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這位開國上將有條毛毯一直不敢用,22年后送給兒子,兒子也從來不用

    來源:講歷史2019-06-29 09:14:49責編:金大元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我國的開國上將都有許多傳奇的事跡,今天我們說的這位有條毛毯一直不敢用,22年后送給兒子,兒子也從來不用。洪學智,1913年2月出生于安徽省金寨縣雙河鎮黃鵠村,小…

    我國的開國上將都有許多傳奇的事跡,今天我們說的這位有條毛毯一直不敢用,22年后送給兒子,兒子也從來不用。

    洪學智,1913年2月出生于安徽省金寨縣雙河鎮黃鵠村,小時候放過牛,讀完小學后即學徒做工。1928年冬,參加中國共產黨地下黨領導的農民武裝聯莊隊,1929年3月,參加赤城游擊隊,從此走上革命道路。在革命生涯中,歷任班長、排長、連長、營政委、團政治處主任、師政治部主任、軍政治部主任、副師長、軍區副司令、軍區司令、縱隊司令、軍長、兵團副司令等職。身經百戰、戰功赫赫,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后方勤務司令部司令員、總后勤部部長、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主任、總后勤部部長兼政委、中央軍委副秘書長、政協副主席等職。1988年再次被授予上將軍銜(這在解放軍史上是絕無僅有的),2006年11月20日在北京病逝。

    洪學智將軍的夫人是張文,她是1919年出生于四川通江,1933年參加紅軍,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供給部被服廠班長。1935年2月入黨,參加紅四方面軍長征。1936年6月經王宏坤、馮明英夫婦等人介紹認識,她與洪學智在四川瞻化縣城結婚。后來,還擔任過抗大大隊醫務所護士、第四野戰軍縱隊家屬學校副校長、志愿軍留守處幼兒園主任、輕工業專科學校副校長、解放軍304醫院和后勤部管理局顧問,1983年離休。他們總共生育了8個子女。

    事件經過

    開國上將洪學智曾任我軍總后勤部部長,掌管著軍隊的財政大權,但就是這樣一位“財神爺”,對自己和家人卻非常摳門兒,誰也不能占便宜。

    141944996_5_20180821030247301.jpg

    1968年,洪學智的長子洪虎結婚了。按理說,兒子結婚,當父親的總該給孩子送點禮物,可洪學智太窮了,不知道該送什么好。最后,洪學智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把一條明顯有些年頭的舊毛毯送給了洪虎。

    有人不解,說你這么大的官,就不能買點能拿出手的禮物?洪學智說:“誰說這條舊毛毯拿不出手?這是我們洪家的傳家寶!”

    說起這條毛毯,還要追溯到1946年。當時,洪學智剛到齊齊哈爾,與黃克誠、陶鑄等人見面,然后率部隊去黑河剿匪,這事兒咱以前講過。黑河緯度高,天寒地凍,陶鑄擔心洪學智受不了寒冷的天氣,就送給他一條自己的毛毯。

    洪學智知道陶鑄這是關心自己,盛情難卻,就收了下來。但一轉身,洪學智就把這條毛毯珍藏了起來,即使是東北氣溫零下幾十度,也從來不用這條毛毯。

    至于為什么不用,洪學智說了兩點:“第一,這是陶鑄送給我的珍貴禮物,我舍不得用;第二,我軍講究官兵一致,普通戰士沒有毛毯蓋,我也不能搞特殊。”

    洪學智還對夫人張文說:“我不能搞特殊,你也不能搞特殊,洪家人都別想搞特殊。”洪學智把這條珍貴的毛毯送給洪虎后,洪虎也沒舍得用,而是精心保存了起來。晚年時,洪虎說:“父親讓我不能搞特殊,這句話我牢記了一輩子,這條毛毯就是證明。”

    洪學智收了陶鑄的毛毯,卻拒絕收內蒙古鄂爾多斯羊絨衫廠的羊絨衫。

    有一次,洪學智到內蒙古視察工作,這家羊絨衫廠就托人把幾件羊絨衫送給洪學智,說:“請洪將軍幫我們廠打打廣告,這幾件羊絨衫是給您的勞務費。”

    u=3456322759,1341255024&fm=173&app=49&f=JPEG_副本.jpg

    洪學智卻說:“做廣告可以,但東西不能收。如果我收了你的羊絨衫,那么酒廠做廣告送我酒,煙廠做廣告送我煙,電視機廠做廣告送我電視機,我收還是不收?收了,我豈不成了貪官,幾十年革命白干了?要一視同仁,誰的禮物我也不收,但能幫忙的我一定幫!”

