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wxij"><output id="pwxij"><b id="pwxij"></b></output></span>

    <optgroup id="pwxij"><em id="pwxij"><pre id="pwxij"></pre></em></optgroup>
    <track id="pwxij"></track>

    <cite id="pwxij"><i id="pwxij"><source id="pwxij"></source></i></cite><samp id="pwxij"><output id="pwxij"><tbody id="pwxij"></tbody></output></samp>

    南宋四大畫家

    南宋四大畫家是指南宋的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四位畫家,簡稱“李、劉、馬、夏”。

    四位畫家的風格特點各不相同,李唐的畫剛勁犀利,氣魄雄偉;劉松年的畫受李唐影響,但工整方面更為突出。馬遠、夏圭師李唐筆法剛勁簡括,水墨淋漓,構圖多向特寫。總之,四位畫家的畫都對后世都有較大的影響。

    李唐

    人物簡介

    李唐 (1066—1150),字晞古。河陽三城(今河南孟縣)人。北宋畫院南渡而入南宋畫院的畫家,精于山水畫和人物畫。初以賣畫為生,宋徽宗趙佶朝(1100~1125)補入畫院。1127年金兵攻陷汴京,高宗南渡,李唐亦顛沛流離,逃往臨安(今杭州),以賣畫度日。南宋恢復畫院后,李唐經人舉薦,進入畫院,以成忠郎銜任畫院待詔,時年近八十。擅畫山水,變荊浩、范寬之法,

    用峭勁的筆墨,寫出山川雄峻的氣勢。晚年去繁就簡,創“大斧劈”皴,所畫石質堅硬,立體感強。他畫的山水畫對南宋畫院有極大的影響,是南宋山水新畫風的標志。兼工人物,初似李公麟,后衣褶變為方折勁硬,并以畫牛著稱。李唐的畫風為劉松年、馬遠、夏圭、蕭照等師法,在南宋一代傳流很廣,對后世影響很大。存世作品有《萬壑松風》、《教子圖》、《清溪漁隱》、《長夏江寺》、《采薇》.《煙寺松風》。等圖。

    畫作欣賞

    李唐畫作南宋-李唐畫作選

    《采薇圖》

    《采薇圖》,絹本,淡設色,縱27.2厘米,橫90.5厘米。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畫商末伯夷、叔齊不食周粟,避于首陽山采薇(俗名野豌豆),最后餓死的故事。借以頌揚民族氣節,間接地表達了他反對民族投降屈服的立場,有的題跋也指出此畫是“為南渡降臣發”。畫面采用截取式構圖,圖繪半山之腰,蒼藤、古松之陰,伯夷與叔齊采摘薇蕨,其

    間正在休息對話的情景。兩位主人公畫得筆墨勁秀,衣紋簡勁爽利,神態生動,殷殷凄凄,若聲出絹素。樹石筆墨粗簡,墨色濕潤,已開馬遠、夏圭法門。畫中石壁上有“河陽李唐畫伯夷、叔齊”題款兩行。畫后有元人宋杞、明人翁允文、項元汴,清人永瑆、翁方綱、阮元、吳榮光等題記。

    這是一幅歷史題材的繪畫作品,是以殷末伯夷、叔齊“不食周粟”的故事為題而畫的。司馬遷所著之《史記》中即有“伯夷列傳”,伯夷和叔齊是殷的諸侯孤竹君(國在今河北盧龍南)的兩個兒子,孤竹君立其三子叔齊為繼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齊要把繼承權讓給哥哥伯夷,伯夷不肯接受,說這是父命,不可違背,最后逃跑了。叔齊見狀也離家出走。兄弟二人出走后先后投奔了西伯姬昌(即周文王),不久姬昌死,兒子姬發(即周武王)要出兵討伐紂王。伯夷、叔齊攔住姬發的馬頭諫阻,認為臣子造反討伐君王是大逆不道的。武王伐紂取得勝利后,伯夷、叔齊深以為恥,表示決心不吃從周朝土地上長出來的糧食,于是逃隱至首陽山(在山西永濟縣境),采食野菜充饑度日,最后雙雙餓死在山里,臨死前還作了一首采薇歌:“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表示了堅決不屈服的志

