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袁宏

    袁宏

    (文學家,史學家)
    中文名:
    袁宏
    別名:
    袁虎
    國籍:
    中國
    人物簡介:

    袁宏(約328年——約376年),字彥伯,小字虎,時稱袁虎。東晉玄學家、文學家、史學家。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最初的時候他是做謝安的參軍,后來擔任了桓溫的記室,并出任東陽太守。因為不滿當時已出的幾種《后漢書》,繼荀悅編著《漢紀》后,他編著了《后漢紀》,并著有《竹林名士傳》三卷及《東征賦》、《北征賦》、《三國名臣頌》等篇。今存《后漢紀》三十卷。太元初年去世。 

    晉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袁宏
    別名
    袁虎
    國籍
    中國
    出生地
    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
    出生日期
    約328年
    逝世日期
    約376年
    職業
    文學家,史學家
    代表作品
    《后漢紀》

    人物生平

    袁宏,晉成帝咸和三年(328年)出生于一個世族家庭。七世祖袁滂曾任東漢靈帝時的司徒,六世祖袁渙任過曹魏的郎中令,其后“袁氏子孫世有名位”。然而在袁宏年少的時候,其父臨汝令袁勖去世,家道因之中衰。袁宏詠史詩受到謝尚的賞識,謝尚任安西將軍、豫州刺史時,特聘其參議軍事,從此踏上仕途。桓溫北伐,袁宏奉命作露布,倚馬疾書,頃刻間即成七紙。但是袁宏不滿意桓溫的專橫跋扈和圖謀篡逆,因而于著文或談論中,多次冒犯桓溫,故“榮任不至”。直到桓溫死后,袁宏才由吏部郎出任東陽郡太守。不久,即于晉孝武帝太元元年(376年)病死在任所,時年四十九歲。 

    文史成就

    袁宏一生寫下詩賦誄表等計三百余篇,其中膾炙人口的則有北征賦和三國名臣序贊。當時,王珣發出“當今文章之美,故當共推此生”的感慨。所以袁宏是以“一時文宗”而著稱于世的

    。唐代撰修晉書時,仍將他列入文苑傳。但是袁宏的主要成就并不表現在文學方面,而是反映在他的史書編撰中。除了久已散佚的竹林名士傳外,后漢紀是他流傳至今的唯一精心史作。后漢紀仿荀悅漢紀而寫,是一部出色的編年體斷代史。其書共三十卷,約二十一萬多字。所載起自王莽末年的農民大起義,迄于曹丕代漢,劉備稱帝,記述了東漢二百余年的興衰史。后漢紀的成書要早于范曄《后漢書》五十余年,是現存有關東漢史史籍二大部中的一部。正如當年袁宏往往被人視作文章家而不是史學家一樣,后漢紀長期以來一直未能受到應有的重視,不能不令人為之惋惜。

    袁宏原有集20卷,已佚。有《后漢紀》三十卷,《正始名士傳》三卷,《竹林名士傳》三卷,《中朝名士傳》若干卷,《集》二十卷。《后漢紀》的撰寫,經歷了近十年的時間。除竹林名士傳外,《后漢紀》是他流傳至今的唯一精心史作,今存30卷。逯欽立《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及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錄其詩、賦、序、贊、碑、銘、疏、表等20余篇,亦多殘缺。

    歷史評價

    劉勰:“袁宏發軫以高驤,故卓出而多偏。” 

    成語典故

    倚馬千言

    桓溫領兵北征時,命令袁宏靠著馬擬公文,一會兒他就寫成了七張紙,而且做得很好。后人因以“倚馬”或“倚馬千言”來比喻文思敏捷。出自《世說新語·文學》,原文為“桓宣武北征,袁虎時從,被責免官,會須露布文,喚袁倚馬前令作,手不輟筆,俄得七紙,殊可觀”。唐朝詩人吳融《靈池縣見早梅》詩引用此典故,曰“棲身未識登龍地,落筆原非倚馬才。”

    揚風仁政

    袁宏出任東陽太守時,謝安曾以一扇相贈,袁宏答謝道:“輒當奉揚仁風,慰彼黎庶。”后人因以“揚風仁政”來比喻為官清廉仁厚。

    相關文獻

    《晉書》

    袁宏字彥伯,侍中猷之孫也。父勖,臨汝令。宏有逸才,文章絕美,曾為詠史詩,是其風情所寄。少孤貧,以運租自業。謝尚時鎮牛渚,秋夜乘月,率爾與左右微服泛江。會宏在舫中諷詠,聲既清會,辭又藻拔,遂駐聽久之,遣問焉。答云:“是袁臨汝郎誦詩。”即其詠史之作也。尚傾率有勝致,即迎升舟,與之譚論,申旦不寐,自此名譽日茂。

