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明英宗被俘虜回來后是如何重新登上帝位的?

    來源:講歷史2018-08-16 12:23:01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十三,當石亨奉命代行祭祀事宜時,親眼看到景泰皇帝臥榻不起,兩目無光。憑著特有的政治敏感,石亨預感到景泰已是油盡燈枯,去日無多一個改…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正月十三,當石亨奉命代行祭祀事宜時,親眼看到景泰皇帝臥榻不起,兩目無光。憑著特有的政治敏感,石亨預感到景泰已是油盡燈枯,去日無多一個改朝換代的時刻就要到來——一旦景泰死去。當場就會爆發舉國無主的危機!而要迅速填補這種權力真空,只有兩條途徑:要么復立沂王為太子,并以最快的速度即位;要么擁立太上皇為皇帝。前者正是群臣日前所關心和期望的,這樣即使趕在景泰死前復儲成功,僧多粥少。自己也撈不到多少好處。而如果爆出冷門,擁立太上皇復辟成功,則為罕世奇助,富貴立至!

    想到這里,石亨頓時感到血脈流動加速,心臟毫無規則地亂跳起來。又一思,景泰雖然氣若游絲,畢竟還有一口熱氣,威勢仍然咄咄逼人,事成固然惠及子孫,一旦事敗,就會人頭落地且禍及滿門。但這一梢縱即逝的閃念立即又被無邊的富貴所遮掩。最后,石亨決定以身家性命為籌碼,擁立太上皇重登大位!

    明英宗被俘虜回來后是如何重新登上帝位的?

    事不宜遲,一定要搶在群臣之前動手。當天夜里,石亨秘密約請都督張軌、左都御史楊善、太監曹吉祥,在左副都御史徐有貞家中秘密集會。

    石亨四處張望了一下,壓低聲音說道:“皇上大病不起,行將歸天,現在儲位空懸,人心不安。依各位兄弟之見,是復立沂王為太子,還是擁立上皇復位?”

    雖然石亨的聲音已經降低到了最低分貝,但在與會者聽來,不啻于一聲驚雷,待到平靜下來,每個人心中都已經明百了這次秘密聚會的重大意義,而每個人又都幾乎為石亨天才的構想激動不已。曾因南遷之議而久遭壓抑的徐有貞,按捺不住一腔激憤,氣呼呼地說道:“上皇御宇天下十四年,萬民擁護,親率六師出征,為的是國家的利益。如今放著現成的皇帝不問,卻在為立儲復儲糾纏不休,都他媽讀書讀傻了。”

    太監曹吉祥聽后,禁不住拍手喝彩:“石公高明,的確不失為一著妙棋。我輩慚愧!”

    輪到張軌和楊善表態了,但二人欲言又止,猶像不決。徐有貞見狀,不惜以謊言進一步鼓動:“二位兄臺難道沒有聽說過,于謙、王文已經派人前去迎立襄王世子了嗎?他們若是占據擁截之功,我等又何以容身?”

    一席話終于打消了張軌和楊善的顧慮,都表示為了國家的利益,豁出去了。經過進一步密議,決定分頭行動,定于十七日早朝時,搶在景泰臨朝之前行動,擁立上皇重新登位。

    為了提高此次行動的合法性,石亨又密令曹太監伺機密告于太后,求得太后的支持。孫太后其實連做夢都盼著兒子復出江湖,如今夢就要圓了,自然是高興得滿臉開花,表示大力支持。

    就在石亨、徐有貞等人緊鑼密鼓地策劃太上皇復位之時,于謙等一千糊涂的臣子,卻仍然在復立沂王為太子的問題上爭論不休,經過一番或明或暗的較量,于謙等人的復儲之議終于占據了上風。直到正月十六日,上百名大臣情愿或不情堪地在聯名奏折上簽下名字,準備次日早朝時,從國家的長治久安為切入點.與景泰好好理論一番。

    明英宗被俘虜回來后是如何重新登上帝位的?

    隨著夜幕的降臨,石亨等人再度秘密聚會于徐有貞家中。盡管這只是一個平靜無波,看似千篇一律的夜晚,但在石、徐等人的眼中,卻又是一個極度恐懼又極度幸福的夜晚,功成則鮮花美灑,富貴榮華,失敗則人頭落地,萬劫不復。但無論如何,成功與失敗的概率務占一半。既然己經騎虎難下,既然已經別無選擇,那就只有閉著眼睛走下去.是禍是福,是死是活,就看天意了!

    每一個細節都經反復推敲后.石亨心里還是在打鼓,又讓徐有貞夜說天象,預測吉兇。徐有貞似模假樣地在屋頂上觀察了一會兒,隨后又神神秘秘回到屋內,閉目演示了一番后,突然腔調一變,模仿若被黃鼠狼附體的聲音說道:“紫薇星已有星變,今夜之事,天助成功,你們就不要客氣,放心給我去干吧!”