    向。

    李唐所畫的《采薇圖》,即著力刻劃了這兩個古代寧死不愿意失去氣節的人物。李唐采用這個歷史故事來表彰保持氣節的人,譴責投降變節的行為,在當時南宋與金國對峙的時候,可謂是“借古諷今”,用心良苦。

    《煙寺松風》

    《煙寺松風》圖。掛軸,全幅長200CM。寬75CM。畫心長110CM,寬60CM。

    《煙寺松風》圖。 是李唐晚年80力畫煙寺松風圖。1147年已卯春月。

    李唐作品

    李唐《煙寺松風》掛軸。晚年所畫。80歲1147年已卯春月所畫。五云閣史柯九思題寺。柯九思(1290—1344年),元代。字敬仲,號丹丘生、五云閣吏,浙江臺州人。早年為仕途奔波,任奎章閣鑒書博士,后流寓吳中。晚年出家為道,以詩文書畫終老。有明代書法家王寵題字。王寵(1494--1533),中國明代書法家。字履仁、履吉,號雅宜山人,吳縣(今屬江蘇蘇州)人。為邑諸生,貢入太學。王寵博學多才,工篆刻,善山水、花鳥。思云題《煙寺松風》,思云原名:顧可求:顧福,字可求,長洲(今江蘇蘇州)人,號思云。是明代 文征明《(1470一1559年)是明代中期最著名的書畫家》的朋友。文征明選集中特地寫了思云的一身。 若真題跋,也稱其作品和作者:80能畫其神品,力挺健氣勢恢宏乃神品。現藏于江蘇鹽城。

    《萬壑松風圖》

    作于1124年,絹本,淺設色,縱188.7厘米,橫139.8厘米。

    其時李唐約58歲。構圖上明顯受范寬影響,一峰高聳,云霧繚繞,岡巒

    郁盤,峭壁如削,下面是濃密的松樹林,巖間有多處泉水飛濺,匯成溪流,右邊崖下有小路通幽。堅挺的皴筆似釘頭、雨點、刮鐵,或歸之為小斧劈皴,顯得石質堅硬,棱角尖銳。初看墨色濃重,實則原圖敷有厚重的青綠色,表明其初學時曾師法李思訓的著色。

    查看更多>>

    馬遠

    簡述

    馬遠(生卒年不詳,南宋寧宗時期人,大約活躍于十三世紀初期),字遙父,號欽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濟),生于錢塘(今浙江杭州)。其曾祖、祖父、伯、兄及本人均為畫院待詔。從北宋一直延續到南宋。“靖康之變”北宋滅亡后,馬遠的祖父隨著高宗趙構南渡,所以馬遠是在南宋的都城臨安(今浙江杭州)出生長大的。他大致的活動時間在南宋光宗、寧宗年間。擅畫人物、山水、花鳥。山水始承家學,后學李唐而自出新意,構圖多用邊角形式,有“馬一角”之稱,是南宋“翰林圖畫院”中的佼佼者。與另外三位畫院畫家李唐、劉松年、夏圭在畫史上合稱為“南宋四家”。 

    生平

    馬遠在我國繪畫史上享有盛譽,與李唐,劉松年,夏圭并稱為南宋四大家。他的山水畫成就最大,獨樹一幟,與夏圭齊名,時稱“馬夏”,成為繪畫史上富有獨創性的大畫家。
      馬遠字遙父,號欽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濟),生長在錢塘(今杭州)。他的生卒和詳細經歷,很難查考。他為南宋光宗、寧宗兩朝(約1190-1224 年)的畫院待詔。馬遠的曾祖、祖父、父親、伯父、兄弟、兒子一連五代都是畫院畫家。其曾祖馬賁善畫花禽、人物、佛像,形成“馬家”風格之后,為北宋徽宗朝宣和畫院待詔。祖父馬興祖是高宗紹興年間的畫師,精于鑒別古代文物,工花鳥,亦擅畫人物。叔父馬公顯與其父馬世榮在人物、山水、花鳥畫上無一不工,紹興年間任職待詔,并獲“賜金帶”。其兄馬逵也長于山水、人物,尤工花鳥畫,造詣頗深。其子馬麟工人物畫、 山水、花卉,曾為畫院祗侯。
      馬遠出身于繪畫世家,家學淵源,自幼受藝術的熏陶,繼承家學并吸收李唐畫法, 形成了自己獨特風格。