    尚為安西將軍、豫州刺史,引宏參其軍事。累遷大司馬桓溫府記室。溫重其文筆,專綜書記。后為東征賦,賦末列稱過江諸名德,而獨不載桓彝。時伏滔先在溫府,又與宏善,苦諫之。宏笑而不答。溫知之甚忿,而憚宏一時文宗,不欲令人顯問。后游青山飲歸,命宏同載,眾為之懼。行數里,問宏云:“聞君作東征賦,多稱先賢,何故不及家君?”宏答曰“尊公稱謂非下官敢專,既未遑啟,不敢顯之耳。”溫疑不實,乃曰:“ 君欲為何辭?”宏即答云:“風鑒散朗,或搜或引,身雖可亡,道不可隕,宣城之節,信義為允也。”溫泫然而止。宏賦又不及陶侃,侃子胡奴嘗于曲室抽刃問宏曰:“家君勛跡如此,君賦云何相忽?”宏窘急,答曰: “我已盛述尊公,何乃言無?”因曰:“精金百汰,在割能斷,功以濟時,職思靜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 ”胡奴乃止。

    后為三國名臣頌曰:

    夫百姓不能自牧,故立君以治之;明君不能獨治,則為臣以佐之。然則三五迭隆,歷代承基,揖讓之與干戈,文德之與武功,莫不宗匠陶鈞而群才緝熙,元首經略而股肱肆力。雖遭罹不同,跡有優劣,至于體分冥固,道契不墜,風美所扇,訓革千載,其揆一也。故二八升而唐朝盛,伊呂用而湯武寧,三賢進而小白興,五臣顯而重耳霸。中古陵遲,斯道替矣。居上者不以至公理物,為下者必以私路斯榮,御員者不以信誠率眾,執方者必以權謀自顯。于是君臣離而名教薄,世多亂而時不治,故蘧寧以之卷舒,柳下以之三黜,接輿以之行歌,魯連以之赴海。衰世之中,保持名節,君臣相體,若合符契,則燕昭、樂毅古之流矣。夫未遇伯樂,則千載無一驥;時值龍顏,則當年控三杰,漢之得賢,于斯為貴。高祖雖不以道勝御物,群下得盡其忠;蕭曹雖不以三代事主,百姓不失其業。靜亂庇人,抑亦其次。夫時方顛沛,則顯不如隱;萬物思治,則默不如語。是以古之君子不患弘道難,患遭時難,遭時匪難,遇君難。故有道無時,孟子所以咨嗟;有時無君,賈生所以垂泣。夫萬歲一期,有生之通涂;千載一遇,賢智之嘉會。遇之不能無欣,喪之何能無慨。古人之言,信有情哉!余以暇日常覽國志,考其君臣,比其行事,雖道謝先代,亦異世一時也。

    文若懷獨見之照,而有救世之心,論時則人方涂炭,計能則莫出魏武,故委圖霸朝,豫謀世事。舉才不以標鑒,故人亡而后顯;籌畫不以要功,故事而至后定。雖亡身明順,識亦高矣。

    董卓之亂,神器遷逼,公達慨然,志在致命。由斯而譚,故以大存名節。至如身為漢隸而跡入魏幕,源流趣舍,抑亦文若之謂。所以存亡殊致,始終不同,將以文若既明且哲,名教有寄乎!夫仁義不可不明,則時宗舉其致;生理不可不全,故達識攝其契。相與弘道,豈不遠哉!

    崔生高朗,折而不撓,所以策名魏武、執笏霸朝者,蓋以漢主當陽,魏后北面者哉!若乃一旦進璽,君臣易位,則崔生所以不與,魏氏所以不容。夫江湖所以濟舟,亦所以覆舟;仁義所以全身,亦所以亡身。然而先賢玉摧于前,來哲攘袂于后,豈天懷發中,而名教束物者乎!

