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古代十大天才名將

    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軍事家等等層出不窮,將整個中華文明推向了最高潮。在河清海晏的局面出現之前,靠的是無數的軍事家和將領們的征伐殺戮。他們臨危受命,在戰場上所向披靡,驅除入侵者,保家衛國。

    在這些軍事家或是將領中,有些是后天養成的,更多的人則是與生俱來的戰場之神。李牧、孫臏、項羽、衛青、霍去病、班超、周瑜、韋睿、郭子儀徐達等人就因他們卓越的軍事才能被后人譽為“古代十大天才名將”。

    李牧

    人物生平

    大破匈奴

    李牧是趙國北部邊境的良將。長期駐守代地雁門郡,防備匈奴。他有權根據需要設置官吏,防地內城市的租稅都送入李牧的幕府,作為軍隊的經費。他每天宰殺幾頭牛犒賞士兵,教士兵練習射箭騎馬,小心看守烽火臺,多派偵察敵情的人員,對戰士待遇優厚。訂出規章說:“匈奴如果入侵,要趕快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有膽敢去捕捉敵人的斬首。”匈奴每次入侵,烽火傳來警報,立即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不敢出戰。像這樣過了好幾年,人馬物資也沒有什么損失。可是匈奴卻認為李牧是膽小,就連趙國守邊的官兵也認為自己的主將膽小怯戰。趙王責備李牧,李牧依然如故。趙王發怒,把他召回,派別人代他領兵。 

    此后一年多里,匈奴每次來侵犯,就出兵交戰。出兵交戰,屢次失利,損失傷亡很多,邊境上無法耕田、放牧。趙王只好再請李牧出任。李牧閉門不出,堅持說有病。趙王就一再強使李牧出來,讓他領兵。李牧說:“大王一定要用我,我還是像以前那樣做,才敢奉命。”趙王答應他的要求。 

    李牧來到邊境,還按照原來的章程。匈奴好幾年都一無所獲,但又始終認為李牧膽怯。邊境的官兵每天得到賞賜可是無用武之地,都愿意打一仗。于是李牧就準備了精選的戰車一千三百輛,精選的戰馬一萬三千匹,敢于沖鋒陷陣的勇士五萬人,善射的士兵十萬人,全部組織起來訓練作戰。同時讓大批牲畜到處放牧,放牧的人民滿山遍野。匈奴小股人馬入侵,李牧就假裝失敗,故意把幾千人丟棄給匈奴。單于聽到這種情況,就率領大批人馬入侵。李牧布下許多奇兵,張開左右兩翼包抄反擊敵軍,大敗匈奴,殺死十多萬人馬。滅了襜襤(chānlán),打敗了東胡,收降了林胡,單于逃跑。此后十多年,匈奴不敢接近趙國邊境城鎮。 

    連卻秦軍

    李牧到朝中任職,約在公元前246年以后。他曾因國事需要調回朝中,以相國身份出使秦國,定立盟約,使秦國歸還了趙國之質子。 

    公元前245年,趙孝成王逝世,悼襄王繼位。

    公元前244年,讓樂乘代替廉頗大將軍之職位,廉頗一怒之下,領軍攻擊樂乘,樂乘逃走,廉頗也就帶領自己部下,投奔魏國去了。當時,趙奢、藺相如已死,李牧成為朝中重臣。

    公元前243年,趙王派李牧進攻燕國,攻下燕國的武遂(現河北省徐水縣西北的遂城鎮)、方城(現河北省固安縣南)。

    公元前242年,趙王派將軍龐煖再次進攻燕國,殺死燕將劇辛。

    公元前235年,悼襄王逝世,趙王遷即位。

    公元前234年,秦大將桓齮攻取趙的平陽(今河北省邯鄲市磁縣東南),武城(今山東省武城西)殺趙將扈輒于武遂,斬殺趙軍十萬。

    公元前233年,桓齮又乘勝進擊,率軍東出上黨,越太行山自北路深入趙國后方,攻占了赤麗、宜安(今河北蒿城西南二十里),進攻趙的后方,直向邯鄲進軍,形勢危急。趙王遷從代雁門調回李牧,任命其為大將軍,率所部南下,指揮全部趙軍反擊秦軍。

    李牧率邊防軍主力與邯鄲派出的趙軍會合后,在宜安附近與秦軍對峙。他認為秦軍連續獲勝,士氣甚高,如倉促迎戰,勢難取勝。遂采取筑壘固守,避免決戰,俟敵疲憊,伺機反攻的方針,拒不出戰。

    桓齮認為,過去廉頗以堅壘拒王龁,今天李牧亦用此計;秦軍遠出,不利持久。他率主力進攻肥下,企圖誘使趙軍往援,俟其脫離營壘后,將其擊殲于運動之中。李牧洞悉敵情,不為所動。當趙將趙蔥建議救援肥下時,他說“敵攻而我救,是致于人”,乃“兵家所忌”。秦軍主力去肥后,營中留守兵力薄弱;又由于多日來趙軍采取守勢,拒不出戰,秦軍習以為常,疏于戒備。李牧遂乘機一舉襲占秦軍大營,俘獲全部留守秦軍及輜重。李牧判斷桓齮必將回救,遂部署一部兵力由正面阻擊敵人,將主力配置于兩翼。當正面趙軍與撤回秦軍接觸時,立即指揮兩翼趙軍實施鉗攻。經激烈戰斗,大破秦軍。李牧因功被封為武安君。

    公元前232年,秦王嬴政再次派秦軍入侵,秦軍兵分兩路攻趙,以一部兵力由鄴(今河北臨漳西南)北上,準備渡漳水向邯鄲進迫,襲擾趙都邯鄲,自率主力由上黨出井陘(今河北井陘西北),企圖拊邯鄲之背。將趙攔腰截斷,進到番吾(現河北省平山縣南),因李牧率軍抗擊,邯鄲之南有漳水及趙長城為依托,秦軍難以迅速突破。李牧遂決心采取南守北攻,集中兵力各個擊破的方針。他部署司馬尚在邯鄲南據守長城一線,自率主力北進,反擊遠程來犯的秦軍。兩軍在番吾附近相遇。李牧督軍猛攻,秦軍受阻大敗。李牧即回師邯鄲,與司馬尚合軍攻擊南路秦軍。秦南路軍知北路軍已被擊退后,料難獲勝,稍一接觸,即撤軍退走。李牧擊破秦軍的同時,南距韓、魏。 

    慘遭冤殺

    公元前229年,趙國由于連年戰爭,再加北部代地地震,大面積饑荒,國力已相當衰弱。秦王嬴政乘機派大將王翦親自率主力直下井陘(今河北井陘縣),楊端和率河內兵卒,共領兵幾十萬進圍趙都邯鄲。趙王任命李牧為大將軍,司馬尚為副將,傾全軍抵抗入侵秦軍。

    王翦知道李牧不除,秦軍在戰場上不能速勝,遂稟告秦王,再行反間故計,派奸細入趙國都城邯鄲,用重金收買了那個誣陷過廉頗的趙王遷近臣郭開,讓郭開散布流言蜚語,說什么李牧、司馬尚勾結秦軍,準備背叛趙國。昏聵的趙王遷一聽到這些謠言,不加調查證實,立即委派宗室趙蔥和齊人投奔過來的顏聚去取代李牧和司馬尚。一直信守“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重視獨立行事權的李牧接到這道命令,為社稷和軍民計而不從,趙王暗中布置圈套捕獲李牧并斬殺了他,司馬尚則被廢棄不用。趙國臨戰而親佞臣誅無辜忠誠良將,只過了三個月,到了公元前228年,王翦乘勢急攻,大敗趙軍,平定東陽地區(約今河北邢臺地區),趙蔥戰死,顏聚逃亡。秦軍攻下邯鄲后,俘趙王遷及顏聚。趙國公子嘉逃代(今河北蔚縣東北)稱王。

    公元前222年,秦滅代,俘虜公子嘉,趙國最終滅亡。 

    人物評價

    總評

    武安君李牧是戰國末年東方六國最杰出的將領之一。深得士兵和人民的愛戴,有著崇高的威望。在一系列的作戰中,他屢次重創敵軍而未嘗敗,顯示了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尤其是破匈奴之戰和肥之戰,前者是中國戰爭史中以步兵大兵團全殲騎兵大兵團的典型戰例,后者則是圍殲戰的范例。他的無辜被害,使趙國自毀長城,也使后人扼腕嘆恨。 

    歷代評價

    劉恒:“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時為吾將,吾豈憂匈奴哉!”

    馮唐:“天下之將,獨有廉頗、李牧耳。”

    司馬貞:“頗牧不用,王遷囚虜。” 

    徐鈞:“良將身亡趙亦亡,百年遺恨一馮唐。當時不受讒臣間,呂政何由返故鄉。” 

    王質:“李牧之在雁門,法主于守,守乃所以為戰;祖逖之在河南,法主于戰,戰乃所以為和;羊祜之在襄陽,法主于和,和乃所以為守。是和戰、守本殊涂而同歸者也。” 

    蘇洵:“洎牧以讒誅,邯鄲為郡。惜其用武而不終也。”

    司馬光:“椎牛饗壯士,拔距養奇材。虜帳方驚避,秦金已闇來。旌旗移幕府,荊棘蔓叢臺。部曲依稀在,猶能話郭開。” 

    何去非:“昔者冒頓之滅東胡、李牧之大破匈奴者,中之以其驕也;趙奢之破秦軍,周亞夫之敗吳楚者,中之以其怠也。” 

    劉克莊:“說客為秦諜,君王信郭開。向令名將在,兵得到叢臺。” 

    陳元靚:“三年不鳴,一鳴驚人。啾啾之群,焉知屈伸之徒,奚分否臧。用之則行,舍之則藏 。賢哉武安,志勝霜霰。眾謂我怯,隱則難見。 邊復我用,計亦自善。不捕一虜,不射一箭。先乃雌伏,后則虎変。匈奴所畏,燕秦不戰。易若摧枯,疾如激電。終惑讒言,反袂拭面。 ” 

    胡三省:“趙之所侍者李牧,而卒殺之,以速其亡。”

    黃道周:“李牧良將,為趙守邊。市租入幕,饗士無厭。烽火獨謹,騎射習兼。邊患即入,收保為先。不許浪戰,戰則斬焉。盡以為怯,易將火炎。戰不得一,敗亦失千。再請牧出,法只如前。士感愿戰,然后戒嚴。出其不意,誘其兵添。一戰破之,膽落心寒。不敢犯境,十有余年。如此功業,宜標凌煙。一不奉命,身首莫全。嗚呼哀哉,為將難言。” 

    鄭觀應:“古之為將者,經文緯武,謀勇雙全;能得人,能知人,能愛人,能制人;省天時之機,察地理之要,順人和之情,詳安危之勢。凡古今之得失治亂,陣法之變化周密,兵家之虛實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無不洞識。如春秋時之孫武、李牧,漢之韓信、馬援、班超、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儀、李光弼,宋之宗澤、岳飛,明之戚繼光,俞大猷等諸名將,無不通書史,曉兵法,知地利,精器械,與今之泰西各國講求將才者無異。” 

    后世地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大將軍武安君李牧”。 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孫臏、田單、廉頗、趙奢、王翦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李牧。