    代表作品

    《踏歌圖》、《華燈侍宴圖》、《梅石溪鳧圖》、《歡梅圖》、《西園雅集圖》卷

    藝術成就

    馬遠的藝術成就以山水畫最為突出。他師法李唐,多用水墨,筆法雄奇簡練。作畫特點是布局簡妙,線條硬勁,或用“斧劈”,水墨蒼勁,意境深邃清遠,標志著南宋山水畫的時代特色。在構圖上,馬遠一變五代、北宋以來的“全景式”,而是在取景上善于以偏概全,小中見大,只畫一角或半邊景物以表現廣大空間。故人稱“馬一角”,品評者多以馬遠的畫為“殘山剩水”,贊譽他的獨特畫風。其風格特點表現在或峭蜂直上而不見頂;或絕壁直下而不見腳,或近山參天,遠山則低,或四面全空,僅畫一垂釣孤舟,使畫面達到了強烈的空間感,突出近景的藝術效果。

    作品鑒賞

    作品一:《秋江漁隱圖》

    宋馬遠《秋江漁隱圖》 絹本墨筆。縱37厘米 橫29厘米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馬遠的人物畫存世作品不少,其藝術造詣甚高。在他的筆下,既有古代圣賢、文人雅士,也有農民、漁人等,題材面較廣。馬遠人物畫的鮮明特色是注重刻畫人物的神態和心理活動。此圖顯示出馬遠的富有創造性的卓越構圖技巧和特定的環境氣氛與意境的表達,畫面單純,一老漁翁懷抱木槳,蜷伏在船頭酣睡。

    南宋著名畫家馬遠是一位十分有才氣的畫家,他不但在山水、花鳥畫上開創新風,而且在人物畫上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馬遠早在青年時期就已經顯露出出眾的藝術才華,20多歲時繪制的人物畫就得到過宋高宗的御題。

    馬遠的人物畫創造力極強,他突破前人窠臼,敢于大膽剪裁,刪繁就簡,運用人物身段、動態來刻畫人物的形神,達到了簡潔生動的藝術效果。他多用凝重的禿筆來描繪人物面貌,畫衣紋則用畫樹枝的筆法,微帶顫動斷續,風格樸雅,和以前流行的流利秀美之作有所不同。

    這幅《秋江漁隱圖》是馬遠人物畫的代表作之一。此圖為一老漁翁懷抱木槳,蜷伏在船頭酣睡。小舟停泊在蘆葦叢中。老漁翁的頭部處理很見功底,眉、發、胡須的畫法用的是傳統的線描法,但對臉頰、鼻尖、眉宇、下唇、眼窩的暈染,卻極富有立體感,這在古代傳統繪畫里是一個突出而少見的表現手法,即使在馬遠其他人物畫作品里也沒這幅畫運用得這么成功。另外,他能嫻熟地用線條表現物象的質感,如水波的輕盈、布衣的皺褶和船板的木質等。幾枝將枯未枯的蘆葦輕輕搖擺,秋風瑟瑟,細波粼粼,渲染出一片靜謐的秋意。畫面氣氛烘托十分成功,絲毫沒有造作之嫌。在宋代人物畫中,這幅《秋江漁隱圖》的構思常被后世所稱道。

    作品二:《梅石溪鳧圖》

    馬遠極善造境。在此畫中,一角山巖橫空伸出,卻不突兀;一泓清泉,淡淡水氣,靜顯清晨之態;梅枝兩三,花蕾初綻,盎然生機便呈其中;野鳧戲水,爭知春暖,打破了山澗寧靜,平添了許多生趣。抒畫之意,涵詩之情,境味雋永,是此畫最大特點之所在。“馬一角”之名稱雅號也可以從此畫中觀出一二意味。

