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南施北宋

    南施北宋,即清初安徽宣城的施閏章和山東萊陽的宋琬的合稱,二人一南一北,他們的思想屬于理學復古的保守派,在詩歌上主張以溫柔敦厚的詩風來為“清明廣大”的盛世服務,故稱南施北宋。有關南施北宋兩人的成就,大詩人王士禎說:“康熙以來詩人,無出南施北宋之右。”

    主要角色

    施閏章

    人物生平

    施閏章于明神宗萬歷四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1619年1月6日)出生于江南名邑寧國府宣城雙溪,其家為“一門

    鄒魯”的理學世家。祖父、父親都是理學家。閏章自幼父母早逝,養于祖母,事叔父如父。受業復社名士沈壽民,博覽經史,勤學強記,工詩詞古文學。少年即有文名,曾去北京,與宋琬、嚴沆、丁澎、張譙明、趙錦帆、周茂元等以詩相和,時稱“燕臺七子”。與邑人高詠生主持東南詩壇數十年,時稱“宣城體”。施常與同曹唱和,一詩脫稿,爭相傳誦。

    順治三年(1646年)中舉,順治六年(1649年)進士,授刑部主事,奉使桂林,歷員外郎,刑部尚書稱贊他“引經折獄,平反者盈十百,而大憝者終無幸者。” 順治十三年(1656年),參加高等御試,名列第一,遂擢山東提學僉事,取士“崇雅黜浮”,有“冰鑒”之譽,當時“四方名士”慕其名而“負笈問業者無虛日”,“閏章一一應之,不少倦”,“士以此益歸其門”。任上曾錄取蒲松齡為童子試第一名,又修葺孟廟、閔子廟、伏生祠墓等。在濟南居官五年,對濟南風物多所題詠。

    順治十八年(1661年),調任江西布政司參議,分守湖西道,轄臨江、吉安、袁州三府。當時湖西地區天災人禍,盜賊蜂起,民不聊生。施閏章一到任上,即往民間了解民情,發現農民無力交糧,被逼為盜,他作《勸民急公歌》、《湖西行》等詩,進行勸導。他還遍歷湖西的崇山峻嶺,低谷大川訪問民間疾苦,作《大阬嘆》、《竹源阬》等詩,反映民間生活狀況,希望省撫大吏引起重視。他在《大阬嘆》中寫道:“殺人稅無出,遲回傷我心……宿甫既累歲,敲骨力難任。民頑實吏拙,素食慚官箴。”他在《竹源阬》中寫道:“煢煢數寡婦,零落依孤村。兇年艱半藪,撮土招游魂。”這些詩真實反映了民間疾苦,代表人民的呼聲,受到當地人民的愛戴。他在任上十分注重民風教化,在袁州重建昌黎書院,在吉安修葺白鷺書院,親自講學,主張“以存誠立教。”由于一系列惠政,百姓尊稱他為“施佛子”。康熙六年(1667年),清廷裁撤道使,被罷官。湖西地方父老鄉親多次聯名挽留不允,于是地方集資創設龍岡書院,以紀念他的德政。 及至告別之日,“父老夾道焚香,泣送數十里”。

    施閏章歸鄉閑居十年,一心服侍叔父施譽終老,無意仕途,每遇朝廷征召,稱病不就。康熙十八年(1679年)朝廷開博學鴻儒科,他仍稱病不應。還是其叔一再勸說,他才離家北上,經過考核,名列二等第四名,授翰林院侍講,纂修《明史》。康熙二十年(1681年),任河南鄉試正考官,二十二年(1683年)轉侍讀,并作《太宗圣訓》的纂修官,1683年閏六月十三日(8月5日)病逝于京邸。

    文學創作

    施閏章祖、父都是理學家,他則以詩名噪清初。施閏章與宋琬、王士禎、朱彝尊、趙執信、查慎行,合稱為“清初六家”,又與高詠、梅庚、梅清、梅文鼎、沈泌諸子創立“宣城體”自