    孔明盤桓,俟時而動,遐想管樂,遠明風流,治國以禮,人無怨聲,刑罰不濫,沒有余泣,雖古之遺愛,何以加茲!及其臨終顧讬,受遺作相,劉后授之無疑心,武侯受之無懼色,繼體納之無貳情,百姓信之無異辭,君臣之際,良可詠矣!

    公瑾卓爾,逸志不群,總角料主,則素契于伯符;晚節曜奇,則三分于赤壁。惜其齡促,志未可量。

    子布佐策,致延譽之美,輟哭止哀,有翼戴之功,神情所涉,豈徒謇諤而已哉!然杜門不用,登壇受譏。夫一人之身所照未異,而用舍之間俄有不同,況沈跡溝壑,遇與不遇者乎!

    夫詩頌之作,有自來矣。或以吟詠情性,或以紀德顯功,雖大指同歸,所讬或乖。若夫出處有道,名體不滯,風軌德音,為世作范,不可廢也。復綴序所懷,以為之贊曰:火德既微,運纏大過。洪飆扇海,二溟揚波。虬獸雖驚,風云未和。潛魚擇川,高鳥候柯。赫赫三雄,并回干軸。競收杞梓,爭采松竹。鳳不及棲,龍不暇伏。谷無幽蘭,嶺無停菊。

    英英文若,靈鑒洞照。應變知微,頤奇賞要。日月在躬,隱之彌曜。文明映心,鉆之愈妙。滄海橫流,玉石俱碎。達人兼善,廢己存愛。謀解時紛,功濟宇內。始救生靈,終明風概。

    公達潛朗,思同蓍蔡。運用無方,動攝群會。爰初發跡,遘此顛沛。神情玄定,處之彌泰。愔愔幕里,算無不經。亹亹通韻,跡不暫停。雖懷尺璧,顧哂連城。智能極物,愚足全生。

    郎中溫雅,器識純素。貞而不諒,通而能固。恂恂德心,汪汪軌度。志成弱冠,道數歲暮。仁者必勇,德亦有言。雖遇履尾,神氣恬然。行不修飾,名節無愆。操不激切,素風愈鮮。

    邈哉崔生,體正心直。天骨疏朗,墻岸高嶷。忠存軌跡,義形風色。思樹芳蘭,翦除荊棘。人惡其上,世不容哲。瑯瑯先生,雅杖名節。雖遇塵霧,猶震霜雪。運極道消,碎此明月。

    景山恢誕,韻與道合。形器不存,方寸海納。和而不同,通而不雜。遇醉忘辭,在醒貽答。

    長文通雅,義格終始。思戴元首,擬伊同恥。人未知德,懼若在己。嘉謀肆庭,讜言盈耳。玉生雖麗,光不逾把。德積雖微,道映天下。

    邈哉太初,宇量高雅。器范自然,標準無假。全身由直,跡洿必偽。處死匪難,理存則易。萬物波蕩,孰任其累!六合徒廣,容身靡寄。君親自然,匪由名教。愛敬既同,情禮兼到。

    烈烈王生,知死不撓。求仁不遠,期在忠孝。

    玄伯剛簡,大存名體。志在高構,增堂及陛。端委獸門,正言彌啟。臨危致命,盡其心禮。

    堂堂孔明,基宇宏邈。器同生靈,獨稟先覺。標榜風流,遠明管樂。初九龍盤,雅志彌確。百六道喪,干戈迭用。茍非命世,孰掃氛雺!宗子思寧,薄言解控。釋褐中林,郁為時棟。

    士元弘長,雅性內融。崇善愛物,觀始知終。喪亂備矣,勝涂未隆。先生標之,振起清風。綢繆哲后,無妄惟時。夙夜匪懈,義在緝熙。三略既陳,霸業已基。

    公琰殖根,不忘中正。豈曰模擬,實在雅性。亦既羈勒,負荷時命。推賢恭己,久而可敬。

    公衡沖達,秉志淵塞。媚茲一人,臨難不惑。疇昔不造,假翮鄰國。進能徽音,退不失德。六合紛紜,人心將變。鳥擇高梧,臣須顧眄。

    公瑾英達,朗心獨見。披草求君,定交一面。桓桓魏武,外讬霸跡。志掩衡霍,恃戰忘敵。卓卓若人,曜奇赤壁,三光參分,宇宙暫隔。

    子布擅名,遭世方擾。撫翼桑梓,息肩江表。王略威夷,吳魏同寶。遂贊宏謨,匡此霸道。桓王之薨,大業未純。把臂讬孤,惟賢與親。輟哭止哀,臨難忘身。成此南面,實由老臣。才為世生,世亦須才。得而能任,貴在無猜。