    影視形象

    2001年電視劇《尋秦記》:張山飾演李牧。

    查看更多>>

    孫臏

      人物生平

       家世出身   孫臏的先祖是陳國公子陳完,陳完的曾孫陳無宇有子陳書,因討伐莒國有功,被齊景公賜姓孫,改名孫書,封于樂安作為食邑,是媯姓孫氏的始祖。孫書之子孫憑生孫武,孫武因躲避齊國國內發生的陳、鮑、高、國四族之亂而出奔吳國,有子三人,孫馳、孫明和孫敵。次子孫明有子孫順,孫順有子孫機,孫機有子孫操,孫操即為孫臏之父。 但唐代孫壬林自述家族世系的碑文卻記載孫臏是衛武公的后代。   逃奔齊國   孫臏曾與龐涓為同窗,二人一起拜師學習兵法。 龐涓后來出仕魏國,擔任了魏惠王的將軍,但是他認為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孫臏,于是暗地派人將孫臏請到魏國加以監視。孫臏到魏國后,龐涓嫉妒他的才能,于是捏造罪名將孫臏處以臏刑和黥刑,砍去了孫臏的雙足 并在他臉上刺字,想使他埋沒于世不為人知。當齊國使者出使至魏國首都大梁(今河南省開封市)時,孫臏以刑徒的身份秘密拜見齊國使者,用言辭打動了他。齊國使者覺得孫臏不同凡響,于是偷偷地用車將他載回齊國。逃奔到齊國的孫臏得到了田忌的賞識,于是他寄居于田忌門下擔任門客。   田忌賽馬   田忌經常與齊國諸公子賽馬,設重金作為賭注。孫臏發現比賽的馬腳力都差不多,可分為上、中、下三等,于是建議田忌加大賭注,并且向他保證必能取勝。田忌于是與齊威王和諸公子設千金作為賭注,比試賽馬。孫臏讓田忌用下等馬替換上等馬,與齊威王的上等馬比賽,首場大敗;隨后孫臏又讓田忌用上等馬替換中等馬、中等馬替換下等馬,分別與齊威王的中等馬及下等馬比賽,結果田忌兩勝一負,最終贏得齊威王的千金賭注,孫臏由此名聲大振,這揭示軍事上一條重要規律:著眼全局,舍棄局部,出奇制勝。孫臏在“田忌賽馬”故事中所采用的方法,被視為“策對論”的最早運用。   田忌將孫臏推薦給齊威王,齊威王向他請教兵法并讓他擔任自己的兵法教師。   桂陵之戰   公元前354年,趙國進攻魏國的盟國衛國,奪取了漆及富丘兩地(均在今河南省長垣縣), 此舉招致了魏國的干涉,魏國派兵包圍趙國首都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 次年,趙國派使者向齊、楚兩國求救。齊威王召集大臣們商議,鄒忌反對救援,而段干朋則建議齊威王分兵一路向南攻打襄陵(今河南省睢縣)來疲勞魏軍,然后趁魏軍攻破邯鄲后救援趙國,這樣既救援了趙國,又同時削弱了魏、趙兩國。齊威王采納段干朋的建議,兵分兩路,一路齊軍圍攻魏國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   公元前353年,齊軍兵分兩路,一路與宋國景敵、衛國公孫倉所率部隊會合,圍攻魏國的襄陵。 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齊威王打算讓孫臏擔任主將,但孫臏以遭受過酷刑、身體有殘疾為由拒絕。齊威王于是任命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讓坐在帶著蓬帳的車子中出謀劃策。 此時魏軍主力已攻破趙國首都邯鄲, 龐涓率軍八萬到達茬丘,隨后進攻衛國,齊國方面田忌、孫臏率軍八萬到達齊、魏兩國邊境地區。田忌想要直接與魏軍主力交戰,但被孫臏阻止。孫臏認為魏國長期攻打趙國,主力消耗于外,老弱疲憊于內,國內防務空虛,應當采用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戰術,直搗魏國首都大梁迫使魏國撤軍,魏國一撤軍,趙國自然得救。孫臏于是建議田忌南下佯攻魏國的平陵(今山東省定陶縣東北),因為平陵城池雖小,但管轄的地區很大,人口眾多,兵力很強,是東陽地區(指魏國首都大梁以東的地區)的戰略要地,很難被攻克;而且平陵南面是宋國,北面是衛國,進軍途中要經過市丘,容易被切斷糧道,佯攻此地能很好的迷惑魏軍,造成龐涓產生齊軍主將指揮無能的錯覺。田忌采納孫臏的計謀,拔營向平陵進軍。接近平陵時,孫臏向田忌建議由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高唐(今山東省高唐縣)兩城的都大夫率軍直接向平陵發動攻擊,吸引魏軍主力,果然攻打平陵的兩路齊軍大敗。孫臏讓田忌一面派出輕裝戰車,直搗魏國首都大梁的城郊,激怒龐涓迫使其率軍回援;一面讓田忌派出少數部隊佯裝與龐涓的部隊交戰,故作示弱使其輕敵。田忌按孫臏的要求一一照辦,龐涓果然丟掉輜重,以輕裝急行軍晝夜兼程回救大梁。孫臏帶領主力部隊在桂陵(今河南省長垣縣西南)設伏,一舉擒獲龐涓。   桂陵之戰并沒有擊潰魏軍主力,齊國也沒有正式進攻魏國首都大梁,趙國首都邯鄲仍為魏國所占領。 前352年,魏惠王調用韓國的軍隊擊敗包圍襄陵的齊、宋、衛聯軍,齊國被迫請楚國大將景舍出面調停,各國休戰。前351年,魏惠王與趙成侯在漳河邊結盟,撤出趙國首都邯鄲。 大約在此時齊國將龐涓釋放,使其回魏再度為將。   馬陵之戰   公元前342年,魏將穰疵在南梁(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和霍(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南)擊退韓將孔夜的軍隊, 韓昭侯派使者向齊國求救。齊威王向大臣們詢問應當及早救韓還是推遲救韓。張丏認為如果晚救韓,韓國必將轉而投靠魏國,不如早救韓;田忌則認為趁韓、魏之兵還未疲憊就出兵,等于代替韓軍遭受魏軍的攻擊,反而會受制于韓,不如晚救韓等待魏軍疲憊,韓國危在旦夕一定會求救于齊國,這樣可以名利雙收。齊威王十分贊同田忌的觀點,秘密與韓國使者達成協議,但沒有立即派出援軍援助韓國。 而韓國自恃有齊國的援助,與魏國作戰接連五次戰敗,不得不求救于齊國。齊威王于是派田忌、田朌為主將,田嬰為副將,孫臏為軍師,率軍援助韓國。   孫臏再次采用圍魏救趙的戰術,率軍襲擊魏國首都大梁。龐涓得知消息后急忙從韓國撤軍返回魏國,但齊軍此時已向西進軍。孫臏考慮到魏軍自恃其勇,一定會輕視齊軍,況且齊軍也有怯戰的名聲,應采用誘敵深入的戰術,引誘魏軍進入埋伏圈后加以殲滅。孫臏命令進入魏國境內的齊軍第一天埋設十萬個做飯的灶,第二天減為五萬個,第三天減為三萬個。龐涓行軍三天查看齊軍留下的灶后非常高興,說:“我本來就知道齊軍怯懦,進入魏國境內才三天,齊國士兵就已經逃跑了一大半。”于是丟下步兵,只帶領精銳騎兵日夜兼程追擊齊軍。孫臏估算龐涓天黑能行進至馬陵,馬陵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孫臏于是命士兵砍去道旁大樹的樹皮,露出白木,在樹上寫上“龐涓死于此樹之下”,然后命令一萬名弓弩手埋伏在馬陵道兩旁,約定“天黑能在此處看到有火光就萬箭齊發”。龐涓果然當晚趕到砍去樹皮的大樹下,見到白木上寫著字,于是點火查看。字還沒讀完,齊軍伏兵萬箭齊發,魏軍大亂。龐涓自知敗局已定,于是拔劍自刎,臨死前說道:“遂成豎子之名!”齊軍乘勝追擊,殲滅魏軍十萬人,俘虜魏國主將太子申。經此一戰魏國元氣大傷,失去霸主地位,而齊國則稱霸東方。   走為上策   成侯鄒忌一向與田忌不和。馬陵之戰后,孫臏對田忌說:“將軍有意做一番大事嗎?”田忌不知所以。孫臏說:“將軍最好不要解除武裝返回齊國,而是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來把守住主地(今山東省淄博市西南)。主地的道路狹窄,車輛只能依次通行,碰撞摩擦而過。如果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把守住主地,定能以一當十,以十當百,以百當千。然后將軍背靠泰山,左有濟水,右有高唐,輜重可直達高宛(今山東省桓臺縣境內),只需輕車戰馬就可以直沖齊國首都臨淄的雍門。如此,齊國的大權就可以由將軍掌握決定了,那時候鄒忌必定出逃,否則將軍有可能不能安全的返回齊國。”但田忌沒有聽從孫臏的勸告。   后來鄒忌派公孫閱令人攜帶重金招搖過市,找人占卜,自我介紹道:“我是田忌將軍的臣屬,如今將軍三戰三勝,名震天下,現在欲圖大事,麻煩你占卜一下,看看吉兇如何?”卜卦的人剛走,公孫閱就派人逮捕占卜的人,在齊威王面前驗證這番話。田忌聞訊后大為恐慌,被迫出奔至楚國,后被楚宣王封于江南(今長江以南的地區)。 孫臏這時也隨田忌來到楚國,有可能一起去了田忌在江南的封地,與弟子潛心著述。《孫臏兵法》的大部分篇章,可能是在楚國完成的。 齊宣王繼位后得知田忌被陷害,將田忌召回國內官復原職, 而孫臏也于此時返回齊國。《太平御覽》記載孫臏曾為齊宣王獻上收服燕、趙兩國來對抗秦國的計策。 后孫臏返回故地樂安頤養天年。 辭官隱居后的孫臏開始著書和教學,結合理論與實踐,整理出《孫臏兵法十六篇》傳世。   而班固的《漢書》和曾鞏的《戰國策序》卻記載孫臏不得善終。孫臏有子孫勝,字國輔,擔任秦國將領。據記載,三國時期的東吳孫氏家族就是孫武、孫臏的后代。 

      個人著作

       《孫臏兵法》又稱《齊孫子》,《漢書·藝文志》兵家權謀論著中記載孫臏著有《齊孫子》八十九篇、圖四卷。《孫臏兵法》自《隋書·經籍志》便不見于歷代正史文獻著錄,失傳近1700年,造成歷史上諸多對孫武、孫臏其人及其著作的質疑。1972年,在山東省臨沂市銀雀山漢墓同時出土了竹簡本的《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改變了學術界的認識。現存的《孫臏兵法》由出土的竹簡整理而成,分上下兩編共三十篇。學術界認為上編是在孫臏著作和言論的基礎上由其弟子輯錄、整理而成;下編在內容上雖與上編類似,但在編撰體例上存在不同,是否為孫臏及其弟子所著尚無充分的證據。 