    《梅石溪鳧圖》除此構圖巧思之外,在用筆上也是頗具特色的。如圖中左下角的巨巖用的是小斧劈皴,筆法有力明晰,橫出之石則用暈染之筆,迷迷累累,突兀之感頓然消失,而且還襯托出些許空遠之感。點苔兒筆用在岸邊與巨巖之上,巖之峻因此而含潤,岸之平淡則有幾許濃郁生氣。梅枝如虬龍展體,鐵臂橫伸,筆法勁硬有力卻又不失曲折游動之變化,梅花點綴更豐富了枝干的動感,與戲水野鳧相映成趣。構圖之巧與用筆之活,皆成趣味,簡潔明快,雅意橫生。落款也有獨到之處。在此畫中,既未見題辭,也未見作者印章,而且作者的題名落款如不細心觀看尚不易找到。原來作者將自己的姓名以近似點苔的用筆題在巨巖下部空白處,稍不留心就會讓人誤以為是點苔之筆。由此也可見作者構思巧妙,用心獨到。

    作品三:寒江獨釣圖

    這幅畫取唐人詩意——“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畫清冷靜寂的湖面上,停一小舟,一位蓑笠翁正獨自垂釣,對岸山勢險峻,天空陰沉,將雪山反襯得更為鮮明。近處挺勁的青松被積雪覆蓋,迎風傲立,枯樹低枝,頗具生機。在藝術表現上,這幅畫取平遠布局,構圖有宋人筆意。畫面上的色調單純,點以赭石、花青,與墨色相間。一派寒氣,使作品凝重而又生氣,充滿了靜寂、蕭寒的氣氛。  在空闊平靜的江面上,有一中年人(從形象上看)正在獨釣,他身體略前傾,全神貫注,或許此時正有魚兒咬鉤?由于釣者坐在船的一端,故爾船尾微微上翹。畫面四周皆不著墨跡,只是在船邊勾出淡淡的幾條水波紋以示江面,使人可以聯想江的空曠,人在畫面中央,更突現出一個“獨”字。馬遠素有“馬一角”之稱,他常常留出許多空白處給觀賞者以自由想象的余地,以少許勝繁復,手段高明。 現狀: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職業生涯

    馬遠為南宋光宗、寧宗兩朝(約1190-1224 年)的畫院待詔

    個人榮譽

    馬遠是南宋時期著名畫家,南宋四大家之一。他與夏圭齊名,時稱“馬夏”

    影響

    馬遠藝術上克承家學而超過了他的先輩,他繼承并發展了李唐的畫風,以拖技的多姿形態畫梅樹,尤善于在章法大膽取舍剪裁,描繪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畫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觀。這種“邊角之景”其特點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見其頂,或絕壁直下而不見其腳,或近山參天而遠山則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獨坐”,予人以玩味不盡的意趣。馬遠的風格獨特,富有詩意。畫水能表現出在不同環境氣候下的種種形態。其花鳥作品善于在自然環境中描繪花鳥的神情野趣。所畫人物,取材廣泛,多畫佛道、貴族、文人雅士、漁樵、農夫等,閑雅軒昂,神氣盎然。馬遠在當時影響極大,有獨步畫院之譽。

    評價

    馬遠畫樹石等用鄭虔的淡彩法,又頗類于巨然。下筆嚴正,用雄奇簡紅的筆法,水墨蒼勁的大斧劈皴,以堅實、爽朗有力的淺染來描寫江南雄偉壯麗的山川。兼畫人物、花鳥,作人物有軒昂閑雅之氣,與同時的夏 ,號稱“馬夏”。他善作平視或仰視的構圖,用焦墨作樹石,石皆方硬,危崖峭壁,水色交融。他畫的《水圖》表現了不同條件下江河湖海的運動狀態,奇幻多姿。在構圖方面,善于將復雜的景色給以高度的集中和概括。畫山,常畫山之一角,或“馬半邊”。對他簡潔有力的構圖,稱為“邊角之景”。他又多用水墨,畫樓閣用 “界畫”;畫樹干瘦硬為屈鐵,但剛健中有柔和。筆法豪放而謹嚴,變化多而融和。歷代評畫者評他是“水墨蒼勁”的風格。現存畫水的作品用各種輕重不同的筆法,把平遠、迂回、盤旋、洶涌、激撞、跳躍,以及微風吹起的微波,月光反映的滟蕩等水的動態,畫得十分動人。 