    洪學智有個女婿,叫金元,是解放軍301醫院的科訓處處長。由于金元人品正直,業務優異,總后勤部就推薦他出任301醫院副院長。

    金元一開始對這事并不知情,還是洪學智把他找來談話,他才知道的。

    洪學智說:“我知道你的各方面條件都符合當副院長的標準,但是,誰讓你是我洪學智的女婿呢?你當副院長,即使我沒有任何表態,對外也說不清楚,別人會說金元有個好岳父才當上副院長的,對你的負面影響也很大。”

    金元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理解岳父的苦衷,就同意了,主動退出了副院長的候選名單。

    醫院領導名單出來后,還有人打聽,說金元表現這么好,又是洪部長的女婿,怎么沒當上副院長?金元對這樣的疑問,每次都是坦然地笑笑,從來不做解釋。

    除此之外,他還有很多傳奇的事跡。

    如1959年,時任解放軍后勤部部長的洪學智參加廬山會議。

    在批彭的聲浪中,他卻站了出來,替遭受冤屈的彭德懷說話:“彭總百團大戰至多不過是命令請示得晚,打鬼子什么時候都是對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總執行得很好,總不能也說錯吧?一個人有功有過,不能一說過就把功給抹殺了。”

    有人好心勸他說:“彭是一方面軍的,你是四方面軍的,彭是八路軍,你是新四軍,你在里面摻和什么?你不參與,人家都懷疑你,你一參與,就危險了。”

    洪學智說:“我不管他是什么一方面軍還是八路軍,我就是要把事實說清楚,開會的目的是教育,而不應該整人。”

    確實,洪學智本來與彭德懷無緣,只是因為抗美援朝戰爭,兩人才走到一起。當時彭老總要他兼任后勤司令員,一貫是指揮打仗他本能地服從了,但還是忍不住提出了一個條件:“回國后不再干后勤。”誰知彭老總卻把他批了一通,說:“共產黨員還講條件?回國后如果我當參謀長,跑不了你還得干后勤。”為此弄得洪學智面紅耳赤。

    141944996_2_20180821030246817_副本.png

    但是,就是在朝鮮戰場的血與火的戰斗歲月中,洪學智真正了解和懂得了彭德懷。但是,回國后,鐵面無私的彭德懷還真的讓洪學智繼續干后勤,先是當解放軍總后勤部副部長,兩年后升任部長。

    這一次洪學智在廬山會議上為彭德懷直言,很快,就被好心人說中,被戴上“劃不清界限”的帽子,被調到吉林省農業機械廳當廳長。

    盡管這樣,洪學智依然兢兢業業地工作。有人曾問他:“你從總后勤部部長到一個省的廳長,你不覺得虧嗎?”

    他說:“我參加革命不是為當官,有利于革命工作我就干。戰爭年代,包括抗美援朝戰爭,每個人都時刻準備為祖國光榮獻身,哪里還有心思想將來做什么官?即使到了和平時期,不論做什么官,干什么工作,還不是為了把國家建設好,讓祖國強大起來,使人民富裕起來過上好日子?雖然被降職了,但只要有工作干,能為黨和人民繼續做事情就別無所求了。”

    在“文化大革命”中,洪學智被打成“彭德懷的黑干將”,被造反派批斗。當造反派讓他揭發彭德懷,他不干,不說違心的話,依然堅持說彭德懷沒問題。造反派罵他是“三反分子”。他說:“我是三反分子,一反封建壓迫,二反帝國主義,三反國民黨反動派。”

    后來,洪學智被下放到農場勞動。專案組讓他寫思想匯報,交代自己的錯誤。洪學智倔強地說:“沒什么好寫的。你們說我是三反分子,我到底反了什么?我一不反對毛主席,二不反對毛澤東思想,三不反對黨,要我寫什么思想匯報?現在不寫,以后也不寫!你們看著辦!我不是‘三反分子’,我是‘三忠于分子’我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澤東思想、忠于黨的。以后歷史會證明的。”

    專案組組長不甘心,氣憤地說:“你這段時間的勞動態度怎么樣?”

    洪學智拍著桌子說:“你別問我!我在這里怎么樣你去問軍管會,你去問這里的群眾,以后再不要再來問我!”

    洪學智就是這樣一個硬漢,誰都拿他沒有辦法。

    那么對于這位開國上將,你還有何不同的見解呢?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