      軍事思想

       孫臏的軍事思想主要集中于《孫臏兵法》。在戰爭觀方面,孫臏主張重視、慎重地對待戰爭。他強調戰爭是國家政治生活中解決問題的一種重要手段,只有以強有力的武力作為保障,才能夠使國家安定、富強。但是他反對窮兵黷武,指出作戰勝利能夠挽救瀕臨滅亡的國家但戰敗也同樣會失去土地、危害社稷,一味好戰必然會滅亡,自取其辱,所以必須慎重地對待戰爭,不可不用也不可濫用。孫臏主張積極地做好戰爭的準備工作來獲得勝利,這樣才能做到以戰爭抑制戰爭。他指出政治和經濟條件是決定戰爭勝負的基礎,“強兵”必先“富國”,只有具備強有力的政治和經濟作為后盾才能做到“事備而后動”。他又指出民心軍心是取得戰爭勝利的決定性因素,所以戰爭必須順應民心軍心,要做到“得眾”、“取眾”。   戰爭認識論方面,孫臏提出將領要知“道”,“道”就是戰爭的規律。孫臏認為作戰時人眾、糧多、武器精良等因素都不足以保證取勝,只有掌握了戰爭的規律,了解敵我雙方情況,指揮得當,才能保證取勝。為此他專門闡述了積疏、盈虛、徑行、疾徐、眾寡、佚勞六對相互對立又相互轉化的矛盾,還對“奇正”進行了深層次的分析,認為將領只有真正認識到這些矛盾的作用,把握了這些矛盾的轉化規律,才能利用微妙的變化出奇制勝。   戰略思想方面,孫臏強調“必攻不守”。在敵眾我寡、敵強我弱的情況下,積極主動地進攻敵人防守的薄弱環節,不僅能夠有效地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且能夠轉換攻守形勢,掌握戰爭的主動權。戰術方面,孫臏提出“因勢”、“造勢”的思想。充分利用敵我雙方的條件,造成有利于我的態勢,以扭轉敵眾我寡的不利形勢。   在具體的戰術方面,孫臏對陣法進行了專門論述,進而分析了攻擊各種戰陣的對策。他還專門論述了攻城的問題,把處在不同地形的城分為難攻的雄城和易攻的牝城兩類,論述了當時攻城的策略與技術。   在軍隊建設、管理方面,首先,他對君主和將領的關系進行了分析。將領必須忠于君主,君主不應該干涉將領的具體軍務,將領要有獨立的軍事指揮權。其次,他對將領的素質進行了較多的論述。將領應當具備義、仁、德、信、智五個要素,他還分析了能夠致使將帥作戰失敗的品德缺陷。最后,他就管理隊伍的問題進行了論述,可以概括為任用賢能、嚴明紀律、獎懲公平、賞罰及時。   但是孫臏的軍事思想也有其階級和時代的局限性。他對戰爭的性質分辨不清,把士兵純粹當作被驅使的工具,有些戰略戰術的表述過于簡單片面,有時還夾雜著迷信觀念,這也是應當指出的。 

      人物評價

       總評   孫臏作為一名優秀的軍事家,兩次擊敗魏國幫助齊國成就霸業,并且著有《孫臏兵法》一書,為后世留下重要軍事理論。歷朝歷代對于孫臏都有很高的評價。孫臏遭到龐涓陷害失去雙足,身體殘疾,但他沒有自暴自棄,最終兩次擊敗龐涓,得以報仇,孫臏身殘志堅的精神也得到了后世的稱贊。孫臏雖然在軍事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班固和曾鞏仍批評他鼓勵發動戰爭,最后致使社稷傾覆,國家滅亡。   歷代評價   魯仲連:“食人炊骨,士無反北之心,是孫臏、吳起之兵也。”   賈誼:“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制其兵。”   司馬遷:“古者富貴而名磨滅,不可勝記,唯俶儻非常之人稱焉……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世俗所稱師旅,皆道孫子十三篇,吳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論,論其行事所施設者。語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孫子籌策龐涓明矣,然不能蚤救患於被刑。吳起說武侯以形勢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軀。悲夫!”   劉向:“卒至蘇秦、商鞅、孫臏、吳起、李斯之徒以亡其身,而諸侯及秦用之,亦滅其國。”   班固:“當時吳有孫武,齊有孫臏,魏有吳起,秦有商鞅,皆擒敵立勝,垂著篇籍。”“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于前,而國滅亡于后。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顏師古注:孫武、孫臏、吳起、商秧、白起也。”   孔融:“不能止人遂為非也,適足絕人還為善耳。雖忠如鬻拳,信如卞和,智如孫臏,冤如巷伯,才如史遷,達如子政,一離刀鋸,沒世不齒。”   葛洪:“孫臏思騁其秘略,而司馬刖之。”   司馬貞:“其孫臏腳,籌策龐涓。”   曾鞏:“戰國之游士則不然。不知道之可信,而樂于說之易合。其設心,注意,偷為一切之計而已。故論詐之便而諱其敗,言戰之善而蔽其患。其相率而為之者,莫不有利焉,而不勝其害也;有得焉,而不勝其失也。卒至蘇秦、商鞅、孫臏、吳起、李斯之徒,以亡其身;而諸侯及秦用之者,亦滅其國。其為世之大禍明矣;而俗猶莫之寤也。”   《幼學瓊林》:“孫臏吳起,將略堪夸;穰苴尉繚,兵機莫測。”   毛澤東:“攻魏救趙,因敗魏軍,千古高手。” 

      后世地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齊將孫臏”。 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田單、趙奢、廉頗、李牧、王翦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孫臏。在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孫臏亦位列其中。 

      紀念

       孫臏墓   孫臏墓位于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箕山鎮孫花園村東北500米的向陽河東岸。1990年,在此地出土了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重修億城寺的墓碑一塊,上刻有“臏墓址深邃”,經考證確定孫臏墓址在此。經孫氏族人重建,孫臏墓占地600平方米,其中墓丘直徑4米,封土高3米,立有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石碑。   孫臏拳   孫臏拳是廣布于山東省境內的一種外家拳術,始創于晚清時期,由于習練者多穿長袖衣服,人稱“長袖拳”;又因打拳時動作開合張顯,又稱之為“大架拳”。但孫臏拳是否為孫臏所創所傳,已無從考證。2011年,孫臏拳被列為第三批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民間傳說

       孫臏在民間享有很高的聲譽,共有制靴、制鞋業、皮革業、燒炭業、豆腐業和泥塑業尊孫臏為祖神。   傳說孫臏被龐涓暗害后,為保護被削去髕骨的傷腿,用獸皮制成有史以來第一雙過膝皮靴,后世的靴匠將孫臏尊為祖神。   傳說孫臏下山遇到一位被毒蛇咬傷的樵夫,為了不讓蛇毒攻心,孫臏用劍將樵夫的雙腳砍去,然后砍下自己的雙腳獻給樵夫,而樵夫將自己鞋穿在孫臏腿上供其行走。因樵夫忘記詢問孫臏的姓名和住處,為感激孫臏的救命之恩,樵夫夫婦制鞋送人,使鞋匠一行逐漸興旺。鞋匠們后來知道了孫臏舍足救樵夫的事,就把他尊為制鞋業的祖神。   傳說孫臏被龐涓挖膝之后,只好跪步行走,需要用皮張裹纏膝部。因為帶毛的原皮非常硬,磨得膝部非常疼,他就將皮子去毛后加工柔軟,使用起來舒服方便,從此便出現了皮革業,而孫臏也成了這個行業的始祖。   傳說鬼谷子讓孫臏、龐涓二人外出尋找“無煙柴”,孫臏在烏鴉“哇喲”的叫聲提示下挖窯燒炭,找到“無煙柴”,鬼谷子對孫臏十分滿意,而龐涓則對孫臏更加忌恨。從此,人們把孫臏尊為燒炭業的祖神。   傳說鬼谷子為考驗孫臏、龐涓而假裝生病。孫臏為了讓老師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就磨了豆漿,正巧他晾的鹽,被露水化成鹽水流進豆漿,豆漿凝固變成了豆花(還有一個傳說是龐涓往豆漿里灑了泡尿)。鬼谷子吃完豆腐后,夸獎了孫臏,要求孫臏再做點。龐涓十分嫉妒孫臏,偷偷的往鹽水里加了點石膏水,沒想到也制成了豆腐。從此以后,人們就把孫臏和龐涓供奉為豆腐業的祖師爺和保護神。   傳說孫臏曾流落至吳地以做泥人為生,后來孫臏出任齊國軍師,以泥人、泥馬布陣,破了龐涓的“五雷陣”,無錫惠山人傳承了孫臏捏泥人的技藝,孫臏也被無錫惠山的泥塑從業者尊為開業祖神。
    查看更多>>

    項羽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項羽少年時,項梁教他讀書,但他學了沒多久就不學了,項梁又教他學劍,沒多久又不學了,項梁因此特別生氣。項羽說:“讀書識字只能記住個人名,學劍只能和一個人對敵,要學就學萬人敵。”項梁于是又教項羽學習兵法,項羽非常高興,但是只學個大概,不肯深加研究。 

    秦始皇到會稽游玩,駕大船渡浙江,項羽與項梁一起觀看,項羽對項梁說:“秦始皇是可以被取代的。”項梁捂住項羽的嘴說:“你不要胡亂說話,否則會給全族招來禍患。”項梁因此對項羽另眼相看。項羽身高八尺多,力能扛鼎,才氣過人,即使是吳中弟子,也都非常害怕項羽。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七月,陳勝、吳廣在大澤鄉揭竿而起。同年九月,會稽太守殷通對項梁說:“江西人全都造反,這是上天要亡秦的時刻,我聽說先發制人,后發為人所制,我準備發兵,想要用你和桓楚為將。”當時桓楚在大澤逃亡,項梁說:“桓楚在逃亡,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只有項羽知道。”于是項梁出去囑咐項羽持劍在外面等候,然后又進來跟殷通一起坐下,說:“把項羽召來,讓他奉命去找桓楚。”殷通同意后,項羽在項梁的指示下將殷通殺死。項梁手里提著殷通的頭,佩戴殷通的官印。殷通部下大為驚慌,一片混亂,項羽連殺將近一百人。整個郡府上下都嚇得趴倒在地,沒有一個人敢起來。項梁召集原先所熟悉的豪強官吏,向他們說明起事反秦的道理,于是就發動吳中之兵起事。項梁派人去接收吳中郡下屬各縣,共得精兵八千人。又部署郡中豪杰,派他們分別做校尉、侯、司馬。于是項梁做了會稽太守,項羽為裨將,去巡行占領下屬各縣。 

    公元前208年(秦二世二年)六月,陳勝被殺,項梁召集部下議事,居巢人范增前來告訴項梁,如果不立楚國后人而自立,一定不會長久。于是項梁聽取范增的意見,在民間找到楚懷王之孫熊心,仍立為楚懷王。項梁自號武信君。 

    項梁統軍在東阿大破秦軍,別遣項羽、劉邦攻打城陽,破秦軍于濮陽東,秦軍被迫退入濮陽城內,項羽、劉邦又率軍攻打定陶,斬殺秦將李由。項梁連破秦軍,非常驕傲。而此時秦派了大量的援軍支援章邯,章邯在得到援軍后突襲項梁,項梁兵敗被殺。項羽和劉邦攻打陳留不下,于是商議退軍,項羽引軍駐扎彭城西,劉邦駐軍于碭。 

    巨鹿之戰

    章邯殺敗項梁后,認為楚兵不足為慮,于是引軍北渡黃河,大破趙國。趙王以陳余為將,張耳為相,敗走巨鹿,章邯率領王離、涉間共四十萬圍攻巨鹿。 

    楚懷王聽聞項梁戰死,非常害怕,從盱臺趕到彭城,收編項羽、呂臣的軍隊由自己統領,并任命呂臣為司徒,呂臣的父親呂青為令尹,封劉邦為碭郡長、武安侯,仍舊統領碭郡的軍隊。 

    公元前207年(秦二世三年),楚懷王以宋義為上將軍,封項羽為魯公,為次將,范增為末將,以宋義為主帥率兵五萬前往救趙。宋義軍行至安陽,逗留四十六日,不再進軍。項羽向宋義建議說:“秦軍圍趙于巨鹿,我們快速引兵渡河,和趙兵內外夾攻,必然可以擊破秦軍。”但宋義不肯發兵,還在軍中飲酒作樂。時天氣寒冷,又下大雨,士卒又冷又餓。項羽見此狀況,于早晨去見宋義,將其斬殺。項羽提著宋義的頭告訴將士:“宋義想要和齊聯合謀反,楚懷王暗令我將其殺死。”諸將因為畏懼而屈服,不敢抗拒,于是推項羽暫為上將軍。桓楚將此事報告給楚懷王,楚懷王就任命項羽為上將軍。 