    職業生涯

    南宋光宗,寧宗兩朝(約1190-1224年)的畫院待詔。

    個人榮譽

    馬遠藝術上克承家學而超過了他的先輩。馬遠在我國繪畫史上享有盛譽,與李唐、劉松年、夏圭并稱為南宋四大家。他的山水畫成就最大,獨樹一幟,與夏圭齊名,時稱“馬夏”,成為繪畫史上富有獨創性的大畫家。

    個人影響

    馬遠藝術上克承家學而超過了他的先輩,他繼承并發展了李唐的畫風,以拖技的多姿形態畫梅樹,尤善于在章法大膽取舍剪裁,描繪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

    部,畫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觀。這種"邊角之景"其特點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見其頂,或絕壁直下而不見其腳,或近山參天而遠山則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獨坐",予人以玩味不盡的意趣。

    風格獨特,富有詩意。畫水能表現出在不同環境氣候下的種種形態。其花鳥作品善于在自然環境中描繪花鳥的神情野趣。所畫人物,取材廣泛,多畫佛道、貴族、文人雅士、漁樵、農夫等,閑雅軒昂,神氣盎然。馬遠在當時影響極大,有獨步畫院之譽,與李唐、劉松年、夏圭并稱南宋四家,又與夏圭并稱馬夏。有《踏歌圖》、《水圖》、《梅石溪鳧圖》、《西園雅集圖》、《孔丘像》等傳世。

    記載中馬遠的繪畫作品數量較多,但流傳至今的已屈指可數。重要作品有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大幅作品《踏歌圖》、《水圖》、《梅石溪鳧圖》,及《寒山子像》、《孔子像》、《石壁看遠圖》、《高閣聽秋圖》等一些小幅真品,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有《華燈侍宴圖》,美國納爾遜博物館收藏有《西遠雅集圖》卷,上海博物館收有三幅:《松下閑吟圖》、《倚松圖》和《雪屐觀梅圖》,還有少量作品散落在世界其他博物館及私人收藏家手中。

    市場中已不易見到馬遠作品,但偶爾也會有藏家拿出來作交易。1986年紐約蘇富比公司拍賣過馬遠的《山水十開冊》,作品為絹本,以31.9萬美元成交, 以后幾年未見交易記錄。 

    人物評價

    他畫樹石等用鄭虔的淡彩法,又頗類于巨然。下筆嚴正,用雄奇簡紅的筆法,水墨蒼勁的大斧劈皴,以堅實、爽朗有力的淺染來描寫江南雄偉壯麗的山川。兼畫人物、花鳥,作人物有軒昂閑雅之氣,與同時的夏 ,號稱“馬夏”。他善作平視或仰視的構圖,用焦墨作樹石,石皆方硬,

    危崖峭壁,水色交融。他畫的《水圖》表現了不同條件下江河湖海的運動狀態,奇幻多姿。在構圖方面,善于將復雜的景色給以高度的集中和概括。畫山,常畫山之一角,或“馬一角”。對他簡潔有力的構圖,稱為“邊角之景”。他又多用水墨,畫樓閣用“界畫”;畫樹干瘦硬為屈鐵,但剛健中有柔和。筆法豪放而謹嚴,變化多而融和。歷代評畫者評他是“水墨蒼勁”的風格。現存畫水的作品用各種輕重不同的筆法,把平遠、迂回、盤旋、洶涌、激撞、跳躍,以及微風吹起的微波,月光反映的滟蕩等水的動態,畫得十分動人。他的花鳥畫有《柳塘聚禽圖》、《梅石溪鳧圖》。人物畫有《女孝經圖》等。還有《華燈侍宴圖》、《尋灘雙鷺圖》、《四景圖》、《對月圖》、《寒江獨釣圖》、《踏歌圖》、《秋江漁隱圖》、《山徑春行圖》等。

    作品介紹

    《踏歌圖》

    宋 馬遠 絹本淡設色 縱191.8厘米 橫111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近處田垅溪橋,巨石踞于左邊一角,疏柳翠竹掩映,有幾位老農