    石亨等人走后.徐有貞把家人召集在一起,神色莊嚴地說進:“我已觀過天象,今夜當有易主之變,你們放心守在家中,靜等找的好消息吧!”

    徐有貞話音未落,妻子早已嗚咽失聲,死死拖住徐有貞不放,邊哭邊罵:“去你的什么拘屁天象,瓦刺人入侵京城之前,你說什么‘熒惑入南斗’,逼著我們母子千里逃命,白白跑了一越蘇州,現在又來了個什么‘易主之變’一旦事敗,這滿門老小豈不全成了你的替罪羊?’

    此時的老徐早己把全家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心一橫,牙一咬一腳將妻子跳翻在地,厲聲說道:“建奇功,立偉業,就在今夜。功成則社稷之福,功敗則家族之禍。回來,找是人!回不來,我就是鬼!“言畢,一頭扎入暗夜之中。

    四鼓時分,石亨以夜巡為由,率領千余名兵士來到南宮門外。由于宮門鐵錮牢密,一時難以推開。心如火焚的徐有貞喝令取來巨木,撞門而入。英宗雖然事先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一見呼呼隆隆涌進的大隊人馬,還是冷不防嚇了一跳,不知道其中又有什么變故,禁不住心驚肉跳,渾身哆嗦起來。

    明英宗被俘虜回來后是如何重新登上帝位的?

    “陛下,事不宜遲.請即登輦上殿!”徐有貞搶步上前,將英宗扶進輦中,迅速撤離南宮。

    英宗一行接近東華門時,被守門禁軍厲聲喝止,隊伍被逼停止。英宗知道,僅憑石亨一個武清侯的名號,是誆不開禁城之門的,于是靜了靜神,挑動門簾.高聲喝進:“太上皇在此,立即開啟城門!”守門將上近前一看,車輦中赫然端坐著太上皇!立即跪倒一片,叩拜禮畢,開門放行。

    進人東華門后,車輦載著英宗直人奉天殿,兩階武士上前阻止,被英宗疾聲喝退。進入大殿,石亨、徐有貞等人立即攙扶英宗入座,隨后對英宗三拜九叩,齊聲高呼萬歲。

    此時已是正月十七日凌晨時分,按照景泰的旨意,今日他將帶病臨朝,所以群臣都起了個大早,在偏殿等待上朝。突然,奉天搬連續傳來呼喊聲、呵叱聲.群臣正自驚愕之際,突聽鐘鼓轟鳴,繼而各門大開。

    按照事先的謀劃.太上皇進人奉天殿后,提前鳴鐘,搶在景泰之前臨朗。一旦上皇臨御成為事實,復辟之舉即可宜布大功告成,景泰縱有通天本領,也回天無力,難以扭轉乾坤。

    鐘聲響過,群臣匆忙奔上殿去,但見殿上戒備森嚴,其相異于往常,將士執刀握劍,如臨大敵,又有四名全副武裝的武士分列御座兩側。群臣抬頭看時,無不大驚失色,不自覺地揉搓自己的眼睛——原來,高踞御座之上的,并不是當朝皇帝景泰爺,而是被幽禁南宮七年之久的太上皇!文武群臣還沒有從驚孩中回過神來,徐有貞突如其來的一聲厲喝,又像炸雷一樣滾過:“太上皇復正大位了,百官立即叩拜——”

    變起倉碎,群臣相互對望,但事已至此,無人敢于抗拒,只好分班排班,依次跪伏,高呼萬歲。

    明英宗被俘虜回來后是如何重新登上帝位的?

    文武群臣朝拜禮畢,英宗高懸的一顆心終于落下。面對懵懵懂懂而又驚恐萬狀的群臣,英宗用手指著徐有貞等人,緩緩說道:“他們因為皇帝有病而迎聯復位,這也是為國家未來著想,你們不要有太多的想法,仍舊用心辦事,聯會像從前一樣善待你們!”

    幾乎是在英宗臨朝接受群臣祝賀的同時,剛剛從病榻上掙扎著要下來,準備臨朝的景泰,突聞鐘鼓轟鳴,開始以為是視聽造成的幻覺,但當此起彼伏的“萬歲”之聲清晰傳來時,景泰病態發亮的股上居然露出古怪的笑念。就在這時,一隊錦衣衛已破門而人,把景泰強行從病榻上拖走,隨后幽禁于西宮之中。

    景泰被軟禁的同時,兵部尚書于謙、大學士王文也被當場拿下,鎖進錦衣衛大牢;景秦身邊的心腹太監王誠、舒良等人一并下獄問罪。

    石亨、徐有貞等人一手策劃的政變至此大獲成功,幽禁南宮七年之久的太上皇英宗,終于得以重見天日,順利登上了魂牽夢燒的皇帝寶座。

    這一成功的宮廷政變,史稱“奪門之變”。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