    項羽殺了宋義之后,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于是派遣當陽君、蒲將軍率領兩萬士卒渡河,多次進攻章邯給王離軍輸送糧食的甬道,但收獲不大,趙將陳余派人請項羽再次發兵。項羽率領全部兵馬渡河,與秦軍大戰九次,章邯破走,項羽率軍繼續北上進攻王離。楚兵以一當十,呼聲動天,打退章邯后,諸侯軍受到了極大的鼓舞,與項羽一起進攻王離,斬殺蘇角,并生擒王離,秦將涉間不愿投降而自殺。大破秦軍后,項羽于轅門召見諸侯將領,諸將無不跪著前來,不敢仰視項羽。于是項羽為諸侯上將軍,諸侯都歸附于他。 

    章邯率軍駐扎在棘原,項羽駐軍于漳水南,兩軍相持不戰。秦軍多次被項羽打敗,秦二世派人責備章邯,章邯害怕,于是派長史司馬欣去請示,司馬欣到了咸陽,被趙高留在司馬門三天,不予接見,有不信任的意思。司馬欣非常害怕,急忙逃到章邯營中,勸章邯早做打算,趙軍陳余也寫信給章邯,勸其反秦。章邯暗中派始成前往項羽營談和約,但沒有談妥。 

    項羽讓蒲將軍領兵,日夜兼行渡過三戶津與秦軍交戰,將其擊敗。而后項羽率領全軍又于污水上大破秦軍。章邯再次派人來見項羽,想要訂立和約,項羽召軍吏來商量說:“現在軍糧越來越少,想答應他們。”軍吏說可以。于是項羽和章邯約在洹水南殷虛上相見,并訂立盟約。章邯見到項羽后,哭著向項羽傾訴趙高的種種行為。項羽于是立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上將軍,率領秦軍為前部,行至新安。

    公元前206年(漢元年)十一月,諸侯的士卒原來都曾在秦服過徭役,受盡秦兵的鞭撻,而今秦兵投降諸侯,諸侯兵都把秦兵當作奴隸來驅使,引起秦兵的不滿,暗地里作打算。諸侯聽聞到秦兵的計策,將其告訴項羽,項羽召集黥布、蒲將軍等人商議,認為秦兵很多,入關中后如果不聽令,會引起非常大的禍患。于是項羽將秦降卒二十余萬全部在新安城南連夜坑殺。 

    分封諸侯

    項羽消滅了秦軍主力后,即率諸侯軍向關中挺進,行至函谷關,發現有兵守關,項羽軍無法通過,又聽說劉邦已經攻破咸陽,項羽大怒,派當陽君攻破函谷關,四十萬大軍駐扎于新豐鴻門,劉邦軍十萬駐扎霸上。劉邦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告訴項羽,說劉邦想在關中稱王,并且用子嬰為相,珍寶全部占有。范增也告訴項羽,說劉邦在山東時貪財好色,入關后卻不取財物女人,志向不小,應該趁早殺了他。 

    項羽叔父項伯與劉邦手下的張良關系友好,連夜前往劉邦軍見張良,想要勸張良逃走,卻反被張良拉攏。項伯回來后告訴項羽,劉邦攻破咸陽有大功,如果進攻他是不義之舉,項羽表示贊同。 

    劉邦第二天率領一百多騎兵來見項羽,范增暗示項羽殺掉劉邦,但項羽為人不忍,默然不應。于是范增讓項莊于席間舞劍,伺機刺殺劉邦,而項伯也拔劍起舞,擋住項莊。張良見狀,至軍門找樊噲前來。 

    劉邦留張良將白璧玉斗獻給項羽和范增,自己以上廁所為由,扔下車騎,只帶樊噲、夏侯嬰等人從酈山道逃回霸上。項羽接受了白璧放在桌上,而范增卻將玉斗摔在地上拔劍砍破,嘆道:“奪項羽天下的人,一定是劉邦。” 

    項羽進入咸陽后,引兵屠戮咸陽,殺秦王子嬰,火燒秦王宮,大火連續燒了三個月沒有滅,搜集寶物美女準備回江東,有人勸項羽說關中富饒,可以成王霸之業。但項羽見秦王宮都已經被毀壞,自己又迫切的想回到江東,于是不聽。那人又說,都說楚人性情殘暴,果然是這樣。項羽聽到后,把那個人殺了。 

    項羽在得到楚懷王的同意后,自立為西楚霸王,封劉邦為漢王,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塞王,董翳為翟王,魏王豹為西魏王,申陽為河南王,司馬卬殷王,趙王歇為代王,張耳為常山王,當陽君英布為九江王,吳芮為衡山王,共敖為臨江王,燕王韓廣為遼東王,臧荼為燕王,齊王田市為膠東王,田都為齊王,田安為濟北王等十八個諸侯王。 

    彭城之戰

    項羽分封完諸侯,諸侯各前往封國,項羽將義帝遷往長沙郴縣,暗中令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于途中將義帝殺死。 

    公元前206年(漢元年)八月,齊、趙諸侯叛亂,項羽率軍前往平亂,聽聞劉邦已定關中,非常憤怒,封鄭昌為韓王,派其前往阻擋劉邦,令蕭公角阻擊彭越。彭越擊敗蕭公角后,張良偽作韓王書給項羽,說劉邦只想得關中,不會向東用兵,又偽作齊王、梁王書給項羽說齊王準本和梁王齊心協力滅掉楚國。于是項羽放心攻打齊國。 項羽征召九江王英布,英布托病不出,派遣手下將領只率領幾千人前往,項羽因此怨恨英布。 

    公元前205年(漢二年)冬,項羽北至城陽,田榮引兵會戰,被項羽擊敗,田榮逃往平原,被平原民殺死。項羽燒毀齊國房屋,將降卒全部坑殺。把擄掠的男女老幼全部遷往北海,死傷無數,齊國人因此聚在一起反叛,田橫趁機收編齊兵數萬反攻城陽,項羽久攻不下。 

    劉邦率領五路諸侯兵馬有五十六萬,向東攻打楚國,項羽聽聞后,留部將繼續攻齊,自己親率精兵三萬去救援彭城。劉邦攻下彭城后搜集珍寶美人,大擺宴會。項羽率軍從早晨開始,由蕭縣從西打到東,中午時打到彭城,大破劉邦軍,殺死漢兵十余萬。劉邦軍逃往南山,項羽率軍追到靈壁東阻攔,漢兵落入睢水十余萬,睢水為之不流。項羽把劉邦包圍了三層,卻被一陣大風吹亂楚軍,劉邦趁機率領數十騎兵走脫。 

    劉邦逃往下邑,收集敗亡散卒至滎陽,各路敗軍先后前來會合,蕭何也發動關中沒有登記在冊的百姓前來投奔劉邦,劉邦因此軍勢得以重振。項羽乘勝來戰,無法取勝。 劉邦彭城大敗后,諸侯反叛劉邦,歸附項羽。 

    公元前204年(漢三年),劉邦在滎陽修筑甬道用以過河取敖地的糧食,項羽軍多次侵奪甬道,劉邦軍無法取得糧草補充,非常害怕,于是與項羽議和,項羽同意。 

    鴻溝和議

    項羽在范增的建議下,與范增合圍滎陽,打算把劉邦消滅。劉邦非常害怕,采取陳平的計策,離間項羽和范增,項羽于是剝奪了范增的權利。范增沒有想到項羽竟然會懷疑自己和劉邦有勾結,十分氣憤,于是告老還鄉,但在途中病死。 

    項羽將滎陽的劉邦四面圍定攻打,劉邦軍勢非常危急,部將紀信于是引兩千軍乘黃車假扮劉邦出城,說劉邦愿意投降,項羽趕來見到紀信問劉邦在哪,紀信說劉邦已經逃走了,項羽于是將紀信燒死。 

    公元前203年(漢四年),項羽攻下滎陽,處死滎陽守將周苛、樅公。而劉邦走宛、葉,派人說服英布背叛項羽,進入成皋。項羽得知后迅速率兵前來攻打,奪下成皋,一路西進。劉邦逃亡鞏縣,派重兵阻擋,項羽無法挺進。 

    此時,彭越渡河攻擊東阿,楚將薛公兵敗身死,項羽于是親自率軍攻打彭越,彭越敗走,但成皋卻被劉邦趁機奪下。項羽回軍與劉邦對峙于廣武,相持了幾個月。項羽向劉邦單挑,但劉邦不肯,項羽于是派壯士出來挑戰,但被樓煩人射殺。項羽大怒,身披鎧甲手持長戟來挑戰,樓煩人準備射項羽,項羽怒目而視,將樓煩人嚇得不敢出來。劉邦聽聞后,出來和項羽對話,項羽又向劉邦挑戰,劉邦不從,項羽以弩射傷劉邦,劉邦退入成皋。 

    韓信于河北攻破齊、趙等國,并準備進攻楚國,項羽派大將龍且前往進攻韓信,但卻被韓信所破殺, 這時彭越又于上谷城復出,項羽大怒,親自前往救援,留大司馬曹咎原地待守,并告誡他不要出戰,只需守住十五日即可。 項羽走后,劉邦軍前來挑戰,曹咎大怒,引兵渡汜水,劉邦軍趁機發動進攻,大破曹咎軍。項羽聽聞曹咎兵敗,引兵而回。這時劉邦軍正于滎陽東圍攻鐘離末,聽到項羽回來了,非常害怕,全部退走。 

    項羽腹背受敵,又糧草不繼,于是送還劉邦家眷,與劉邦簽訂盟約,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 

    垓下之戰

    鴻溝和議后,項羽引兵東歸,劉邦卻趁這個時候突然撕毀盟約,追擊項羽,想要把項羽一舉消滅。但和劉邦約定一起出兵的韓信和彭越卻沒有來。項羽引兵反擊劉邦,大破漢軍,劉邦于是深溝高壑,堅守不出。 

    劉邦以加封土地為條件,說動韓信從齊地南下,占領楚都彭城和今天蘇北、皖北、豫東等廣大地區,兵鋒直指楚軍側背,自東向西夾擊項羽;梁王彭越率軍數萬從梁地出發,先南下后西進,于劉邦本部軍共同逼楚軍后退;漢將劉賈率軍數萬會同九江王英布、合兵十萬,自淮北出發,從西南方發動對楚地的進攻,先克壽春,再攻下城父并將此城軍民全部屠盡;而鎮守南線的楚將大司馬周殷卻在此時叛楚,先屠滅六縣,再與英布、劉賈會師,隨后北上合擊項羽;同時,得到關中兵丁補充的劉邦則率本部軍二十萬出固陵東進;漢軍五路大軍、合計近六十萬之眾,形成從西、北、西南、東北四面合圍楚軍之勢,項羽被迫率十萬楚軍向垓下后撤。 

    劉邦以韓信引兵三十萬為前軍,將軍孔熙為左翼、陳賀為右翼,劉邦率部跟進,將軍周勃斷后。項羽引兵十萬,先與韓信大戰,韓信軍失利往后退卻,令左右兩翼包夾項羽軍,項羽軍抵敵不住,于是往后撤,韓信趁機反擊,項羽軍大敗,退到壁壘堅守,劉邦乘勝領大軍將項羽重重包圍。 