    邊歌邊舞于垅上,作歡笑踏歌狀,用筆自然舒展,與畫面氣氛搭配一致。中段空白,云煙迷漫,似乎山谷中還有蒙蒙細雨。遠處奇峰對峙,宮闕隱現,朝霞一抹。整個氣氛歡快、清曠,形象地表達了“豐年人樂業,垅上踏歌行”的詩意。從對自然物的處理方法看,是典型的馬派“一角山”的特點。 

    《雪灘雙鷺》

    雪崖枯枝,蘆竹寒汀,灘旁四只白鷺,均做瑟縮之狀,寒天的景致

    ,令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 而濃淡墨色畫出的樹石、遠山和蘆草,對比于留白的積雪處,和幾不見墨痕的白鷺,在黑白之間充分表現出清冷的意趣,達到了畫雪得其清的境界。從巖壁上伸出的枝干,曲折延伸,勢如蛟龍升騰游動,這種筆勢往下拖垂,形成長而斜向伸出的畫枝方法,正是典型的“拖枝”風貌。

    《寒江獨釣圖》

    是馬遠構圖技巧最成功的范例之一。一葉

    扁舟飄浮江面,漁翁獨坐垂釣。除四周除寥寥幾筆微波外,全為空白,有力地襯托出江天空曠,寒意蕭條的氣象。

    《月下賞梅圖頁》

    這是能夠喚起對時空與心境復雜感知的“可觀之詩”,描繪了在初春之夜云靄氤氳的景象。

    查看更多>>

    夏圭

    簡介

    夏圭, 字禹玉,南宋著名畫家,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曾任畫院待詔。他開始學畫人物,后來攻山水畫,用禿筆帶水作大斧劈皴,將水墨技法提高到“淋漓蒼勁,墨氣襲人

    ”的效果。樹葉有夾筆,樓閣不用界尺,景中人物點簇而成,神態生動。構圖常取半邊,焦點集中,空間曠大,近景突出,遠景清淡,清曠俏麗,獨具一格,人稱“夏半邊”,后人認為此系南宋偏安寫照。夏圭一類畫法多少受佛教禪宗影響:“主張脫落實相,參悟自然”,趨向筆簡意遠,遺貌取神。畫雪景學范寬。后人把他與馬遠并稱“馬夏”,合李唐、劉松年稱“南宋四家”。傳世作品有:《溪山清遠圖》卷、《西湖柳艇圖》軸,均輯入《故宮名畫三百種》;《遙岑煙靄圖》,現藏故宮博物院。

    個人作品

    長卷畫還有《江山清遠圖》、《長江萬里圖》等;

    其作品有《溪山無盡圖》、《溪山奇觀圖》、《山川鐘秀圖》;

    還有《雪山圖》、《松崖客話圖》、《溪山清遠圖》等。

    《溪山清遠圖》是夏圭的傳世佳作,紙本長卷,墨色,

    縱46.5厘米,橫889.1厘米。圖繪晴日江南江湖兩岸的景色:群峰、峭巖、茂林、樓閣、長橋、村舍、茅亭、漁舟、遠帆,勾筆雖簡,但形象真實。山石用禿筆中鋒勾廓,凝重而爽利,順勢以側鋒皴以大、小斧劈皴,間以刮鐵皴、釘頭鼠尾皴等,再加點,筆雖簡而變化多端。夏圭非常擅長運用墨色的變化,在慣用的層層加皴、加染的“積墨法”外,往往加用“蘸墨法”,也就是先蘸淡墨,后在筆尖蘸濃墨,依次畫去,墨色由濃漸淡,由濕漸枯,變化無常。再加上“破墨法”,以墨破水,以水破墨,以濃破淡,以淡破濃,使墨色蒼潤,靈動而鮮活。空曠的構圖,簡括的用筆,淡雅的墨色,極其優美地營造了一幅清凈曠遠的湖光山色。

    畫作風格

    南宋以畫“邊角之景”而著名的畫家,馬遠、夏圭。邊角景構的特點是,主體形象少,畫面簡潔洗練,留白面積較大,多用“計白當黑”的手法,有效的利用邊角相互呼應,利用對角線保持平衡感,虛實對比強烈,它在提煉景物時,求勁求少,以很少的景物來襯托意境而不是直接用景物去“畫”意境。