    昂昂子敬,拔跡草萊。荷檐吐奇,乃構云臺。

    子瑜都長,體性純懿。諫而不犯,正而不毅。將命公庭,退忘私位。豈無鹡鸰,固慎名器。

    伯言謇謇,以道佐世。出能勤功,入亦獻替。謀寧社稷,解紛挫銳。正以招疑,忠而獲戾。

    元嘆邈遠,神和形檢。如彼白珪,質無塵點。立行以恒,匡主以漸。清不增潔,濁不加染。

    種翔高亮,性不和物。好是不群,折而不屈。屢摧逆鱗,直道受黜。嘆過孫陽,放同賈屈。

    莘莘眾賢,千載一遇。整轡高衢,驤首天路。仰揖玄流,俯弘時務。名節殊涂,雅致同趣。日月麗天,瞻之不墜。仁義在躬,用之不匱。尚想遐風,載揖載味。后生擊節,懦夫增氣。

    桓溫北征,作北征賦,皆其文之高者。嘗與王珣、伏滔同在溫坐,溫令滔讀其北征賦,至“聞所傳于相傳,云獲麟于此野,誕靈物以瑞德,奚授體于虞者!疚巴父之洞泣,似實慟而非假。豈一性之足傷,乃致傷于天下”,其本至此便改韻。珣云:“此賦方傳千載,無容率耳。今于‘天下’之后,移韻徙事,然于寫送之致,似為未盡。”滔云:“得益寫韻一句,或為小勝。 ”溫曰:“卿思益之。”宏應聲答曰:“感不絕于余心,愬流風而獨寫。”珣誦味久之,謂滔曰:“當今文章之美,故當共推此生。”

    性強正亮直,雖被溫禮遇,至于辯論,每不阿屈,故榮任不至。與伏滔同在溫府,府中呼為“袁伏”。宏心恥之,每嘆曰:“公之厚恩未優國士,而與滔比肩,何辱之甚。”

    謝安常賞其機對辯速。后安為揚州刺史,宏自吏部郎出為東陽郡,乃祖道于冶亭。時賢皆集,安欲以卒迫試之,臨別執其手,顧就左右取一扇而授之曰:“聊以贈行。”宏應聲答曰:“輒當奉揚仁風,慰彼黎庶。 ”時人嘆其率而能要焉。

    宏見漢時傅毅作顯宗頌,辭甚典雅,乃作頌九章,頌簡文之德,上之于孝武。

    太元初,卒于東陽,時年四十九。撰后漢紀三十卷及竹林名士傳三卷、詩賦誄表等雜文凡三百首,傳于世。

    三子:長超子,次成子,次明子。明子有父風,最知名,官至臨賀太守。 

    《續晉陽秋》

    袁宏字彥伯,陳郡人,魏郎中令煥六世孫也。祖猷,侍中。父勖,臨汝令。宏起家建威參軍、安南司馬記室。太傅謝安賞宏機捷辯速,自吏部郎出為東陽郡,乃祖之于冶亭。時賢皆集,安欲卒迫試之,執手將別,顧左右取一扇而贈之。宏應聲答曰:‘輒當奉揚仁風,慰彼黎庶。’合坐嘆其要捷。性直亮,故位不顯也。在郡卒。

    宏為大司馬記室參軍。后為東征賦,悉稱過江諸名望。時桓溫在南州,宏語眾云:‘我決不及桓宣城。’時伏滔在溫府,與宏善,苦諫之宏笑而不答。滔密以啟溫,溫甚忿,以宏一時文宗,又聞此賦有聲,不欲令人顯問之。后游青山,飲酌既歸,公命宏同載,眾為危懼。行數里,問宏曰:‘聞君作東征賦,多稱先賢,何故不及家君?’宏答曰:‘尊公稱謂,自非下官所敢專,故未呈啟,不敢顯之耳。’溫乃云:‘君欲為何辭?’宏即答云:‘風鑒散朗,或搜或引,身雖可亡,道不可隕,則宣城之節,信為允也。’溫泫然而止。二說不同,故詳載焉。