    建一幟,其主張學術與文學水乳交融、密不可分,以“醇厚”為則,追求“清深”詩境和“樸秀”風貌、語言簡凈、句調整嚴等特征,呈現出獨具一格的“清真雅正”的藝術特色,雄踞清初文壇十年之久。

    所著《蠖齋詩話》主張“詩有本”、“言有物”,反對“入議論”,推尊唐人,反對宋詩。王士禎論康熙時詩人,將他與宋琬合稱“南施北宋”,認為施閏章的詩“溫柔敦厚,一唱三嘆,有風人之旨”(《池北偶談》),甚至把施氏“秋風一夕起”律詩與“驚心動魄、一字千金”的《古詩十九首》相提并論。不過王士禎所推重的主要是施閏章的五言近體,即晚年取徑“王孟風致”的作品。這類詩雖然寫得空靈凝煉,意境悠深,但內容未免單薄狹隘,詩中多表現封建士大夫孤芳自賞情緒。趙翼譏刺他“以儒雅自命,稍嫌腐氣”(《甌北詩話》)。

    施閏章比較關注現實的作品,是他中年游學京師、奉使桂林、提學山東、分守湖西時所創作的古風,五言如《抵桂林》、《大阬嘆》、《竹源□》、《臨江憫旱》、《新谷篇》、《銅井行》、《壯丁篇》,七言如《老女行》、《海東謠》、《彈子嶺歌》、《萬載謠》、《輿無夫行》,樂府如《上留田行》、《浮萍兔絲篇》、《雞鳴曲》、《抱松女》、《病兒詞》等。在這些作品中,清朝軍隊的殺掠,贓官酷吏的橫行,戰亂、天災、賦稅交相煎逼下農村的荒涼凋敝,各業百姓的深重苦難,尤其是婦女的悲慘遭遇,都得到一定的反映。

    施閏章古文學歐陽修、蘇軾,魏禧,評論說“意靜氣樸”(《愚山先生集序》),以辨析理學及論修史之作寫得最為精致,不過內容平庸的傳志序跋太多,不能與他的詩歌相提并論。張裕釗在《國朝三家詩鈔》中,將鄭珍和施閏章、姚鼐并列為清代三代詩人。

    著述名錄

    施閏章可算一代循吏通儒,著作頗豐,有《學余集》80卷、擬明史5卷、《雙溪詩文集》、《學余堂文集》28卷、《愚山詩文集》50卷、《試院冰淵》1卷、《觀海集》、《矩齋雜記》2卷、《蠖齋詩話》4卷、《青原山志略》13卷等。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宣城施彥恪編輯《愚山全集》94卷。

    蒲松齡撰文報師恩

    蒲松齡曾得到施閏章的賞識,取為頭名秀才,比一般情況下考中秀才更為榮耀,隨著施閏章的文聲日益高漲,也就越來越顯得榮耀。后來,蒲松齡屢就鄉試不中,回想起施閏章對他的提攜之恩,就更加感激施閏章對他的垂青。于是,蒲松齡就借《胭脂》這個故事,大張其鼓地夸贊施閏章的“

    愛才護才”。

    《胭脂》寫施閏章任山東學政時慧眼識冤情,為名士宿介平反冤案的故事。蒲松齡先在篇中稱贊施閏章,“賢能稱最,又有憐才恤士之德”,又在篇末以“異史氏”的名義說了一大段感激的話:“甚哉!聽訟之不可以不慎也!縱能知李代為冤,誰復思桃僵亦屈?然事雖暗昧,必有其間,要非審思研察,不能得也。嗚呼!人皆服哲人之折獄明,而不知良工之用心苦矣。世之居民上者,棋局消日,綢被放衙,下情民艱,更不肯一勞方寸。至鼓動衙開,巍然坐堂上,彼嘵嘵者直以桎梏靖之,何怪覆盆之下多沉冤哉!”文中的“人皆服哲人之折獄明,而不知良工之用心苦矣”,是說人們都佩服哲人判案時的英明,而體會不到他的良苦用心。言外之意就是,施學政的“良苦用心”主要體現在愛護人才上,而不是單純用在判案上,與之相比,那些所謂的父母官就等而下之,他們連“折獄明”也做不到,他們在斷案時不能“一勞方寸”,“審思研察”,而是“桎梏靖之”,難怪世上有那么多的冤案啊!蒲松齡對施學政的贊揚,對那些自以為是官員的批評,真是發自肺腑,發人深省。

