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石虎亂政

    十六國時期后趙國君石虎,生性殘酷。石勒死后,廢勒子弘自立,遷都鄴(今河北臨漳西南)。在位時與東晉、前燕、前涼交戰,窮兵黷武,強迫人民為兵。五丁取三;營建宮室,征調數十萬人;廢耕地為獵場,奪人妻女三萬充后宮,刑罰苛暴。死后不久,后趙即亡。

    中文名
    石虎亂政
    時期
    十六國時期后趙
    主要人物
    石虎
    主要角色

    石虎篡位

    后趙皇帝石虎,字季龍,羯族人,生于晉惠帝元康五年。石勒依附匈奴劉淵做了將軍。

    石虎性格殘忍,好馳獵,尤其好以彈弓射人,軍中頗以為患。石勒想殺了他,后來石虎漸漸長大,十八歲的時候,稍稍折節事人。他身長七尺五寸,英勇矯捷,弓馬嫻熟,勇冠當時,軍中莫不忌憚,石勒對他十分器重,拜為征虜將軍。軍中有勇敢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往往被石虎害死,前后所殺甚眾。攻下城池后,則將全城百姓屠戮坑斬,幾乎不留一個。石勒雖屢加譴責,但石虎依舊率性而為。他對手下雖嚴厲卻管得不寬,率兵征討所向無前,因此石勒對他一直十分信任。

    石勒本是趙國的大將,后來隨軍力的強大,另立“后趙”。

    咸和五年,趙王劉曜被石勒所擒,前趙滅亡,石勒稱帝。石虎滿以為自己功高他人一等,石勒稱帝后必能充任大單于,沒想到大單于之職為石勒之子石弘所得,凡軍國大事,多歸太子石弘參決。

    石虎開始對石勒不滿,徐光以及右仆射程遐勸石勒殺石虎以絕后患,石勒躊躇良久,因石虎累立大功,始終不忍奪石虎兵權。

    咸和七年(332年)六月,后趙國主石勒病重臥床,石虎進入禁中侍衛,矯稱詔令,群臣、親戚都不得入內,石勒病情的好壞,宮外無人得知。這件事證明,石勒對石虎的信任那是發自真心的,但是也證明石勒看錯了人。

    后趙延熙元年,石勒一死,石虎便命人收捕程遐與徐光,讓他的兒子石邃率兵宿衛宮廷,文武官員都驚駭奔散。太子石弘大懼,讓位于石虎,石虎拒絕。石弘拜石虎為丞相、魏王、大單于,加九錫,以魏郡等十三郡沐邑,總攝百揆。

    咸康元年,石虎將石弘廢為海陽王,同年石弘及其弟弟、母親程氏全部被殺死在幽居地。咸康三年,石虎改稱大趙天王,永和五年改稱趙皇帝,取代了石勒趙國。  

    暴政禍國

    建武二年石虎在襄國造太武殿,在鄴城造東西宮。太武殿的地基高二丈八尺,以彩色的碎石頭做成,下面有密室,里邊安置五百衛士。漆瓦、金鐺、銀楹、金柱、珠簾、玉壁,窮極技巧。太武殿基高二丈八尺,東西七十五步,所用柱、簾、壁全用金銀玉珠。又在顯陽殿后造了靈風臺九殿,選數萬美女充斥其間。石虎造獵車千乘,車轅長三丈,高一丈八尺,同時造格獸車四十乘,車上加建二層樓,令犯人在車里和猛獸格斗。濫增女官二十四等,東宮設官十二等。民間二十歲以下,十三歲以上的三萬多女子被征,分為三等之第配給官吏按第分派。石虎糟蹋民婦,日夜不休。

    當時境內大旱,餓殍遍野。河南的百姓大都流亡到東晉。石虎怪罪河南刺史管理不善,將河南刺史和手下官員五十多人全部斬首。他大興徭役,又派人將洛陽宮中的鐘、九龍、翁仲、飛廉等物,搬入鄴城。其中一口鐘沉入河里,以三百壯士泅水才撈起,岸上驅一百牛頭,才將鐘拖出水面。

    青州守吏報稱濟南平陵城北,有一個石頭雕制的老虎,忽然會動,走到城東南,后有狼群千余頭相隨,腳印都深陷入石頭中。石虎大悅:“石虎便是朕的名字。自西北徙至東南,大約天意佑朕得天下啊。”于是群臣皆來阿諛。石虎令民家每五戶出車一乘,牛二頭,米十五斛,絹十匹,違令者斬,繳不足的亦斬。百姓賣男鬻女湊不足數,多自縊道旁。

