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盱眙之圍

    北魏太平真君十二年(宋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燾親征,兵分五路。魏軍先后在滑臺之戰、東平之戰、東陽之戰、潁川之戰、馬頭合圍戰等眾多戰場擊敗南朝宋后,紛紛南征至長江北岸。但是由于軍中開始染病,并且沒有船只渡江,只好北歸。在北歸途中圍攻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遭宋守軍頑強抵抗而失敗的作戰。 這是南北朝之間進行的一次罕見的大戰,也是歷史上華夏民族與游牧民族之間以少勝多的一次成功的城市防守戰。

    名稱
    盱眙之圍
    地點
    盱眙
    時間
    北魏太平真君十二年(宋元嘉二十八年,451年)
    主要人物
    拓跋燾
    主要角色

    起因

    北魏太平真君十一年,魏太武帝拓跋燾率軍反擊宋的大舉進攻,越過黃河、淮河,向南挺進至瓜步山(今江蘇六合東南),飲馬長江。后因,宋軍沿江嚴備,己方缺乏船只,更因為北方人不適應南方氣候,軍中流行瘟病。只得于次年正月北撤。經過盱眙時,拓跋燾驅使丁零、匈奴、氐羌等族士兵筑長圍攻盱眙,運東山土石以填塹,造浮橋于君山(在盱眙城北6里處)之川,切斷了盱眙的水陸通道。

    戰斗過程

    臧質在進入盱眙之前,先在潁川之戰慘敗,后臧質又率萬余人北救。至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附近 時,魏帝已過淮河,臧質令胡崇之、臧澄之營于東山,建威將軍毛熙祚據前浦,臧質營于城南。魏軍攻胡崇之、臧澄之二營,胡崇之等力戰不敵,軍散,皆為魏軍所殺。魏軍又攻毛熙祚,毛熙祚受重傷而死,宋軍遂亂。臧質見魏軍兵盛,按兵不敢救。當晚,臧質軍也潰敗,棄輜重器械,僅率700人退入盱眙城。

    盱眙太守沈璞是個人才,早在王玄謨攻滑臺時,他便修城墻,挖壕溝,積蓄器械錢糧,募集兩千精兵準備御敵。魏軍南下,周邊郡縣大多撤回江南,唯獨他堅持守城。事后,還將功勞全部讓給了臧質。

    魏太武帝遣使送書函與盱眙城守將臧質,言及交戰時將令非拓跋氏的丁零、氐、羌等別族部眾沖在陣 前,他們若為宋軍所殺,于魏國無所不利;并說其兵斗死正可減國中之賊。臧質即將魏太武帝書函送與魏軍士卒,曉諭他們不要為之賣命,并出賞格購魏太武帝的首級,以瓦解魏軍。魏軍以鉤車鉤城樓,城內宋軍系以大索,數百人呼喊著一起牽拉,車不能退。至夜晚,用大桶垂卒出城,截其鉤,獲得鉤車。魏軍又以沖車攻城, 因城堅固,沖車難以奏效。魏軍遂肉搏而上,輪番登城,殺傷以萬計。連攻3旬未能克。時魏軍又多染疾疫,五十萬大軍傷亡過半,又聞宋遣水軍從東海入淮水,并令彭城守軍斷魏軍歸路,魏太武帝遂率部于二月燃燒攻具退走。宋軍因兵力少,不敢追擊,僅出動若干船只,佯欲北渡淮水截其后,以促魏軍速撤。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