    在附則中,蒲松齡又說:“愚山先生,吾師也。方見知時,余猶童子。竊見其獎進士子,拳拳如恐不盡。小有冤仰,必委曲呵護之,曾不肯作威學校,以媚權要。真宣圣之護法,不止一代宗匠,衡文無屈士已也。而愛才如命,尤非后世學使虛應故事者所及。”這真是一篇真情告白。文章說,施先生是我的老師呀!我初次接受他的教育時,還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那時候就見他獎勵、扶持學子,其誠懇的真情唯恐表達不盡。學子有一點小冤屈,一定要婉轉地呵護他,從來不借此作威作福,討好權貴。他像孔子那樣維護和宣揚儒家教義,不止為一代人所敬仰。他愛護人才如同自己的生命,審閱學子的文章盡心盡力,絕對不會屈才,尤其不會像后來的學政那樣敷衍了事。

    接著蒲松齡又舉某名士寫《寶藏興焉》的故事,進一步贊揚施閏章愛才護才的精神。此段文字如下:嘗有名士入場,作“寶藏興焉”文,誤犯下“水”字,錄畢而后悟之,料無不黜之理。因作詞文后曰:“寶藏在山間,誤認卻在水邊。山頭蓋起水晶殿。瑚長峰尖,珠結樹顛。這一回,崖中跌死撐船漢!告蒼天,留點蒂兒,好與朋友看。”先生閱文至此,和之曰:“寶藏將山夸,忽然見在水涯。樵夫漫說漁翁話。題目雖差,文字卻佳,怎肯放在他人下?嘗見他,登高怕險,那曾見,會水淹殺!”這段文字是說,有一位名士參加科舉考試,做題為《寶藏興焉》的文章,卻將寶藏興焉的出處搞混了,將“山間”誤作“水下”,文章的主旨錯了,下面的議論就更錯了,他料想一定不會錄取,于是在文后以戲謔的口吻做了一首詞,要求主考官給自己留點臉面。施閏章不以為忤,反而以詼諧幽默的語言,和詞一首,稱贊這位名士的文字功底好,表示不會讓他落到最后一名。蒲松齡以此稱頌了施閏章“風雅之一斑”,同時也稱贊了施閏章“憐才之一事”。

    詩作選摘

    【上留田行】

    田中有啼兒,聲聲呼阿母。母死血濡衣,猶銜懷中乳。

    【錢塘觀潮】

    海色雨中開,濤飛江上臺。聲驅千騎疾,氣卷萬山來。

    絕岸愁傾覆,輕舟故溯洄。鴟夷有遺恨,終古使人哀。

    【燕子磯】

    絕壁寒云外,孤亭落照間。六朝流水急,終古白鷗閑。

    樹暗江城雨,天青吳楚山。磯頭誰把釣,向夕未知還。

    泊樵舍】

    漲減水愈急,秋陰未夕昏。亂山成野戍,黃葉自江村。

    帶雨疏星見,回風絕岸喧。經過多戰艦,茅屋幾家存?

    【過湖北山家】

    路回臨石岸,樹老出墻根。野水合諸澗,桃花成一村。

    呼雞過籬柵,行酒盡兒孫。老矣吾將隱,前峰恰對門。

    【舟中立秋】

    垂老畏聞秋,年光逐水流。陰云沉岸草,急雨亂灘舟。

    時事詩書拙,軍儲嶺海愁。洊饑今有歲,倚棹望西疇。

    【雪中望岱宗】

    碧海煙歸盡,晴峰雪半殘。冰泉懸眾壑,云路郁千盤。

    影落齊燕白,光連天地寒。秦碑凌絕壁,杖策好誰看?

