林、朱邦寧、義士來福等相聯絡,策劃討伐吳曦。楊巨源去找安丙說:“先生做逆賊的丞相長史么?”安丙見勢不妙,號哭說:“我沒有兵將,不能奮起。必得有豪杰才能滅掉此賊。”興州中軍正將李好義結合兵士李貴、進士楊君玉、李坤辰、李彪等數十人,也在計劃殺吳曦。楊巨源與李好義等商議,殺吳曦后,得有個“威望者鎮撫”,準備推安丙出來主事。楊君玉等偽造皇帝詔書,命安丙為招撫使,誅反賊吳曦。李好義等七十多人闖入偽宮,宣讀詔書,兵士都散去。李貴當場斬吳曦。吳曦稱王四十一天,受到了應得的懲處!

    誅滅叛徒,大快人心。軍民抗金情緒,極為高漲。韓侂胄得知吳曦叛變,曾密寫帛書給安丙說:“如能殺曦報國,以明本心,即當不次推賞。”帛書未到,安丙已奏報吳曦誅滅。韓侂胄即任安丙為四川宣撫副使。吳曦被殺,金朝大為沮喪,又無戰備。楊巨源、李好義等請乘勢收復四州。李好義出兵,一舉收復西和州。張林、李簡收復成州。劉昌國收復階州,張翼收復鳳州。孫忠銳收復大散關。李好義進兵至獨頭嶺,會合當地民兵夾攻金軍。金軍大敗。宋兵七日到西和,所向無敵。金將完顏欽逃走。李好義整軍入城,軍民歡呼。李好義又請乘勝進取秦隴,以牽制侵淮的金軍。安丙不許,士氣大受挫折。大散關又被金兵奪去。

    安丙不許乘勝北伐,卻在宋軍內部自相殘殺。安丙與孫忠銳不和,命楊巨源伏兵殺孫忠銳。吳曦原部將王喜指使黨羽劉昌國在酒中放毒藥,害死李好義。安丙又誣指楊巨源謀亂,把他下獄害死,假說是自盡,報給朝廷。抗金將士,無不憤慨。由下級軍官和民眾武裝發展起來的大好形勢,又被安丙等斷送了。

    這時的金朝,正如辛棄疾所判斷的,處在“必亂必亡”的前夕。只是由于宋朝出了叛徒和內部的不和,部署失宜,才使金兵得以侵入淮南;但金朝實際上已不再有繼續作戰的能力,只是對宋朝威脅、訛詐。宋使方信孺到金,金朝先把他下獄,虛聲恫嚇。九月初,方信孺帶回完顏宗浩給張巖的復信,說若稱臣,以江淮之間取中劃界。若稱子,以長江為界。斬元謀奸臣(指韓侂胄等),函首以獻,增加歲幣,出犒師銀,方可議和。韓侂胄大怒,決意再度整兵出戰。寧宗下詔,招募新兵,起用辛棄疾為樞密院都承旨(代蘇師旦)指揮軍事。六十八歲的辛棄疾這時得病家居,任命下達后,還沒有去就任,就在家中病死。

    韓侂胄籌畫再戰,朝中主降的官員大肆活動。史浩在光宗朝病死,子史彌遠這時任禮部侍郎,是朝中投降派的主要代表。慶元六年(1200年)韓皇后死,嘉泰二年(1202年),寧宗立楊氏為后,韓侂胄曾持異議。楊后對韓侂胄深懷仇怨,在政治上則和兄楊次山一起,主張妥協、投降。史彌遠秘密上書,請殺韓侂胄。楊后又叫皇子詢(原名。音眼yǎn)上書,說韓侂胄再啟兵端,于國家不利。寧宗不理。楊后、楊次山和史彌遠秘密勾結,陰謀對韓侂胄暗下毒手。他們指使中軍統制、權管殿前司公事夏震等,在韓侂胄上朝時,突然襲擊,把他截至玉津園夾墻內害死。事后才奏報給寧宗。韓侂胄被暗殺,軍政大權全歸楊后、史彌遠所操縱。隨后,又把蘇師旦處死。投降派完全遵照金朝的無理要求,把韓侂胄、蘇師旦的頭割下,派使臣王柟(音南nán)送到金朝,并且全部接受金朝提出的條件:增歲幣為三十萬,犒師銀(賠款)三百萬兩。金軍自侵占地撤回。南宋又一次屈膝降金,算是完成了“和議”。當時太學生作詩諷刺說:“自古和戎有大權,未聞函首可安邊。生靈肝腦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又說:“歲幣頓增三百萬”,“莫遣當年寇準知”。北宋時,寇準堅持抵御遼朝,長久地受到人們的敬重。史彌遠謀殺韓侂胄,屈膝投敵,完全是秦檜一類的投降派!

    韓侂胄執政前后十四年,權勢顯赫,曾與趙汝愚一黨相互傾軋,最后適應朝野抗金的要求,發動北伐戰爭,由于堅持抗敵,遭受投降派的殺害而犧牲。但因韓侂胄反道學,長期遭到程、朱門徒的咒罵。元代修《宋史》,特立《道學傳》崇程朱,又依南宋《國史》立《奸臣傳》,不列入史彌遠,反而將韓侂胄與秦檜并列,辱罵他是“奸惡”,完全顛倒了歷史的是非。后世史家立論,或沿襲舊說,也不免有失公允。現代史學家范文瀾稱韓侂胄為南宋的名相。

    葉適在韓侂胄禁道學時,曾因附合朱熹,被列入偽學逆黨籍。一二○二年解除黨禁,葉適恢復官職。韓侂胄出兵北伐前,葉適任史部侍郎,向韓侂胄建策宜先防江。一二○六年,葉適出知建康府,又兼江淮制置使,節制江北諸州。金兵來侵,建康震動。葉適派輕兵二百人夜襲金軍營寨。道遇金兵,射敵甚眾。又派兵劫敵營,俘擄敵兵而回。金軍解圍,退屯瓜步。葉適乘勢派兵分道出擊,獲勝,金兵自滁州退走。史彌遠當政,葉適因而被御史官彈劾為附會韓侂胄用兵,被罷官奪職。葉適早年在朝中政治派別的斗爭中,附會過趙汝愚、朱熹一派,但他的哲學思想卻與朱熹存在著分歧。葉適被罷宮后,家居十余年,綜論古今學術與程朱道學立異,在哲學上作出了貢獻。

    宋朝朝廷將韓侂胄的頭送至金國一事也讓許多大臣認為有失國體。《四朝聞見錄》 中記載大臣王介為此提出抗議:“韓侂胄頭不足惜,但國體足惜!”。《齊東野語》記載了以下的詩,該詩也是諷刺此事:

    自古和戎有大權,未聞函首可安邊。

    生靈肝腦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

    晁錯已誅終叛漢,于期未遣尚存燕。

    廟堂自謂萬全策,卻恐防邊未必然。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