    宏從溫征鮮卑,故作北征賦,宏文之高者。”宏集載其賦云:“聞于相傳,云獲麟于此野,誕靈物以瑞德,奚授體于虞者!悲尼父之慟泣,似實慟而非假,豈一物之足傷,實致傷于天下。感不絕于余心,□流風而獨寫。”晉陽秋曰:“宏嘗與王珣、伏滔同侍溫坐,溫令滔讀其賦,至‘致傷于天下’,于此改韻。云:‘此韻所詠,慨深千載。今于“天下”之后便移韻,于寫送之致,如為未盡。’滔乃云:‘得益寫一句,或當小勝。’桓公語宏:‘卿試思益之。’宏應聲而益,王、伏稱善。

    虎少有逸才,文章絕麗,曾為詠史詩,是其風情所寄。少孤而貧,以運租為業。鎮西謝尚時鎮牛渚,乘秋佳風月,率爾與左右微服泛江。會虎在運租船中諷詠,聲既清會,辭文藻拔,非尚所曾聞,遂住聽之。乃遣問訊,答曰:‘是袁臨汝郎誦詩。’即其詠史之作也。尚佳其率有勝致,即遣要迎,談話申旦,自此名譽日茂。”

    世說新語

    言語篇

    古文

    袁彥伯為謝安南司馬,都下諸人送至瀨鄉。將別,既自凄惘,嘆曰:“江山遼落,居然有萬里之勢。”

    白話

    袁彥伯出任安南將軍謝奉的司馬,京都友人送行一直送到瀨鄉,快分手時,他不勝傷感愁悶,慨嘆道:“江山如此遼闊,竟然有萬里的氣勢。”

    文學篇

    古文

    袁虎少貧,嘗為人傭載運租。謝鎮西經船行,其夜清風朗月,聞江渚間估客船上有詠詩聲,甚有情致,所誦五言,又其所未嘗聞,嘆美不能已。即遣委曲訊問,乃是袁自詠其所作詠史詩。因此相要,大相賞得。

    桓宣武命袁彥伯作北征賦。既成,公與時賢共看,咸嗟嘆之。時王珣在坐,云“恨少一句得寫字足韻當佳”,袁即于坐攬筆益云:“感不絕于余心,溯流風而獨寫。”公謂王曰:“當今不得不以此事推袁。”

    袁彥伯作名士傳成,見謝公,公笑曰: “我嘗與諸人道江北事,特作狡獪耳。”彥伯遂以箸書。注曰:宏以夏侯太初、何平叔、王輔嗣為正始名士。阮嗣宗、嵇叔夜、山巨源、向子期、劉伯倫、阮仲容、王浚仲為竹林名士。裴叔則、樂彥輔、王夷甫、庾子嵩、王安期、阮千里、衛叔寶、謝幼輿為中朝名士。

    桓宣武北征,袁虎時從,被責免官。會須露布文,喚袁倚馬前,令作。手不輟筆,俄得七紙,殊可觀。東亭在側,極嘆其才。袁虎云:“當令齒舌間得利。”

    袁宏始作東征賦,不道陶公。胡奴誘之狹室中,臨以白刃曰:“先公勛業如是,君作東征賦云何相忽略?”宏窘蹙無計,便答:“我大道公,何以云無?”因誦曰:“精金百煉,在割能斷,功則治人,職思靖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

    白話

    袁虎年輕時家里很窮,曾經受雇替人運送租糧。這時,鎮西將軍謝尚坐船出游,那一夜風清月明,忽然聽見江邊商船上有人吟詩,很有情味;所吟誦的五言詩,又是自己過去未曾聽過的,不禁贊嘆不絕。隨即派人去打聽底細,原來是袁虎吟詠自作的《詠史詩》。因此便邀請袁虎過來,對他非常贊賞,彼此十分投合。

    桓溫叫袁彥伯作一篇《北征賦》,賦寫好以后,桓溫和在座的賢士一起閱讀,大家都贊嘆寫得好。當時王珣也在座,說:“遺憾的是少了一句。如果用“寫”字足韻,就會更好。”袁彥伯立刻即席拿筆增加了一句:“感不絕于余心,溯流風而獨寫。”桓溫對王珣說:“從這件事看,當今不能不推重袁氏。”

    袁彥伯寫成了《名士傳》,帶去見謝安,謝安笑著說:“我曾經和大家講過江北時期的事,那不過是說著好玩罷了,彥伯竟拿來寫書!”