    石虎為聚斂金帛,發掘前代帝王的陵墓。又發近郡運土至鄴城北隅筑華林苑,天寒地凍,役夫凍死路上的有近萬人。

    骨肉相殘

    石虎有兩個兒子,長子是天王太子石邃,小名叫阿鐵,次子叫石遵,受封郡公。石邃秉性陰鷙,類似石虎。石虎立石邃為天王太子,太子石邃恃寵生驕,性情極為殘暴,比石虎有過之而無不及。他酗酒好色,縱欲無度,有時終日游畋,深夜才回來,有時深夜出宮去大臣家,見凡有姿色的婦女,就強迫交歡。有時他將宮女先濃妝艷抹,然后割下頭,將頭放在盤上,傳示四座。石邃從庵里掠來美貌的尼姑,大白天里宣淫,狎弄之后,便視女尼做豬羊一般,洗剝宰割,與豬羊肉合起來煮熟了吃,有剩下的就賜給左右,讓他們也分一杯人肉羹。

    河間公石宣與樂安公石韜,都是石邃的異母兄弟。石宣與石韜同樣得到了父親石虎的寵愛,石邃因此將他們視如眼中釘。石虎卻對此一點不知,他每日左抱嬌妾,右執酒杯,昏醉竟日,不問朝事。一次石邃有事呈報,石虎嫌他打擾了輕閑,便呵斥說:“這樣的小事,還要呈報么?”后來又一次石邃有事未加報聞,被石虎察覺,又召石邃斥罵:“為什么隱匿不報?”石邃復述了石虎以前說的不需呈報的話,惹得石虎大怒,將石邃鞭笞數百下。

    像這樣屢遭鞭責,石邃心里十分不平,私下對中庶子李顏等人說要殺了河間公石宣,李顏叩頭苦諫,石邃醉不能支,踉蹌而歸。

    石虎聽說石邃有病,遣女官去看石邃。石邃佯裝與女官說話,冷不防拔出佩劍,毆擊女官。石虎大怒,收逮李顏等三十余人,當面詰問。李顏便說了石邃的言行。石虎責備他輔導無方,將李顏推出斬首。

    石虎將石邃幽錮在東宮。才過了半天就放出來。石邃照常朝謁,卻不叩謝,拜畢便退。石虎令左右傳諭:“太子當入朝中宮,怎么可以這樣就走?”石邃好似沒有聽見,昂頭徑出。于是石虎怒不可遏,立刻廢石邃為庶人,仍舊把他拘禁起來。到了夜里,索性遣人殺了石邃全家,并殺東宮僚屬二百余人,廢其母,另立河間公石宣為天王太子。 

    自食惡果

    石虎派太子石宣與石宣弟石韜輪流管理國政,不必啟奏。石宣出入建天子旌旗,前呼后擁,戎卒隨從多至十八萬。他日夜荒淫,所經之地,必須窮極珍奇地供應,州縣多為之一空。石韜的行徑與其兄類似。

    石宣性情暴戾,即使在石虎面前,也有倨傲之色,石虎后悔不立石韜。石宣對石韜及父親石虎起了殺心。

    石宣忌諱石韜處處與自己爭先,石韜自建的宣光殿規模宏大,他就派人殺了石韜。

    石虎命左右將石宣軟禁起來,進一步得知石宣謀劃殺父奪權之事,更加怒不可遏,命人用鐵環穿通石宣的頷骨,鎖在柱上,以木槽乘塵糞土飯,迫使石宣食,仿佛喂豬一般。又取來殺石韜的刀箭,讓石宣伸舌吮舐上面的血痕。接著石虎將石宣割舌、剜目、刳腸、斷手足,最后活活燒死,其妻族及僚屬全部被殺或貶謫。

    石宣小兒子年幼可愛,石虎本不忍殺,后被石虎摔死。

    石虎又立小兒石世為太子,環顧子孫死亡迨盡,石虎悲悔交并,以致飲食無味,漸漸形銷骨立。晉永和六年因愁恐而死,終年五十四歲,在位十五年。這時離后趙滅亡也不遠了。 

    南北朝五胡亂華時期,草莽英雄層出不窮,石虎亦是其中一個。英雄不論成敗,但只縱橫天下的氣勢便足以令人神往。石虎事跡見《晉書-石季龍載記》,記述詳細周全,且有許多不可思議的民間謠傳。《晉書》云:“季龍心昧德義,幼而輕險,假豹姿于羊質,騁梟心于狼性,始懷怨懟,終行篡奪。于是窮驕極侈,勞役繁興,畚鍤相尋,干戈不息,刑政嚴酷,動見誅夷,亂爬瑁求哀無地,戎狄殘獷,斯為甚乎!既而父子猜嫌,兄弟仇隙,自相屠膾,取笑天下。”石虎為人偏激,多率性而為,他的兒子又一個個都像他一樣暴虐。

    古人說:三世為將后必衰。秦朝王翦、漢代李廣便是例子。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何況石虎積惡一生,殺人無數,自棄于人道。然而《晉書》也記錄石虎許多治理國家的明智舉措,即使后世唐太宗也稍遜一籌,但石虎毀在反復無常,好像蓋房子,前蓋后拆,永無寧日。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