    在構圖方面,夏圭更善于剪裁與美化自然景物,善畫“邊角之景”。對長卷畫用概括的筆墨,寫實的物形,巧妙的結構,大膽的剪裁等,是他的新創造。從他的十二段長卷(今只存“遙山書雁”、“煙村歸渡”、“漁笛清幽”、“煙堤晚泊”四段)中,完全全看到他這種成就。明人題這卷后說:“筆墨蒼古、墨氣明潤、點染煙嵐恍若欲雨,樹石深淡遐邇分明”。他糅合了李唐、范寬與米芾的畫法,筆法蒼老,墨汁淋漓。曾作拖泥帶水皴,畫風大體和馬遠相同,作樓臺亭閣可信手而揮,突兀而奇特,氣韻高拔。夏圭善墨,善用禿筆帶水作大斧劈皴,人稱“拖泥帶水皴”,“淋漓蒼勁,墨氣襲人”。在題材上,夏圭多畫長江、錢塘江等江南水鄉以及西湖景色,又喜歡畫雪景及風雨氣象。

    夏圭的筆簡意遠,遺貌取神,應該很合乎文人畫對“平淡天真”的追求。董其昌創為“南北宗”畫論,簡單地講,就是提倡“文人畫”,鄙視“畫工畫”;崇尚率真,

    反對寫實; 注重筆墨情趣,輕視繪畫技能。這其實是由不同的繪畫觀念形成的兩大流派,而被董其昌冠以地域傾向的“南宗”、“北宗”之名,就難免使人迷惑了。不能因為“馬夏”出自畫院,就貶為“畫工”,不屑一顧。歷史上“畫工畫”與“文人畫”雖有爭議,但一直互相影響,取長補短。被標為文人畫典范的元四家,就明顯地承繼了南宋畫派崇簡的畫風。如果說馬遠的刻畫精細的人物、樓閣尚有過于雕飾之嫌,那么夏圭的極其簡括的勾、皴,應該無悖于董其昌畫論的核心—禪宗關于“脫落實相,參悟自然”的理念。 后人稱夏圭為“夏半邊”,而《溪山清遠圖》顯然是全景,原圖無款印,也許受了“半邊”概念的制約,如此浩渺的江湖山色,竟被后人題稱“溪山”。

    個人影響

    在構圖上,馬遠刻意將近景置觀者眼前,所畫人物五官清晰,姿態生動,樓閣則

    以“界畫”法刻畫精細,而夏圭則將景物遠置觀者身外,畫人物僅圈臉勾衣、點簇而成,樓閣隨手勾畫,筆簡而形具。這影響延及元代:王蒙畫中近景人物其衣冠、五官、舉止皆精細生動;倪瓚畫中幾乎無人,而黃公望與吳鎮畫中人物的簡筆則顯然取法夏圭,畫面之空寂,也分明承襲李唐以至馬遠、夏圭的簡略遺風。

    人物評價

    《圖繪寶鑒》評夏圭:“院中人畫山水,自李唐以下無出其右者也。”為南宋四大家之一。

    明代王履贊曰:“粗而不流于俗,細而不流于媚。有清曠超凡之遠韻,無猥暗蒙晨之鄙格。”董其昌對“北宗”山水,多懷偏見,卻對夏圭十分折服:夏圭師李唐而更加簡率,如塑工之所謂減塑者。夏圭一類畫法多少有佛教禪宗的影響,主張“脫落實相,參悟自然。”趨向筆簡意遠,遺貌取神。

    南宋四家

    展開收起

    姓名

    生卒

    簡介

    評價

    李唐

    1066年—1150年

    字晞古,河陽三城人。北宋末南宋初畫家。

    對南宋畫院影響極大,是南宋山水新畫風的標志。

    劉松年

    1155年—1218年

    錢塘人,因居于清波門,故有劉清波之號。

    工畫山水、人物,宗張敦禮。

    馬遠

    1190年-1279年

    字遙父,號欽山。原籍河中,僑寓錢塘。

    初師李唐,能獨辟蹊徑,自成一家。山水畫成就最大。

    夏圭

    生卒年不詳

    字禹玉,臨安人。

    與馬遠并稱“馬夏”,早年工人物畫,以山水畫著稱。

    作品欣賞

    《臨流賦琴圖》


      宋 夏圭 紙本設色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夏圭在進行山水畫創作時,善于用焦墨皴擦表現淡雅而雄秀的景色,用類似焦點透視的平遠法布局,大面積使用空白,極簡約地在空白中描寫遠山和對岸的空曠隱約,形成空曠秀雅而又空靈的神韻。《臨流賦琴圖》表現的是溪旁古樹下一高士撫琴之狀,筆法勁健, 墨色淋漓,觀之如聞錚錚然彈琴之聲。