    項羽軍在垓下,不但兵少,而且糧草不夠,又被劉邦幾十萬大軍包圍,于是率領八百騎兵趁夜突圍,天亮后,漢軍發覺項羽離去,于是灌嬰率五千精銳騎兵追擊,等他渡過淮河,隨從的騎兵只有一百多人了,來到陰陵時,項羽迷路了,他去問一個老農,老農回答:“左”往左去,陷入了一片沼澤,耽誤了時間。漢軍追了上來,經過一場激戰,項羽又往東去,到達東城的一座山上,只剩下了二十八騎,而追擊的漢軍卻有數千人。 

    烏江自刎

    項羽自忖不能脫身,就部下說:“我從起兵到現在已經八年,經七十余戰,抵擋我的人都被我攻破,我打擊的人都表示臣服,未嘗敗北,遂稱霸天下,現在困于此,不是我不會打仗,而是天要亡我!今日是要決死戰了,我要為諸君痛快地一戰,必定要勝利三次,為諸君擊潰包圍、斬將、砍旗,讓諸君知道,是天要亡我,非我不會打仗。”于是他分騎兵為四隊,此時,漢軍圍困數重,項羽對他的騎兵們說:“我為你們殺掉對方一將!”于是他命令騎兵們分四面向山下沖,約在山東面會合。項羽大呼馳下,斬殺一漢將。赤泉侯楊喜追項羽,項羽大喝一聲,楊喜的人馬俱驚,退后數里!項羽與騎兵分為三隊,漢軍不知項羽在哪隊,就也分三隊包圍。項羽飛馳而出,又斬殺一漢將,同時殺近百人,再會合騎兵,僅損失兩騎,項羽問:“怎么樣?”騎兵們欽佩地回答:“和大王說的一樣” 。 

    項羽一路逃到烏江,遇見烏江亭長,亭長勸項羽可以回到江東以圖東山再起,但項羽以無顏見江東父老為由拒絕,并將自己坐下馬賜予亭長。項羽于是下馬步戰,一口氣殺了漢兵幾百人,自己也受了十幾處的傷。而后揮刀自刎。 

    軼事典故

    破釜沉舟

    巨鹿之戰時,項羽率軍渡過漳水后,下令把船全部鑿沉,把做飯的器具全部毀壞,只帶著三日糧草與秦軍作戰,項羽士卒因此以必死之心奮勇向前,項羽軍因此戰斗力得到大的提升,個個以一擋十,殺的諸侯軍人人膽寒,最終取得巨鹿之戰的勝利。 

    鴻門宴

    即范增勸項羽殺劉邦所擺的一場宴會,成語“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由此而來。

    四面楚歌

    項羽兵敗垓下后被劉邦軍四面圍定,劉邦軍在晚上高聲唱起了楚地的歌,項羽軍聽到歌后都非常的傷心,以為劉邦已經平定楚地,項羽軍的軍心也因此被瓦解。 

    霸王別姬

    項羽有一美人叫虞姬,常常陪伴項羽左右,但項羽要率領精騎準備突圍,不得已作歌與虞姬訣別,虞姬也作歌附和,表必死之心,與項羽淚別。 霸王別姬后又被改編為戲曲、影視、小說、歌曲等文藝作品。

    作壁上觀

    由章邯帶領的秦軍主力部隊在圍攻趙國于巨鹿時,趙王派人向各地諸侯求救,雖然各地諸侯都有引兵前來,但是都懼怕秦軍的強躲在自軍修筑的壁壘里不敢出來,與秦軍長久相持,但不能解巨鹿之圍。項羽率領英布、蒲將軍等幾萬楚軍主動向秦軍發起進攻時,諸侯還是只敢躲在壁壘里觀看,直到項羽殺敗秦軍之后,諸侯才敢從壁壘里出來。 作壁上觀現指讓自己置身事外,不協助任何一方。

    錦衣夜行

    項羽率軍破咸陽之后,看到秦朝宮室都被火燒得殘破不堪,又思念家鄉想回去,就說:“富貴不回故鄉,就像是穿著錦繡衣裳在黑夜中行走,有誰能知道呢?” 

    沐猴而冠

    項羽攻占并燒毀咸陽之后,想要東歸彭城。韓生聽到后說:“人說楚國人像是獼猴戴了人的帽子,果真是這樣。”項羽聽見這話,便把韓生扔進鍋里煮死了。 

    歷史評價

    兩漢

    司馬遷:“吾聞之周生曰舜目蓋重瞳子,又聞項羽亦重瞳子。羽豈其苗裔邪?何興之暴也!夫秦失其政,陳涉首難,豪杰起,相與并爭,不可勝數。然羽非有尺寸乘埶,起隴畝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為‘霸王 ’,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及羽背關懷楚,放逐義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難矣。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謂霸王之業,欲以力征經營天下,五年卒亡其國,身死東城,尚不覺寤而不自責,過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 ’,豈不謬哉!” 

    楚國諸老將:“項羽為人僄悍滑賊,諸所過無不殘滅。” 

    陳平:“項王為人,恭敬愛人,士之廉節好禮者多歸之。至于行功爵邑,重之,士亦以此不附······項王不能信人,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平乃去楚。”

    酈食其:“項王有倍約之名,殺義帝之負;於人之功無所記,於人之罪無所忘;戰勝而不得其賞,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項氏莫得用事;為人刻印,刓而不能授;攻城得賂,積而不能賞:天下畔之,賢才怨之,而莫為之用。故天下之士歸於漢王,可坐而策也。” 

    高起、王陵:“陛下慢而侮人,項羽仁而愛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與天下同利也。項羽妒賢嫉能,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戰勝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 

    劉邦:“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 

    韓信:“請言項王之為人也。項王喑惡叱咤,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 

    王充:“項羽惡微,號而用兵,與高祖俱起,威力輕重,未有所定,則項羽力勁。” 

    郭嘉:“昔項籍七十馀戰,未嘗敗北,一朝失勢而身死國亡者,恃勇無謀故也。” 

    魏晉南北朝

    諸葛亮:“昔項籍總一強眾,跨州兼土,所務者大,然卒敗垓下,死於東城,宗族如焚,為笑千載,皆不以義,陵上虐下故也。” 

    劉邵:“若一人之身,兼有英雄,則能長世;高祖、項羽是也。然英之分,以多于雄,而英不可以少也。英分少,則智者去之,故項羽氣力蓋世,明能合變,而不能聽采奇異,有一范增不用,是以陳平之徒,皆亡歸高祖。”

    段灼:“秦失其鹿,豪杰競逐,項羽既得而失之,其咎在烹韓生,而范增之謀不用。假令羽既距項伯之邪說,斬沛公于鴻門,都咸陽以號令諸侯,則天下無敵 矣。而羽距韓生之忠諫,背范增之深計,自謂霸王之業已定,都彭城,還故鄉,為晝被文繡,此蓋世俗兒女之情耳,而羽榮之。是故五載為漢所擒,至此尚不知覺悟,……甚痛矣哉!” 

    蔡漠:“夫以白起、韓信、項籍之勇,猶發梁焚舟,背水而陣。” 

    隋唐兩宋

    李德林:“項羽誅秦摧漢,宰割神州,角逐爭驅,盡威力而無就也。” 

    房彥謙:“故蚩尤、項籍之驍勇,伊尹、霍光之權勢,李老、孔丘之才智,呂望、孫武之兵術,吳、楚連盤石之據,產、祿承母弟之基,不應歷運之兆,終無帝主之位。” 

    魏元忠:“假有項籍之氣,袁紹之基,而皆泯智任情,終以破滅,何況復出其下哉。” 

    司馬貞:“秦鹿走,偽楚狐鳴。云郁沛谷,劍挺吳城。勛開魯甸,勢合碭兵。卿子無罪,亞父推誠。始救趙歇,終誅子嬰。違約王漢,背關懷楚。常遷上游,臣迫故主。靈壁大振,成皋久拒。戰非無功,天實不與。嗟彼蓋代,卒為兇豎。” 

    蘇洵:“項籍有取天下之才,而無取天下之慮。”

    蘇軾:“項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戰百勝而輕用其鋒。” 

    范浚:“若籍則無能有是,得范增不能用,得陳平不能用,得韓信不能用,皆使之怨僨棄去,徒以匹夫小勇,欲決雄雌于挑戰間,至力蹙勢窮,猶將馳殺一二漢將,以見枝能,此楚所以失天下也。然則籍之亡也,又胡望乎天哉?”

    何去非:“項羽之于力嘗強矣,以其不知真力之所在,此所以亡。彼項羽以百戰百勝氣蓋于一時,手襲天下以王豪杰而宰制之,自以天下莫能抗也。觀其所賴以為資,蓋有類乎力者矣。雖然,彼之所謂力者,內恃其身之勇,叱咤震怒足以威匹夫;外恃其眾之勁,搏捽決戰足以吞敵人而已。至于阻河山,據形便,俯首東瞰,臨制天下,保王業之固,遺后世之強,所謂真力者,彼固莫或之知也。是以輕指關中天險之勢,燔燒屠戮逞其暴,卒舉而遺之二三降虜,反懷區區之故楚而甚榮。......惟其知奪而不知其有,此所以亡耳。”

    劉叔友:“項王有吞岳瀆意氣,咸陽三月火,骸骨亂如麻,哭聲慘怛天日,而眉容不斂,是必鐵作心肝者。然當垓下訣別之際,寶區血廟,了不經意,惟眷眷一婦人,悲歌悵飲,情不自禁。” 

    明清

    朱元璋:“項羽南面稱孤,仁義不施,而自矜功伐。高祖知其然,承以柔遜,濟以寬仁,卒以勝之。” 

    王世貞:“嗟乎!古之有天下者,要必有人君之德,而其佐命以功臣終者,要必有人臣之體,人臣之體在才巨而心小其識不凡,而凡不遠而遠乃可保也無君德,而其材非人臣者。偏雄,則項羽、袁紹、李密;委質,則韓信及榮也。” 

    李晚芳:“羽之神勇,千古無二;太史公以神勇之筆,寫神勇之人。亦千古無二。迄今正襟讀之,猶覺喑嗯叱咤之雄,縱橫馳騁于數頁之間,驅數百萬甲兵,如大風卷籜,奇觀也。”

    近現代

    蔡東藩:“惟觀于項王之坑降卒,殺子嬰,弒義帝,種種不道,死有余辜,彼自以為非戰之罪,罪固不在戰,而在殘暴也。彼殺人多矣,能無及此乎!天亡天亡,夫復誰尤!” 