    桓溫率師北伐、當時袁虎也隨從出征,因事受到桓溫的責備,罷了官。正好急需寫一份告捷公文,桓溫便叫袁虎起草。袁虎靠在馬旁,手筆疾書,一會兒就寫了七張紙,寫得很好。當時東亭侯王地在旁邊,極力贊賞他的才華。袁虎說:“也該讓我從齒舌中得點好處。”

    袁宏起初寫《東征賦》的時候,沒有一句話說到陶侃。陶侃的兒子胡奴就把他騙到一個密室里,拔出刀來指著他,問道:“先父的功勛業績這樣大、您寫《東征賦》,為什么忽略了他?”袁宏很窘急,無計可施,便回答說:“我大大地稱道陶公一番,怎么說沒有寫呢?”于是就朗誦道:“精金百煉,在割能斷。功則治人、職思靖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

    寵禮篇

    古文

    桓宣武嘗請參佐入宿,袁宏、伏滔相次而至,蒞名府中。復有袁參軍,彥伯疑焉,令傳教更質,傳教曰:“參軍是袁、伏之袁,復何所疑!”

    白話

    桓溫曾經請他的屬官入府值宿,袁宏和伏滔接連來到。簽到值宿時,因府中還有個袁參軍,袁宏懷疑名單上的袁參軍不是自己,便叫傳令官再查問一下。傳令官說:“參軍就是袁、伏的袁,還懷疑什么?”(袁宏和伏滔一起任桓溫的參軍,將軍府的人合稱二人為“袁伏”。袁宏認為,把他和伏滔并列是一種恥辱。)

    輕詆篇

    古文

    桓公入洛,過淮泗,踐北境,與諸僚屬登平乘樓,眺矚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陸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諸人不得不任其責。”袁虎率而對曰:“運自有廢興,豈必諸人之過?”桓公懔然作色,顧謂四坐曰:“諸君頗聞劉景升不?有大牛重千斤。啖芻豆十倍于常牛,負重致遠,曾不若一羸牸。魏武入荊州,烹以饗士卒,于時莫不稱快。意以況袁,四坐既駭,袁亦失色。

    袁虎、伏滔同在桓公府,桓公每游宴,輒命袁伏。袁甚恥之,恒嘆曰:“公之厚意,未足以榮國士,與伏滔比肩,亦何辱如之!”

    白話

    桓溫進兵洛陽,經過淮水、泗水,踏上北方地區,和下屬們登上船樓,遙望中原,感慨地說道:“使國土淪陷,長時間成為廢墟,王夷甫(王衍)等人不能不承擔這一罪責!”袁虎輕率地回答說:“國家的命運本來有興有衰,難道都是他們的過錯?”桓溫神色威嚴,面露怒容,環顧滿座的人說:”諸位多少都聽說過劉景升吧?他有一條千斤重的大牛,吃的草料,比普通牛多十倍,可是拉起重載走遠路,簡直連一頭瘦弱的母牛都不如。魏武帝進入荊州后,把大牛殺了來慰勞士兵,當時沒有人不叫好。”桓溫本意是用大牛來比擬袁虎。滿座的人都震驚了,袁虎也大驚失色。

    袁虎和伏滔一同在桓溫的大司馬府中任職。桓溫每逢游樂宴飲,就叫袁虎和伏滔陪同。袁虎對此感到非常羞愧,常常對桓溫嘆息說:“您的深厚情意,不足以使國士感到光榮;把我和伏滔同等看待,還有什么恥辱比得上這個呢?”

    詩作選摘

    采菊詩

    息足回阿。圓坐長林。披榛即澗。藉草依陰。

    從征行方頭山詩

    峩峩太行。凌虛抗勢。天嶺交氣。窈然無際。

    澄流入神。玄谷應契。四象悟心。幽人來憇

    擬古詩

    高館百余仞。迢遞虛中亭。文幌曜瓊扇。碧疏映綺欞。

    詠史詩二首

    其一

    周昌梗槩臣。辭達不為訥。汲黯社稷器。棟梁表天骨。

    陸賈厭解紛。時與酒梼杌。婉轉將相門。一言和平勃。

    趨舍各有之。俱令道不沒。

    其二

    無名困螻蟻。有名世所疑。中庸難為體。狂狷不及時。

    楊惲非忌貴。知及有余辭。躬耕南山下。蕪穢不遑治。

    趙瑟奏哀音。秦聲歌新詩。吐音非凡唱。負此欲何之。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