    《雪堂客話圖》


      宋 夏圭 絹本設色 縱28.2厘米 橫429.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畫設色畫江南雪景, 筆法蒼勁渾厚,山石多用小斧劈皴和線條丟筆直皴,從而取得了方硬奇峭、水墨蒼潤的藝術效果。夏圭在畫樹干、樹葉時多用筆隨意點畫, 筆法生動活潑, 人物、樓閣已不像馬遠那樣工整細密,而是信手勾畫。可見夏圭用筆剛勁而趨于含蓄,這一特點在此幅作品中表現得較明顯。全圖設色淡雅,構圖迂迥曲折, 疏密遠近布置得當,為夏圭山水畫的代表之作。

    《煙岫林居圖》


      宋 夏圭 絹本水墨 縱25厘米 橫26.1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夏圭作畫善于用概括的筆墨大膽的剪裁,創造出一種具有獨特風格的水墨酣暢的藝術風格。此作圓形,原為紈扇,左上方畫煙藹遠山,迷蒙深幽,下為林木坡石,后有茅屋兩間,山澗溪水上架一木橋,一人彎腰策杖而行。此畫山石用筆勁峭,林木簡練淋漓,構圖獨特,將所畫物象集中于畫面的左下方,這也是“夏半邊”的體現。

    查看更多>>

    劉松年

    人物簡介

    宋孝宗淳熙年間(1174—1189)入為御前畫院學生,宋光宗紹熙年間(約1190—1194)為畫院待詔,宋寧宗時(1195—1224)因進獻《耕織圖》,得到獎賞,賜予金帶。擅畫人物、山水,師從宋英宗女祁國長公主駙馬張訓禮(本名張敦禮),而名聲蓋師,被譽為畫院人中“絕品”。

    畫學李唐,畫風筆精墨妙,山水畫風格繼承董源、巨然,清麗嚴謹,著色妍麗典雅,常畫西湖,多寫茂林修竹,在技法上劉松年變李唐的“斧劈皴”為小筆觸的“刮鐵皴”,山明水秀之西湖勝景;因題材多園林小景,人稱“小景山水”。張丑詩云:“西湖風景松年寫,秀色于今尚可餐;不似浣花圖醉叟,數峰眉黛落齊紈。”所作屋宇,界畫工整。兼精人物,所畫人物神情生動,衣褶清勁,精妙入微。作品題材廣泛,既有反映社會不平的,如《風雪運糧圖》;松年也是位愛國畫家,擁護抗金,反對投降,曾苦心孤詣畫《便橋會盟圖》,希望統治者效法唐太宗戰勝強敵突厥,而不要效法唐高祖之逃跑投降政策;他還畫《中興四將圖》,表彰岳飛、韓世忠等民族英雄之偉績。后人把他與李唐、馬遠、夏圭合稱為“南宋四大家”。 

    傳世作品

    傳世代表作品有:《四景山水圖》卷及《天女獻花圖》卷,現藏故宮博物院;開禧三年(1207)作《羅漢圖》軸和嘉定三年(1210)作《醉僧圖》軸,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雪山行旅圖》軸藏四川省博物館;《中興四將圖》卷傳為其所作,藏中國歷史博物館;傳世作品還有《西湖春曉圖》、《便橋見虜圖》、《溪亭客話圖》等。 

    劉松年畫作

    查看更多>>



    對于四大畫家的評價,也有不一樣的觀點。屠隆說:“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此南渡以后四大家也。”張丑認為:“南宋劉松年為冠,李唐、馬遠、夏圭次之。”張泰階則曰:“劉、李、馬、夏,俱負重名,而李、馬為最。”

    av撸色