    周恩來:“時勢之英雄,固若是其眾也,然非吾之所論于項羽、拿破侖也。夫二氏,世界之怪杰也。具并吞八荒之心,叱咤風云之氣;勇冠萬夫,智超凡俗;戰無不勝,攻無不取;敵邦聞之而震魄,婦孺思之而寒膽;百世之下,猶懔懔有生氣,豈僅一世之雄哉!是猶其勇之著于外也。若其關系于世界之進退,人類之盛衰,又非一時豪俊、二三學者所可同日而語。雖以帝王之尊、宗教之力、金錢之勢,莫以易之。故二氏者,吾之所謂造時勢之英雄也。” 

    毛澤東指出項羽戰敗的三個錯誤:鴻門宴不聽范增的話,放走劉邦;機械遵守鴻溝協定;以及建都徐州。 

    祠墓遺址

    五泉莊墓

    五泉莊墓,俗稱“霸王墳”,位于曲阜西周魯國故城東北角之東約100米處,原封土直徑約50─60米,現存封土直徑30多米、斜高20多米。乾隆版《曲阜縣志》記載:“在魯城東里許,俗稱為霸王冢,”也就是當地傳說的“古城大冢”。乾隆27年孔子六十九代孫孔繼汾編纂的《闕里文獻考》記載:“曲阜城東北有古冢,俗名霸王頭,相傳為項羽首處云。”當地也有霸王故事的傳說,也有名人記詩,如清代顏光猷《贊霸王墳》詩:“四面楚歌霸業移,烏江戰敗有誰知,魯人尚自終臣節,閉戶弦誦拒漢師”。 

    霸王祠

    霸王祠位于安徽省和縣烏江鎮鳳凰山,也稱項亭、項王亭、楚廟、項羽廟,公元前202年西楚霸王項羽兵敗,自刎于此。當時就墓葬了項羽的“分裂之余”即殘骸和血衣,故稱“衣冠冢”。后人于此建亭祭祀,人稱“項亭”。唐初建祠,上元三年(762年),書法家李陽冰篆額曰:“西楚霸王靈祠”。唐會昌元年(841年),宰相李德裕撰寫《項王亭賦并序》內稱:“自湯武以干戈企業,后之英雄莫高項氏,感其伏劍此地,因此,賦以吊之。“南唐文學家徐鉉撰寫《項王亭碑》,南宋紹興二十九年(1159年),命名烏江項羽廟為“英惠廟”。歷代屢經修葺與擴建,有正殿、青龍宮、行宮、水靈宮等共99間半。傳說皇帝方可建祠百間,項羽雖功高業偉,但終未成帝業,故少建半間。殿內有項羽、虞姬、范增等人塑像并有石獅、旱船、鐘、鼎碑等文物。 

    查看更多>>

    衛青

    人物生平

    悲慘童年

    衛青的母親被稱為衛媼(衛媼是否為其夫家姓存在爭議)。與其夫生有一男三女:長子(衛長君)即衛長子,長女衛孺(《漢書》作衛君孺,《史記》作衛孺)、次女衛少兒、三女衛子夫。后衛媼與來平陽侯家中做事的縣吏鄭季私通,生了衛青。因生活艱苦,衛青被送到親生父親鄭季的家里。但鄭季卻讓衛青放羊,鄭家的兒子也沒把衛青看成兄弟,當成奴仆畜生一樣虐待。衛青稍大一點后,不愿再受鄭家的奴役,便回到母親身邊,做了平陽公主的騎奴。 

    有一次,衛青跟隨別人來到甘泉宮,一位囚徒看到他的相貌后說:“這是貴人的面相啊,官至封侯。”衛青笑道:“我身為人奴之子,只求免遭笞罵,已是萬幸,哪里談得上立功封侯呢?” 

    因禍得福

    建元二年(前139年)春,衛青的三姐衛子夫被灞上掃墓做客平陽府的漢武帝看中。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入宮后被冷落了一年多的衛子夫再次獲幸有了身孕,引起了陳皇后的嫉妒。其母館陶公主派人捉了正在建章(后為建章宮)當差的衛青,意圖殺害。同僚公孫敖聽到消息后率人趕去救下衛青。漢武帝得知此事,大為憤怒,立刻任命衛青為建章監、侍中,封衛子夫為夫人,衛長君為侍中。數日間連續賞賜衛青,多達千金。衛孺嫁給了太仆公孫賀,衛少兒嫁給了陳平的后人詹事陳掌。公孫敖也因此顯貴。衛青后又被任命為太中大夫,俸祿千石,掌管朝政議論

    公元前138年到前129年近十年間,衛青作為建章監和侍中,跟隨皇帝左右,和他一起聽聞朝政,后又成為太中大夫,足見其才干深得武帝信任,為后來七征匈奴,甚至任大司馬大將軍為內朝參決政事、秉掌樞機打下良好基礎。 

    戎馬生涯

    元光六年

    (公元前129年),匈奴興兵南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懷來縣)。漢武帝任命衛青為車騎將軍,率領一萬騎兵,迎擊匈奴。漢武帝分派四路出擊。車騎將軍衛青出上谷,騎將軍公孫敖從代郡(治代縣,今山西大同、河北蔚縣一帶),輕車將軍公孫賀從云中(今內蒙古托克托東北),驍騎將軍李廣從雁門出兵。四路將領各率一萬騎兵。

    衛青首征,果敢冷靜,深入險境,直搗匈奴祭天圣地龍城,首虜700人,取得勝利。另外三路,兩路失敗,一路無功而還。漢武帝看到只有衛青勝利凱旋,封衛青為關內侯。龍城之戰是自漢初以來對戰匈奴的首次勝利,為以后漢朝的進一步反擊打下了良好的人心基礎。

    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秋,衛青為車騎將軍出雁門,領三萬騎兵,長驅而進斬首虜數千人。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匈奴大舉入侵上谷、漁陽,先攻破遼西,殺死遼西太守,又打敗漁陽守將韓安國,劫掠百姓兩千多人。武帝派李息從代郡出擊,衛青率大軍進攻匈奴盤踞的河南地(黃河河套地區),采用“迂回側擊”的戰術,西繞到匈奴軍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闕(今內蒙古杭錦后旗),切斷了駐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同單于王庭的聯系。而后,衛青又率精騎,飛兵南下,進到隴縣西,形成了對白羊王、樓煩王的包圍。漢軍活捉敵兵數千人,奪取牲畜數百萬之多,控制了河套地區。

    因這一帶水草肥美,形勢險要,武帝在此修筑朔方城,設朔方郡、五原郡,從內地遷徙十萬人到那里定居,還修復了秦時蒙恬所筑的邊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解除了匈奴騎兵對長安的直接威脅,也建立起了進一步反擊匈奴的前方基地。

    此仗漢軍全甲兵而還,衛青立有大功,被封為長平侯,食邑3800戶。蘇建、張次公以校尉從衛將軍有功,封平陵侯、岸頭侯。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夏,數萬騎兵攻代郡,殺太守共友,擄掠千余人。同年秋季入雁門,殺掠千余人。元朔四年(前125年)匈奴又使各三萬騎攻入代郡、定襄、上郡。

    元朔五年(公元前124)春,朝廷命令車騎將軍衛青率領三萬騎兵,從高闕出兵;命令衛尉蘇建做游擊將軍,左內史李沮當強弩將軍,太仆公孫賀當騎將軍,代國之相李蔡當輕車將軍,他們都隸屬車騎將軍衛青,一同從朔方出兵;朝廷又命令大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為將軍,從右北平出兵。他們全都去攻打匈奴。匈奴右賢王正對著衛青等人的大兵,以為漢朝軍隊不能到達這里,便喝起酒來。晚上,漢軍來到,包圍了右賢王;右賢王大驚,連夜逃跑,獨自同他的一個愛妾和幾百個精壯的騎兵,急馳突圍,向北而去。輕騎校尉郭成等追趕了幾百里,沒有追上。漢軍俘虜右賢王的小王十余人,男女1.5萬余人,牲畜達千百萬頭。 

    漢武帝接到戰報,派特使捧著印信,到軍中拜衛青為大將軍,加封食邑6000戶(漢書8700戶),所有將領歸他指揮。衛青的三個兒子被漢武帝封為列侯。長子衛伉為宜春侯,次子衛不疑為陰安侯,幼子衛登為發干侯,均食邑1300戶。漢武帝隨后又封賞了隨從衛青作戰的公孫敖、韓說、公孫賀、李蔡、李朔、趙不虞、公孫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春、夏,衛青為大將軍兩次領十萬騎兵出擊匈奴。殲滅匈奴軍過萬。

    二月,以公孫敖為中將軍,公孫賀為左將軍,趙信為前將軍,蘇建為右將軍,李廣為后將軍,李沮為強弩將軍,分領六路大軍,統歸大將軍衛青指揮,浩浩蕩蕩,從定襄出發,北進數百里。戰后全軍返回定襄休整,一個月后再次出塞,斬獲匈奴軍一萬多人。張騫隨從大將軍出征,獲封張騫為博望侯。衛青的外甥霍去病此戰獨自領八百騎出擊,俘虜匈奴單于的叔父和國相,斬單于的祖父等2028人,封冠軍侯。大將軍賞千金不益封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漢武帝以十四萬匹戰馬及五十萬步卒作為后勤補給兵團,授與衛青與霍去病各率領五萬騎兵,步兵和運輸物資的軍隊十萬余,兵分兩路,跨漠長征出擊匈奴。

    作戰地圖

    漢軍原計劃由霍去病先選精兵攻擊單于主力,衛青打擊左賢王 。后從俘獲的匈奴兵口中得知伊稚斜單于在東方,兩軍對調出塞線路,霍去病東出代郡,衛青西出定襄。

    而衛青大軍出塞一千多里,卻與匈奴單于主力遭遇。衛青命前將軍李廣和右將軍趙食其兩軍合并,從右翼進行包抄。自率左將軍公孫賀、后將軍曹襄從正面對抗單于主力。衛青下令讓武剛車排成環形營壘,又命五千騎兵縱馬奔馳,抵擋匈奴。匈奴也有大約一萬騎兵奔馳而來。恰巧太陽將落,刮起大風,沙石打在人們的臉上,兩軍都無法看見對方,漢軍又命左右兩翼急馳向前,包抄單于。單于看到漢朝軍隊很多,而且戰士和戰馬還很強大,若是交戰,對匈奴不利。因此,在傍晚時單于就乘著六頭騾子拉的車子,同大約幾百名壯健的騎兵,徑直沖開漢軍包圍圈,向西北奔馳而去。這時,天已黃昏,漢朝軍隊和匈奴人相互扭打,殺傷人數大致相同。漢軍左校尉捕到匈奴俘虜,說單于在天未黑時已離去,于是漢軍派出輕騎兵連夜追擊,大將軍的軍隊也跟隨其后。匈奴的兵士四散奔逃。直到天快亮時,漢軍已行走二百余里,未追到單于,俘獲和斬殺敵兵一萬九千余人,到達了窴顏山趙信城,獲得匈奴積存的糧食以供軍隊食用。漢軍留住一日而回,把城中剩余的糧食全部燒掉才歸來。大軍回營時才遇到迷路失期未來支援的李廣趙食其部。

    漠北之戰擊潰了匈奴在漠南的主力,逐漸向西北遷徙,十幾年內再無南下之力。而漢軍損失也很大,出征的14萬馬匹僅三萬余匹返回 。漢軍士兵、馬匹損失十幾萬,兵器甲仗等物水陸運輸的費用還都不計算在內,于是傾盡庫藏錢和賦稅收入仍不足以供給戰士的費用。漢武帝設置武功爵,以籌集軍費。 

    漢武帝為表彰衛青、霍去病的戰功,特加封他們為大司馬,得以管理日常的軍事行政事務,以代太尉之職。 

    封邑萬戶

    衛青受封長平侯,后又經兩次益封,按《史記》記載其所得封邑總共有一萬六千七百戶,《漢書》則有為二萬二百戶及三萬戶的不同記載。 

    病逝追封

    元封五年(前106年),衛青病逝,漢武帝為紀念他的彪炳戰功,在茂陵東北修建了一座陰山形狀的墓冢,“起冢象廬山”。謚號為“烈”,取《謚法》“以武立功,秉德尊業曰烈”之意。

    主要成就

    龍城大捷

    元光六年(前129年)被封車騎將軍,首次帶兵出征。漢軍一共四路出兵,三路潰敗無功,只有衛青一路勝利,奇襲了匈奴圣地龍城,俘虜700人,取得勝利。被封關內侯。

    收復河朔

    元朔二年(前127年)武帝派遣衛青、李息率兵出擊匈奴,自云中出兵,西經高闕,再向西直到符離(今甘肅北部),收復了河套以南原秦王朝的轄地(通稱“新秦中”),并在陰山以南的河套地帶設置了朔方郡和五原郡,朔方郡治朔方縣(今內蒙古杭錦旗北)。朔方郡,在今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旗東,離包頭大約200公里。