    【浮萍兔絲篇】

    序:李將軍言:部曲嘗掠人妻,既數年,攜之南征。值其故夫,一見慟絕。問其夫,已納新婦,則兵之故妻也。四人皆大哭,各反其妻而去。予為作《浮萍兔絲篇》。

    浮萍寄洪波,飄飄東復西,兔絲罥喬柯,裊裊復離披。

    兔絲斷有日,浮萍合有時。浮萍語兔絲:離合安可知?

    健兒東南征,馬上傾城姿。輕羅作障面,顧盼生光儀。

    故夫從旁窺,拭目驚且疑。長跪問健兒:毋乃賤子妻?

    賤子分已斷,買婦商山陲。但愿一相見,永訣從此辭。

    相見肝腸絕,健兒心乍悲。自言亦有婦,商山生別離。

    我戍十余載、不知從阿誰。爾婦既我鄉,便可會路岐。

    寧知商山婦,復向健兒啼。本執君箕帚,棄我忽如遺。

    黃雀從烏飛,比翼長參差。雄飛占新巢,雌伏思舊枝。

    兩雄相顧詫,各自還其雌。雌雄一時合,雙淚沾裳衣。

    【漆樹嘆】

    斫取凝脂似淚珠,青柯才好葉先枯,一生膏血供人盡,涓滴還留自潤無?

    【雪中閣望】

    江城草閣俯漁磯,雪滿千山失翠微。笑指白云來樹杪,不知卻是片帆飛。

    查看更多>>

    宋琬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宋琬生于明萬歷四十二年(1614),高祖宋黻,為明代萊陽第一位進士,官至浙江副使,父宋應亨,天啟間進士,歷任大名府清豐知縣、吏部稽勛司郎中,清兵入關后,死守萊陽抗清,城破殉國。

    宋琬自幼聰慧,刻苦好學,應試縣、府皆名列榜首。崇禎八年(1635)以高才生充拔貢入京深造。與父宋應亨、兄宋璜,名噪京華。

    崇禎十六年(1643),清兵攻打萊陽城,宋應亨、宋玫組織宋氏族人及鄉民抗清,城破殉國。宋琬則以仲兄宋璜任所在杭州,出游吳中在外得免一死,先后流落蘇州、杭州、金陵等地,使其有機會進一步接觸社會生活,了解平民疾苦。 

    出仕為官

    順治三年(1646),清廷開科取士,宋琬鄉試亞魁,翌年中進士,授戶部河南司主事,后升調吏部稽勛司主事;

    順治十一年(1654),出任隴西道僉事;

    順治十八年(1661),宋琬升為浙江按察使司按察使;

    康熙十一年(1672),授四川按察使司按察使。

    被誣入獄

    先輩抗清,已為新朝留下不信任的口實。順治七年(1650),宋琬因其父抗清之事被捕入獄。三個月后平反出獄,官復原職。

    順治十八年(1661),宋琬升為浙江按察使司按察使。次年春,族侄宋彝秉(又稱宋奕炳)因盜竊案發,宋琬長兄宋璠坐視不救,宋彝秉遂誣告宋璠、宋琬與農民起義領袖于樂吾(即于七)通謀造反,致使宋琬及其妻、孥、侄等被逮往京城,再次被捕下獄,關入西曹刑部大牢 。后經大司空蔣國柱親赴萊陽核查,“知其冤,力為申雪”,康熙二年(1663)十一月,清廷以“窮治無跡,證虛不當坐”,將其釋放。釋放宋琬,主要原因在于康熙帝剛繼位,為進一步籠絡漢族知識分子,穩定全國的政局。 

    第二次冤獄結束后被免官,宋琬在江浙一帶生活了八年,直至康熙親政 。期間浙江又起獄案,宋琬又被牽連其中,再度入獄,幸得蔣國柱再施援手,保救得釋。

    康熙十一年(1672)投牒自訴,宋琬案情得到昭雪,再次被清廷起用,授四川按察使司按察使。

    憂憤而終

    康熙十二年(1673)正月間,宋琬在回萊陽省親后,不顧身體患病,奉命赴京城朝覲康熙皇帝,時逢吳三桂起兵叛亂,攻陷成都,蜀中妻子兒女陷入叛軍之手。京中宋琬聞訊后,驚恐憂郁,以致氣塞胸臆,病逝于京都館舍,時年59歲。 