    奇襲高闕

    元朔五年(前124年)奇襲高闕,包圍右賢王,俘虜小王十余人、男女1.5萬余人,牲畜達千百萬頭。衛青官拜大將軍,漢軍所有將領歸其統轄。

    二出定襄

    元朔六年(前123年)二出定襄,斬獲萬余人。

    漠北大戰

    元狩四年(前119年)兩路出兵,遠涉漠北,和單于兵相遇,衛青以武鋼車結陣,以弱勝強擊敗單于主力。 

    軼事典故

    年齡推測

    史料沒有記載衛青確切的出生年份。但依幾種資料可以大致推測他年齡的范圍。

    建元二年,18歲的劉徹(古時算的是虛歲)在平陽侯府做客,此時衛青的三個姐姐,均未出嫁。漢朝法定女子過15歲不婚者,三十歲之前,分五等交稅,每升一等加征一算,到三十歲加到五算 ,即一年要交六百錢。雖然平陽侯家的奴仆能免稅,但奴婢作為王侯家的財產,婚育本身就是在增加主人的財富。即便三女都超過婚齡,也不應過大,三姐子夫更可能在14-16歲之間;而衛青是衛媼在丈夫死后和鄭季私通所生,至少比衛子夫小1-2歲。

    《史記》載,“青壯,為侯家騎”(此處的‘壯’意為‘長大一點兒’,侯家騎,即騎奴,可作古時王宮貴族的“童騎” ,年齡都不大。故保守推測建元二年(前139年),衛青‘給事建章’時約12--15歲之間(同年霍去病兩歲);元封五年(前106年), 衛青逝世時約45--48歲左右。

    位極人臣

    西漢武帝時,設置內朝,衛青作為皇帝親隨擔任侍中等內朝加官和太中大夫,參與朝政的參議聽聞 ,掌管議論 。前124年漢武帝設常置大將軍,節制所有將領 ,成為皇帝之下的最高軍政首腦,位在丞相之上 ,《文獻通考》記載大將軍內秉國政,外則仗鉞專征,其權遠出丞相之右。前119年加官大司馬以代替太尉的職能 。

    敬重賢才

    衛青敬重人才,早年衛青多次向漢武帝推薦過主父偃 ,《漢書》記載衛青在河東買馬時發掘并推薦了日后的酷吏咸宣。 

    隨著衛青地位的日益尊重,漢武帝希望群臣見大將軍行跪拜之禮,汲黯卻依然行揖禮,衛青不但不生氣,反而更加尊重汲黯,經常向他請教國家和朝中的疑難之事,看待他勝過平素所結交的很多人。 

    不患無威

    掃蕩漠南時,蘇建部3000騎兵意外遭遇了大單于上萬主力,前將軍趙信又臨陣倒戈,苦戰一天蘇建只身逃回。對于是否殺蘇建以立大將軍威的問題。軍部兩方有了分歧。有人說兵法講‘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蘇建以少敵多,苦戰到全軍覆沒也沒有二心,不該被殺;周霸則說大將軍就任以來,還未殺過裨將,殺蘇建‘立威’正是時候。衛青立刻否決了周霸的話,表示以天子殊寵為大將軍,不患無威,雖有權力,但不敢擅專,還是把這事交給天子定奪。于是用囚車押回蘇建,漢武帝果然放了蘇建贖為庶人。

    首先,司馬遷在《淮南衡山列傳》里也提到,跟過衛青的部將,包括淮南王“八公”中的伍被和出使過長安的謁者都說:‘大將軍材干絕人……眾將皆樂為大將軍所用’,有‘淮南第一劍客’之稱的游俠雷被也曾主動請求想跟隨大將軍衛青打匈奴。可見衛青身為大將軍,的確是不患無威。

    再者,蘇建是衛青老部下,以校尉從衛青封侯。又參與建朔方。漠南遭遇意外,仍奮戰一天不降,可見忠勇(后其子蘇武在塞外被扣留十幾年仍不變節歸漢,更可見志堅)。若衛青真為所謂‘立威’殺這樣的將軍,才令人齒寒了。對比李廣全軍覆沒被俘后一人飛身逃回時(以此得了匈奴‘飛將軍’的稱號),也都是用錢贖了命。

    漢代有以錢孰命的法律,衛青當場不殺,就相當于饒了蘇建;而以囚車交給皇帝處理,又尊重了漢武帝的最高裁決。各留了一半,又都處理的恰到好處。

    贈金事件

    漠南之戰后,大將軍被賜千金,有個叫寧乘的人,對他說:“大將軍之所以能顯貴全是因為衛皇后,漢武帝現在很寵愛王夫人,她如今剛剛受寵所以家里尚未富貴,大將軍可以把皇帝所賜的千金都送給她示好”(此話明顯謬誤,衛霍皆以自身能力和切實的軍功封侯。早年衛青被館陶公主綁架獲救后就已‘賞賜數日累千金’;而王夫人那時不但已封了夫人,還很得寵,可家里還是‘未富貴’)。衛青并未按寧乘所說把千金都送去,卻折半把五百金送給了王夫人 。

    此事可以排除討好寵妃的可能性,第一,衛青折半送金,當時已為萬戶侯和秩祿最高的大將軍并不缺錢,反而常把太后所賜的金子全都分給部下 ;第二,衛青作為皇后和太子倚靠的外家并不是拉攏寵妃的好選擇 。漢武帝知道后,詢問了衛青,把寧乘升為東海都尉調出了長安。

    舅甥關系

    衛氏一門顯赫后,京城中有歌謠說:生男無喜,生女無怨,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意思是說衛氏一門的顯貴全靠了衛皇后。其實不然,衛青、霍去病卻都是因為軍功封侯,出生入死,浴血奮戰,為國家做出了重大貢獻。正因為如此,后來衛皇后失寵,二人在朝廷的地位也絲毫未受影響。

    漠北大戰后,在“無功不得封侯”的漢代,追求軍功的部下紛紛離開不再出征的衛青轉投霍去病門下,而且經常得到官爵,只任安未去。有人依此推斷衛霍二人感情不好,但從霍去病請立三子封王而維護太子劉據地位可以看出他和衛青的政治立場是一致的,從李敢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出霍去病與衛青依然親厚。

    漠北大戰時,李廣因喪失了立功封侯的最后機會,以及迷路的過失將會受到軍事處罰,一怒之下拔刀自盡。一年后,繼其父李廣之職成為郎中令的李敢怨恨衛青,刺傷了大將軍。衛青沒有追究這件事,霍去病知道后,射殺了李敢為舅舅報仇。至于那些轉投到霍去病門下的人,這是人之常情,而是否能得到官爵,這并不是衛霍二人決定的,而是因為當時賞罰分明的軍功制度。但是霍去病與舅舅衛青的關系深厚。 

    從不養士

    衛青率軍與匈奴作戰,屢立戰功,雖然戰功顯赫,權傾朝野,但從不結黨,更不養士,蘇建曾經勸告衛青養士以得到好名聲,衛青認為養士會讓天子忌諱,以前竇嬰和田蚡厚待賓客就常讓劉徹切齒,作為臣子只需要奉法遵職就可以了,何必去養士呢?而驃騎將軍霍去病也跟舅舅衛青抱有同一種看法。 

    淮南寢謀

    《史記》記載,淮南王劉安打算謀反時,問謀士伍被:“崤山之東若有兵戰,朝廷必派大將軍衛青統兵鎮壓,您認為大將軍是怎樣的人?” 伍被說:“我的好友黃義,曾跟隨大將軍攻打匈奴,歸來告訴我說:‘大將軍對待士大夫有禮貌,對將士有恩德,眾人都樂意為他效勞。大將軍騎馬上下山岡疾駛如飛,才能出眾過人’。我認為他能力很高,又屢次率兵征戰通曉軍事,不易對抗。”

    謁者曹梁出使長安歸來,也說大將軍號令嚴明,對敵作戰勇敢,常身先士卒。安營扎寨,井未鑿通時,士兵都喝上了水,他才肯喝。軍隊出征歸來,士兵渡河已畢,他才過河。皇太后賞給的錢財絲帛,他都轉賜手下的軍官。即使古代名將也無人比得過。”

    后來淮南王做謀反的準備,派人假裝獲罪后逃出淮南國而西入長安,給大將軍和丞相供事,意欲一旦發兵起事,就讓他們先刺殺大將軍衛青,再說服丞相公孫弘,之后便如同揭去一塊蓋布那么輕而易舉了。 

    無人構陷

    位高權重、才干絕人,衛青依然對士大夫們有禮貌,對將士們有恩德,戰場上也能與之同甘共苦。因此,常有人評價衛青過于‘和柔’。但試想一個七戰七捷,自立漢以來始破匈奴,在險境臨危應變以弱勝強的大將軍;亦或是出入禁中、掌議論,參決政事、秉掌樞機的天子侍中和內朝大司馬大將軍都需過人的應變能力和魄力。對外辱強敵,衛青有力回擊;而對待同仁,則謙和仁讓,出將入相,氣度寬廣。

    《資治通鑒》記載太子和皇后日漸寵衰后常常擔憂,漢武帝主動找到衛青表示太子溫厚好靜能安天下,是最合適的守城賢主,并讓衛青轉告 。衛青在世的時候,從無人敢構陷衛家和太子,直到他去世之后,很多臣下認為太子失去了外家的支持,企圖陷害太子的才逐漸多了起來 。武帝后期許多為禍之人,如李廣利、巫蠱之禍時的江充等也均是在衛青去世幾年或十幾年之后,才開始擔任職務。

    家族成員

    衛青有記載的三個兒子,衛伉、衛不疑、衛登,三子生母不詳,但從衛青得封大將軍時“三子在襁褓中”封侯來看,三個孩子的母親可能不是同一人。
     根據司馬遷及《漢書》里的記錄,衛青娶平陽公主至少在元鼎二年(前115年)以后,平陽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夏侯頗在此年犯了與父妾私通之罪,自殺國除。而平陽公主的兒子曹襄,也死在元鼎二年。[故褚少孫補敘衛青當上大將軍后(前124年)就娶了平陽公主的內容并不準確]
     漢書記載,平陽公主死后,與衛青合葬。西漢合葬制度不同墓,據現階段的勘測,平陽公主墓冢約在衛青墓東側1300米左右。

    后世紀念

    衛氏復家

     根據班固在漢書年表里的記載,在征和二年(也就是衛青去世15年后)的巫蠱之禍中,衛青的長子衛子夫之侄長平侯衛伉由于受巫蠱牽連,坐誅,但衛伉的子嗣以及衛青次子衛不疑與幼子衛登的家族并沒有受牽連的記錄。因此,在后來漢宣帝、漢成帝以及漢平帝時期,衛青的后人以皇帝詔復家。(漢宣帝)元康四年,詔賜青孫錢五十萬,復家。(漢成帝)永始元年,青曾孫玄以長安公乗為侍郎。(漢平帝·王莽)元始四年,賜青玄孫賞爵關內侯。至今,山西臨汾仍存大將軍故里供后人代代瞻仰。

    衛青墓

    衛青墓的封土為二層臺覆斗形,是茂陵陪葬重臣中最大的一座,墓底部東邊長113.5米,南長約90米,北長72.6米,西長107.2米,高約25.5米,頂部南北15、東西6米;高25.5米;占地面積 8064.55平方米,體積94412立方米。西北角凹進一部分,而西南角凸出一部分,遙望如一小山,南面坡陡,北面坡長緩,中腰有平臺。(資料來自《茂陵考古調查、勘探簡報》
     現存的這塊墓碑,是清朝時立的,立碑人名叫畢沅(續《資治通鑒》的作者),是當時的地方長官(碑上署名兵部侍郎陜西巡撫督察院副右都御史畢沅)。衛青墓碑上的字是“漢大將軍大司馬長平侯衛公青墓”十四個字。
    查看更多>>

    班超

    人物生平

    少有大志

    班超為史學家班彪的幼子。他雖然為人有大志,不拘小節,但卻孝順恭謹,居家操持很勤苦,但他不以此為恥。班超口才很好,廣泛的閱讀典籍,常拿著《公羊春秋》閱讀。 

    永平五年(62年),班超的哥哥班固被召入京任校書郎,班超和他的母親也一同遷居至洛陽。班超家境貧寒,靠替官府抄寫文書來維持生計。后來,他去找相面的人看相,相面的人說:“你的先輩雖是平民百姓,但你日后定當在萬里之外封侯。”班超問他原因,相面的人說:“你額頭如燕,頸脖如虎,飛翔食肉,這是萬里封侯的相貌啊!” 

    后來,漢明帝問班固說:“你弟弟現在哪里呢?”班固說:“在替官府寫書,用掙來的錢奉養老母親”。于是明帝就任命班超為蘭臺令史,掌管奏章和文書。但不久后,他就因為小過失被免職。 

    出使西域

    震懾鄯善

    西域諸國當時因各種原因與中央王朝沒有聯系,被北匈奴所控制。北匈奴得到西域的人力、物力后,實力大增,屢次進犯河西諸郡,使得邊地人民不堪其苦。

    永平十六年(73年),奉車都尉竇固等人出兵攻打北匈奴,班超隨從北征,在軍中任假司馬(代理司馬)之職。班超一到軍旅中,就顯示了與眾不同的才能。他率兵進攻伊吾(今新疆哈密西四堡),在蒲類海(今新疆巴里昆湖)與北匈奴交戰,斬獲甚多。竇固很賞識他的才干,于是派他和從事郭恂一起出使西域。 

    經過準備之后,班超和郭恂率領部下向西域進發,先到達了鄯善(今新疆羅布泊西南)國。鄯善王對班超等人先是噓寒問暖,禮敬備致,后來突然改變態度,變得疏懈冷淡。班超估計其中一定有原因,于是對部下說:“你們難道沒覺察鄯善王的態度變得淡漠了么?這一定是北匈奴有使者來到這里,讓他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服從誰好的原因。頭腦清醒的人能夠預見到還未發生的事情,何況現在已明擺著呢!” 

    于是,班超便把接待他們的鄯善侍者找來,出其不意地問他:“我知道北匈奴的使者來了好些天了,他們現在住在哪里?”侍者感覺出乎意料,倉猝間難以回答,只好把情況照實說了。班超把侍者關押起來,以防泄露消息。接著,立即召集部下三十六人,飲酒高會。喝到酒醉的時候,班超故意激怒大家說:“你們諸位與我都身處邊地異域,要想通過立功來求得富貴榮華。但現在北匈奴的使者來了才幾天,鄯善王對我們就不以禮相待了。如果一旦鄯善王把我們綁送到北匈奴去,我們不都成了豺狼口中的食物了嗎?你們看這怎么辦呢?”大家都齊聲說道:“我們現在處于危亡的境地,是生是死,就由司馬你決定吧。”班超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現在的辦法,只有乘夜用火進攻北匈奴使者了,他們不知道我們究竟有多少人,一定會感到很害怕,我們正好可以趁機消滅他們。只要消滅了他們,鄯善王就會嚇破肝膽,我們大功就告成了。”有人說:“這件事應當和郭從事商量一下。”班超大怒說:“是兇是吉,就在于此事。郭從事是平庸的文官,他聽到這事必定會因為害怕而暴露我們的計劃,我們就會白白送死而落下不好的名聲,這就稱不上是壯士了。”部下都一致稱是。 

    這天天剛黑,班超就率領將士直奔北匈奴使者駐地。當時天上刮大風,班超命十個人拿著鼓藏在敵人駐地的后方,約好一見火起,就猛敲戰鼓,大聲吶喊。又命其他人拿著刀槍弓弩埋伏在門兩邊。安排完后,班超順風縱火,一時間三十六人前后鼓噪,聲勢喧天。匈奴人亂作一團,逃遁無門。班超親手擊殺了三個匈奴人,他的部下也殺死了三十多人,其余匈奴人都葬身火海。 

    第二天,班超將此事報知郭恂,郭恂先是吃驚,接著臉上出現了感覺不公平的臉色。班超知道他心存嫉妒,便抬起手來對他說:“你盡管沒有與我們一起行動,但我班超又怎么忍心獨占這份功勞呢?”郭恂臉露喜色。班超于是請來了鄯善王,把匈奴使者的首級給他看,鄯善王大驚失色,舉國震恐。班超好言撫慰,鄯善王表示愿意歸附朝廷,并把自己的王子送到朝廷作為人質。 

    再使西域

    班超完成使命后率眾回師,并把情況向竇固作匯報。竇固非常高興,上表奏明班超出使經過和所取得的成就,并請明帝再選派使者出使西域。明帝很欣賞班超的勇敢韜略,認為他是難得的人才,便下詔對給竇固說:“象班超這樣的使臣,為什么不派遣他,而要另選別人呢?可以提拔班超擔任軍司馬,讓他繼續完成出使的任務。”竇固認為班超手下的人太少,想給他再撥一些人馬。班超卻說:“我只要帶領原來跟從我的三十多人就足夠了,如果發生意外,人多了反而更增加累贅。” 

    班超等人向西域進發,不久,到了于闐(今新疆和田)國。當時,于闐王廣德剛剛攻破莎車(今新疆莎車)國,在天山南道稱雄,北匈奴派使者駐在于闐,對外說是監護它,實際上掌握著于闐的大權。班超到達于闐后,于闐王對他并不很禮貌,態度頗為冷淡。于闐的巫風興盛,巫師對于闐王說:“天神發怒了,你們為什么想去歸順漢朝?漢使有一匹嘴黑毛黃的好馬,你們趕快把它弄來給我祭祀天神!”于闐王派宰相私來比向班超討要那匹馬,班超早已清楚事情原委,痛快地答應了。但是提出要巫師自己來牽。等到巫師到來后,班超不由分說,將他殺死,并逮捕了私來比,痛打數百皮鞭。把巫師的首級送還于闐王,說明利害,以道義責備他。于闐王早就聽說過班超在鄯善國誅殺匈奴使者的作為,因此頗為惶恐,當即下令殺死北匈奴使者,重新歸附朝廷,班超重賞了于闐國王和他的臣子,成功鎮撫于闐。西域各國因此全都派出王子到朝廷做人質,西域與中央中斷了六十五年的關系,至此才恢復。 

    當時匈奴人扶立的龜茲(今新疆庫車縣城東郊)國王倚仗匈奴的勢力在天山道肆無忌憚,他派兵攻破疏勒(今新疆喀什市)國,殺死國王,另立龜茲人兜題為疏勒王,疏勒國實際掌握在龜茲人手中。 

    永平十七年(74年)春天,班超帶手下人從小道向疏勒國進發。班超行至兜題居住的架橐城九十里的地方,派手下吏員田慮去招降兜題。班超指示說:“兜題并不是疏勒人,疏勒國民一定不會為他盡忠效命的,他如果不肯投降,就將他扣押起來。”田慮只身來見兜題。兜題見田慮勢單力孤,根本沒有投降的意思。田慮乘其不備,搶上去劫持了他。在這種突發事件下,兜提手下的人都驚懼奔走。田慮乘馬疾馳,到班超處復命。班超當即來到架橐城,把疏勒文武官員全部集中起來,向他們陳說龜茲種種不合理的行徑,宣布另立原來被殺掉的疏勒國君的侄兒忠當國王,疏勒人非常高興。新王和一班官員要殺死兜題,但班超從大局出發,說:“殺他無益于大事,應該讓龜茲知道大漢的恩威。”說服眾人釋放了兜題,疏勒也平定。 

    至此,班超兩次出使,憑借智勇,已先后使鄯善、于闐、疏勒三個王國恢復了與漢朝的友好關系。

    以夷制夷

    永平十八年(75年),漢明帝去世,焉耆(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縣)國乘漢朝大喪的機會,圍攻西域都護陳睦,將其殺害。班超孤立無援,而龜茲、姑墨(今新疆溫宿、阿克蘇一帶)等國也屢屢發兵,進攻疏勒。班超與疏勒王忠互為犄角,首尾呼應,在盤橐城據守。雖然勢單力孤,但仍堅持了一年多。 

    建初元年(76年),漢章帝劉炟即位,朝廷認為陳睦已死,擔心班超獨處邊陲,難以支持,于是下詔命班超回國。班超受命將歸的時候,疏勒舉國憂恐。都尉黎弇說:“漢使如果離開我們,我們必定會再次被龜茲滅亡。我實在不忍心看到漢使離去。”說罷,便拔刀自刎而死。班超率部至于闐,于闐國王和百姓都放聲大哭,他們說:“我們依靠漢使,就好比孩子依靠父母一樣,你們千萬不能回去。”不少人還抱住班超的馬腿苦苦挽留。班超見狀,自知于闐父老決不會讓他東歸,而他也想留在這里,完成他立功異域的宏愿,便毅然決定不回漢朝,重返疏勒。疏勒有兩座城在班超走后,已經重新歸降了龜茲,并且與尉頭國(今新疆阿合奇)聯合起來,意圖造成大亂。班超將反叛首領逮捕,又擊破尉頭國,斬殺了六百多人,才使疏勒再次安定。 

    公元78年(建初三年),班超率領疏勒等國的士兵一萬多人攻破姑墨國,斬殺了七百人,將龜茲孤立。 

    公元80年(建初五年),班超上書給章帝,分析西域各國形勢及自己的處境,提出了要趁機平定西域各國的主張,他說: 

    “臣曾經看到先帝想打通西域,因而往北進擊匈奴,向西域派出使者,鄯善國和于闐國當即歸附大漢。現在拘彌、莎車、疏勒、月氏、烏孫、康居等國又愿意歸順漢朝,共同出力,攻滅龜茲,開辟通往漢朝的道路。如果我們攻下了龜茲,那么西域尚未歸服的國家就屈指可數了。臣心中獨自思量,臣原來雖然只是個軍中的小吏,但卻很想象谷吉那樣在遠方為國效命,象張騫那樣在曠野捐軀。從前魏絳只是一個小國的大夫,還能與諸戎訂立和盟,何況臣今天仰承大漢的聲威,難道不能竭盡鉛刀一割的作用嗎?前漢議論西域形勢的人都說只有聯合了三十六個國家,就稱得上折斷了匈奴的右臂。現在,西域的各個國家,那怕是極邊遠的小國,沒有不愿意歸附漢朝的,大小國家都十分高興,自愿進貢的絡繹不絕,只有焉耆、龜茲二國不服從我們。臣先前曾和三十六個部下奉命出使西域,歷盡艱難危困,自從孤守疏勒以來,至今也已經五年了,對于西域的情況,臣較為熟悉。曾經問過大小城廓的人,他們都認為依靠大漢與依靠天一樣可靠。由此看來,蔥嶺的道路是可以打通的;蔥領一通,那么就可以征服龜茲了。現在我們應該封龜茲國的侍子白霸為龜茲國王,派幾百名步騎兵護送他回來,與其它各國軍隊聯合作戰。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擒獲現在的龜茲王。用夷狄來攻夷狄,這是最好的計策啊!臣看到莎車、疏勒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