    主要成就

    政治成就

    順治十一年(1654),出任隴西道僉事,時秦州發生地震,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慘重,無家可歸者數以萬計。宋琬一面組織群眾修復家園,一面采取措施賑濟百姓。因國庫空虛,他便“出家財,自萊陽郵致以恤其災。”因救災有功,政治清明,被欽賜蟒服并加晉一級,優升永平副使,管軍餉。他嚴禁將吏虛報冒領和借機克扣行為。盡力削減舊的不合理征項,以減輕民眾負擔。 

    康熙十一年(1672),宋琬上任四川按察使司按察使后立即采取措施,將豪強所占城中空地和郊外荒田,分給難民耕種,并積極改革陳規陋習,深受群眾愛戴。 

    文學成就

    宋琬一生著述頗豐,現在能見到的詩有1333首、詞165首、文223篇,此外還有賦2篇、雜劇《祭皋陶》一卷,均收在《安雅堂集》里。另外,還有《安雅堂詩》八卷、《二鄉亭詞》、《永平府志》、《北寺草》等。康熙十一年(1672)春,王士禎曾審定其詩稿三十卷。宋琬入蜀后又結集《入蜀集》一部。

    據記載,宋琬最早的刻本為《荔裳集》,現在能見到最早的正式刊刻稿為《安雅堂文集》二卷,《安雅堂詩》一卷系作者康熙五年(1666)寓居蘇州時所刻。之后作者又自刻過《二鄉亭詞》、《安雅堂書啟》以及劇本《祭皋陶》等,多是殘缺不全。宋琬死后,其子宋思勃和族孫宋邦憲先后多次搜羅補輯,共湊成二十卷,其中大部分是未刻稿。另據《登州府志》記載宋琬還寫有《秦州紀異》、《治蜀條例》和《治蜀讞案》各一卷,“皆事理詳盡,文亦簡凈不俗”。

    萊陽市圖書館現存《安雅堂集》16卷,其木刻版尚保藏數百片之多。 

    親屬成員

    高祖:宋黻,字景章

    曾祖:宋耀

    祖:宋述

    父:宋應亨,字嘉甫,號長元

    長兄:宋璠,宋應亨長子,字玉伯

    仲兄:宋璜,宋應亨次子,字玉仲,號答昊

    族兄:宋玫,字文玉

    族兄:宋琮,萬鐘,別號梅菴

    弟:宋珣

    長子:宋思勱

    次子:宋思勃,出于宋璠子

    三子:宋思勰

    侄子:宋思陟,宋璜子

    個人作品

    《劉雪舫饋泉酒賦謝》、《九哀歌》、《壬寅除夕作》、《獄中八詠》、《土炕成》、《苦井水》、《煮枕行》、《苦雨嘆》、《鬻帖》、《鬻畫》、《鬻硯》、《鬻觚》、《鬻爐》、《鬻字》、《鬻磁杯》、《鬻畫屏》、《鬻裘》、《鬻帽》、《春夜吟》、《雨中讀書》、《雙燕歌》、《縛鼠詞》、《獄中之羊賦》、《感懷五首》、《張舉之再直西省傷余在系之久賦詩志感》、 《渡黃河》、《春日田家》、《舟中讀書》、《初秋即事》、《江上阻風》、《舟中見獵犬有感》、《同歐陽令飲鳳凰山下》、《獄中對月》、《悲落葉》、《憶秦娥·秋感》、《西江月·索林鐵崖侍史絮鐵不見作此嘲之》、《夢江南·湖上春早》、《蝶戀花·旅月懷人》、《踏莎行·雁》、《鵲橋仙·井蛙》。

    人物評價

    詩人之雄——錢謙益; 

    年雖尚少,而詩文名實聞見四方——王熙《宋琬墓志》; 

    康熙以來詩人,無出南施北宋之石,宣城施閏章愚山,萊陽宋琬荔裳是也。——王士禎《池北偶談》;

    詩頗類陸放翁,五古歌行,時闖杜、韓之奧。——王士禎;

    宋以雄健磊落勝。——沈德潛《清詩別裁》;

    才氣充沛,似過于施。——鄧之誠《清詩記事初編》;

    施如良玉之溫潤而栗,宋如豐城寶劍,時露光氣。——楊際昌《國朝詩話》;

    安雅堂中句,由來北宋傳。杜、韓堪并駕,庾、鮑可齊肩。祖德真良治,孫謀有象賢,遺詩同韋、孟、奕世又重編。——尹繼善《讀安雅堂拾遺集有作》;

    其思深,共識宏,其慮遠,其情長,其氣清以厚,其調雋以永,其格嚴以老,其言確而質。——金之俊《安雅堂集》序;

    文則追蹤兩漢,賦則媲美三都,詩兼庾鮑李杜之長,詞檀秦柳蘇黃之勝,四海之內,五十多年來無不知荔裳先生之為人者。——張重啟《未刻安雅堂集序》; 

    云水去又去青山猶在嬌雨成詞到處皆芳草,日月來復來故里情深軟風入詩滿目盡梨花。——現代著名詩人嚴陣;

    宋琬長于歌行,讀其長歌,真有長歌當哭之感。讀其監獄詩,“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懷”,絕不是一種泛泛之論。——王學泰《清詞麗句細評量》; 

    才氣充沛似過于施,天才俊上跨越眾人。——清代詩人沈德潛;

    詩風永在——冰心。 

    后世紀念

    宋婉故居

    宋婉故居宋琬故居位于萊陽市中心大街中部東側,建于明朝末年。清光緒五年(1879),萊陽知縣茅芳廉為之立碑——“宋荔裳先生故宅”。道光年間故居內設“盧鄉書院”,光緒年間為官立小學,后為萊陽中學。

    宋琬故居現為萊陽市博物館,有房屋46間,占地1054平方米。館內設革命歷史文物展室、宋琬紀念館、歷代名人紀念館、現代書畫展室等。 

    中心建筑宋琬紀念館坐北朝南,單層舉架式硬山磚木結構,有臺明和回廊,起脊仰合瓦,裝有正吻垂獸和走獸,雙排柱網,梁架前后帶穿枋、七檁七椽。梁枋上設架云敦,檐檁下設雕花柁敦,檁枋下設花草楣子和雀替,古香古色,為萊陽地區僅存的一處完整古建筑。紀念館內陳列宋琬塑像及其著作、手跡、印章、《安雅堂集》木刻板,還有黨和國家領導人、著名藝術家的題詞。館內除常年固定展覽以外,每年舉辦各類展覽十余次,年接待國內外游客萬余人次,取得了極大的社會效益。 

    1981年,煙臺市人民政府公布其為煙臺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92年,山東省人民政府公布其為山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96年,被煙臺市人民政府列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宋琬墓志

    宋琬墓志出土與萊陽市西古城村北,該墓志為宋琬遷葬時與其三位夫人的合葬墓志。

    宋琬墓志由二通石組成,花崗巖石質,志額石橫長75厘米、豎高73.5厘米、厚18厘米,篆書豎五行、行三字,計25字。文云:“皇清賜進士通議大夫四川按察司使加一級荔裳宋公墓志銘”。志文石橫長80.5厘米、豎高78厘米、厚11.5厘米,正楷書豎36行,總計1469字。 

    查看更多>>



    宋琬與施閏章是清初詩歌的代表人物,南施北宋作為跨越明、清兩代的詩人,他們的詩歌作品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明末時期文學作品的影響。兩人際遇不同,一生相聚的時間不多,但勝在相知相契,兩人的詩文既充盈了清初詩壇的創作,也譜寫了人間友誼的篇章。

    av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